【双叶】触不可及

《国庆叶家做客记》双叶分结局


【全部目录】


——————


除夕当夜,叶修回到了老宅。

说老宅也不确切,叶家祖籍并不在B市,真正所谓的老宅早在过去的年代里就上交给了国家,后来因年久失修被当地政府拆除重建,成了新城开发区的一部分。

叶修现在去的是叶老爷子退休后住的地方,按叶家的规矩,只要不是因为公事,小辈们都得回去过春节,这是一年一次全家固定的团聚,也算是孝敬老人和维系感情。

叶修离家近十五载,自归家后,这还是第一次正式现身在亲戚前。

 

与屋外寒冬形成鲜明对比的客厅里温暖宜人,老爷子共有三子一女,女儿出嫁,眼下三个儿子都在,加上孙辈甚至曾孙辈,客厅虽宽敞,也不免有些拥挤,这全家团聚四世同堂的一幕倒是让往日不苟言笑的老爷子笑容不断。

叶修的到来引来了所有人的注意。

“哎哟!这是叶修哥吧!你终于来了!我可等死你了!”率先注意到他的是叶甄,叶修三叔家的小孩,孙辈里行六,比叶修小了九岁,正是朝气蓬勃的年纪。

“臭小子说的什么话?”叶三叔骂了句。

叶甄嘻嘻一笑,用异常热情与崇拜的态度迎接叶修。

叶修挑挑眉,对这堂弟眼中绽放出的见偶像般的目光并不陌生,果然没说两句就听他凑近自己小声道:“修哥修哥,咱们吃完饭搓两把?”

这搓的自然只有荣耀了。

叶修似笑非笑:“等吃完饭吧。”

也不说答不答应,不过叶甄显然默认他答应了,兴奋地连声应了三个“好”。

“怎么现在才到?”叶父道。

“您又不是不知道B市的交通。”叶修无奈说,脱去大衣与围巾。

一边与长辈们以及兄弟姐妹打招呼,叶修视线一转,准确地捕捉到了坐在沙发角落的叶秋,叶秋也刚好看过来,两人视线在半空中撞在一块,然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叶修就被盼孙心切的叶奶奶拉到一边“疼爱”去了。叶修又望了眼叶秋,后者已经继续和旁边的堂兄交流去了。

没一会便开饭了,客厅里的液晶电视放着春晚频道,一家人围了个大圆桌坐,年夜饭上叶家并不讲究食不语,气氛十分和乐融融,只是长辈们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小辈们最讨厌的话题上,学业、工作以及……对象。

叶修也不例外,或者说他是受到重点照顾的那个,毕竟这一代还没有结婚的就属他年纪最大,虽说这年代三十岁了还未结婚的大有人在,但至少也该有个对象了吧,叶父叶母嘴上不说,心里头还是挺想有个孙子抱的,比他小三岁的堂弟都把女朋友带回家了,就连叶秋都有了个相亲对象。

“相亲对象?”叶修说,“我怎么不知道?”

“就前阵子见的,你那会不在B市。”陆嘉瑶说,语气揶揄,“是白家的那位姑娘,刚从法国留学回来,见过小秋一次上了心,白夫人拜托我,我便帮忙让他们见了次。小秋以前对这些都不感兴趣,这次我看着倒互相对对方很满意。”

叶修不认识什么白家的姑娘,他看向叶秋,吃饭前去了趟洗手间,他回来时大家都已落落座,叶秋同他隔了两个位子,“你很满意?”

叶秋没理他,自顾吃菜。

“阿修这么好奇,改天儿自己去相个亲不就知道了?你要有意婶婶这儿认识的好姑娘不少,虽然现在都兴自由恋爱,不过结婚么还是知根知底得好,我们看着也放心。”叶三婶笑着说。

叶修笑了笑,不置可否。

叶秋心里怎么想暂且不说,但叶修知道他妈对那位白姑娘是很满意的,只要叶秋不反对,那姑娘极有可能嫁进他们家门,而叶秋不像他,从小就很听话……

叶修在心里叹了口气,微微敛下表情,发现自己有些食不下咽。

一顿饭吃了进两小时,孩子们自是早早下了餐桌去玩耍,大年夜大人们也不拘着他们,吃完饭就凑了对或麻将或下棋或聊天,叶修最后还是陪着叶甄玩了几盘游戏,也搓了一轮麻将,手气不怎么好,尽给人喂牌输钱,被陆嘉瑶赶下了桌。

一直到了快十点半,大家才陆续告辞,老人家毕竟年纪大了,守夜什么的还是让小辈们代劳吧,叶修则被叶奶奶留了下来,让他住到第二天吃完午饭再回去。

叶修不好拒绝,便点着叶秋的名说:“那奶奶让叶秋也住一晚吧,我们兄弟俩也好久没见了,晚上睡一块说说话。”

“好好好,都留下。”叶奶奶笑眯眯地说。

叶秋:“……”

 

叶老爷子退休后住的宅子不大,老人家年纪大了,早已分床睡觉,因此卧室修得大,老爷子的书房也大,二楼的客房只有一间,平常他们虽然很少留人过夜,不过也是常打扫的,因此叶秋想要单独睡都不行,他也没有提出异议,跟老人打了招呼就说回房睡去了。

叶修晚了些进房间,里面没有人,叶秋在盥洗室,叶修想了想取了叶奶奶准备的睡衣去外面的洗手间。

冲了个热水澡出来,正好遇上叶奶奶。

“还没睡呐?奶奶。”

“就睡了,给你们煮了点宵夜,拿去吃吧。”叶奶奶把餐盘递给他。

“怎么劳烦您给我们烧啊。”

“行了,给我孙子烧点吃的怎么啦。”叶奶奶看了眼客房紧闭的门,“和小秋吵架了?”

叶修语塞:“呃,没有……”

“没有就好。如果吵架了也是你的错,小秋从小脾气好,你做哥哥的就跟他道个歉吧。”

叶修真是无语凝噎,哭笑不得:“我知道了……”

“你们兄弟两合该是最亲的,要互相扶持,别生分了,小秋他一直都最喜欢你的。”叶奶奶又说。

叶修完全没法解释,只能道:“我知道的,奶奶,我们不会生分的。”

“那就好,”叶奶奶欣慰道,“快进去吧,我也回去了。”

“哎,奶奶走好。”

 

叶修再次走进卧室时,叶秋已经躺进床褥里,正靠在床头看手机。

叶修把宵夜放到他那头的床头柜上:“奶奶烧的,吃点吧。”

叶秋瞥了眼一碗子滚圆剔透的水晶元宵,放下手机端过碗,也不说话,舀着汤圆吃。

叶修在床沿坐下来,看着叶秋吃。

叶秋吃了两口,就被那视线刺得吃不下去,他皱起眉,抬眼望去,只一眼就望进了叶修深幽迫人的眼中,他仿佛不堪承受似的迅速垂下眼,一声清脆的白瓷碰撞音,叶秋搁下勺子,低声说:“不吃了,我先睡了。”

“那我吃。”叶修接过叶秋手里的碗,拿着他吃过的勺来吃。

“你……”

“怎么?奶奶说这是给我们两个人的宵夜。”叶修说。

……桌上不还有一碗吗?!

但叶秋不想和他争辩,便道:“随便你。”说着就想躺下。

“我让你睡了吗!”叶修陡然拔高了音量,严厉的语气十分吓人。

叶秋:“……”

叶修也只草草吃了两口就把碗放了回去,他对叶秋道:“我们聊聊。”

叶秋沉默一瞬,偏过头冷冷一笑:“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为什么躲着我?”叶修平静地问,像是没有看到叶秋不合作的态度。

叶秋却被这个问题激怒了似的,狠狠地瞪向他:“你还问我为什么?不是你说叫我不要出现在你面前的吗!”

其实叶修当时的话更难听,叶秋已经讲得相当委婉了。

叶修微微蹙起眉,似是有些苦恼:“那也不能大半年的都不联系。”

叶秋:“……”

叶秋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叶修,你是不是一直觉得我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心里萦绕着一股极其冰寒的气,他无力地说道。

“……怎么会,”叶修看了他一眼,稍稍褪去了兄长的派头,显得有点无措,“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你明知道我喜欢你却还让我和以前一样跟你兄友弟恭地做兄弟吗?你是不是太自私了?”

“我……”

“不对,自私的是我……”叶秋很快打断他,反应过来般,低弱的声音失魂落魄,“你把我当弟弟,我却奢望一些不该奢望的东西,你怎么生气怎么骂我都是对的,是我昏了头,我是个不孝子……”

“叶秋……”叶修皱眉想打断他。

“可是你叫我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跟过去一样相处,我真的做不到,至少现在还不行。”叶秋面露痛苦,“我很怕我忍不住,哥。”叶修能和任何一个人在一起,甚至是那些对叶修有着同样念想的男人们,唯独不能和他,和自己的弟弟,他早就明白,越明白就越痛苦难堪越不甘心。

“所以你就选择去相亲,然后找个根本不喜欢的女人结婚?等时间久了,甚至生了孩子,这段感情也就放下了,能来面对我了?”叶修冷冷地问。

“……”叶秋想说是的,可说不出口,叶修描述的未来太可怕了,他没法接受,更不能想象叶修将来或许也会有个面目模糊的妻子和孩子,最终还是颓丧地说,“没有,妈叫我去吃饭,我不知道是去相亲的……”

“那妈怎么说你们互相都很满意?”

“哪有……我都不记得她长什么样了,客气一下而已。”叶秋说完,停顿了好一会才抬眼问,“你问我这个做什么?”

叶修没有回答他,而是突然问:“你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喜欢我的?”

“……这个很重要吗?”

“我想知道不行吗?”叶修反问,态度始终显得强硬。

“……我不知道。”叶秋说,“但是我意识到的时候是在……那次国庆节你的那些朋友来家里做客,有一天晚上你亲了我,你还记不记得?”

叶修:“……”记得,怎么不记得?他都纠结大半年了!

“所以你是早就喜欢我了?只不过自己没意识到?”不是被他那一吻带上这条路的?

叶秋听懂了他的言下之意,只当他因此愧疚,却一点都不高兴,叶修在感情上一向表现得乐观豁达,说难听点就是没心没肺,为此愧疚那么久已是极其难得了,他涩然道:“……你不用担心,不管有没有那个吻,我迟早都会意识到的。其实若不是那次喝醉了酒没忍住向你表白,我到死都不会和你说明的,你不用担心我会怎么样,你始终是我的哥哥,你再给……”

“我们在一起吧。”

“……点时间就……好……你说什么?!”叶秋呆滞地看向叶修,怀疑自己幻听了。

“我确实担心过是我带坏了你……不过究竟是不是也不重要了。我想清楚了,我们和别人不一样,所以我们的感情永远不能曝光,这一点只能委屈你了,但你要为我们爸妈还有家人着想,他们接受不了,会吓坏的,我们也不能让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他们,虽说人活着只要自己开心就好,但这是建立在不伤害他人的基础上,我们不能让家人满意,可也不能让他们失望难过,因此我们绝不能告诉他们,更不能让他们意外发现……”

叶秋:“……”

见他不说话,叶修便继续道:“还有结婚的事,现在还能拖着,但时间一长就会很奇怪了,爸妈都不傻,迟早会发猫腻……我查过,让普通女孩子嫁过来太缺德,或许可以找一对和我们一样的,平时就住隔壁,孩子的话也不用担心,现在科技那么发达,试管婴儿或者人工代孕都可以,你若不喜欢就说不想要孩子,去领养一个也行……”

叶秋:“……”

叶修瞅了眼神色从震惊逐渐变得木然的叶秋,吸了口气又说:“如果你真不想和个陌生人结婚,我们就只能和爸妈说不婚主义了,但他们可能不太能接受和理解,而且我们都得离得远远的,以免他们发现……其实长辈们都无法陪我们走完一辈子,说句不好听的话,等他们离开我们后,我们就自由了……”

叶秋:“……”

“……喂,你有没有听我在说?”叶修在叶秋面前挥了挥手,然后被叶秋一把抓住。

叶修后面的长篇大论叶秋其实一个字都没听进去,紧紧扣着叶修的手,他神情肃穆到了可怕的地步,一字一顿道:“……你什么意思?”

叶修:“……”

“我们在一起,是什么意思?”

“……敢情刚才的话你都没听?”叶修差点被气笑。

“我不明白,”叶秋眼睛睁得发红,“我听不懂,你说清楚点,哥。”


微博车


FIN


评论(16)
热度(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