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叶】The Princess and the Knight 03

《国庆叶家做客记》竹马叶分结局

  • 【高亮】:原创攻,黎昕x叶修,具体人物出场请点击目录看原文

  • 狗血,天雷,古早配方,霸道二代爱上高岭之花(。),以及攻以前很浪所以不是C。

  • OOC!OOC!OOC!

  • 没事别瞎点进来,觉得不适请尽快逃离,不接受ky评论。

【全部目录】


——————


“……不是说送我回去吗?”

“是啊,先吃点东西再回去。”黎昕停稳车子,“你不是没吃饱吗?”

叶修:“……”妈的不出所料,果然被套路了!

黎昕说话的一大特点就是能把毫无把握的事情说得理直气壮理所当然,十分具有底气,管你听不听,我说我的,不听后果自负,这优点是与人相处时他往往处于主导地位,若是个上位者,底下的人一定会被唬住,对他唯命是从;缺点则是旁人很难判断他究竟有没有在逞强,一不小心就容易崩盘。 

所以当叶修没有表现出反对的意思后,黎昕在心里很是松了口气,这总算不是强迫了吧。

黎昕带叶修来的地方是一家位于巷子里的私房面馆,他熟门熟路地走进一间包厢中,包厢面积不大,里面居然是传统的火炕设计,三面靠墙,青砖砌成,还铺着两层一看就暖和柔软的棉被。

黎昕叫了两碗面,还点了几样小菜,两人面对面地盘坐在炕上。

“你喜欢这?”黎昕问道,叶修一进门目光溜了一圈,就自发地拖鞋上炕,整个人比之前惬意多了。

叶修虽然是个北方人,可他小时住的一直是红砖楼,后来去了南方,先是和人在一间小屋子里挤一张床,又住起宿舍,最后还睡过储物间,炕这种北方特有的传统卧具还真没睡过。

“给我一张炕,我能窝一个冬天。”叶修回了句。吃饭睡觉玩电脑一气儿解决,连上厕所都可以用特殊器皿。

黎昕:“……”

时间过去了几个月,当时有再大的气现在也消了,何况叶修是懒得去记仇的人,针对黎昕也是提防他乱来,毕竟有前车之鉴,眼下他很正常,环境如此舒适,叶修自然也很轻松。

高汤早就熬好,因而十分钟左右面和菜就上齐了。叶修没有客气,拿了筷子便开吃,黎昕倒不饿,吃了几口便搁了箸,就着老板自己酿的青竹酒吃小菜,叶修不喝酒他也没给倒。

“叶修……”也不知是不是不常念叶修的名字,黎昕有些迟疑。

“什么?”

“……上次的事,给你道个歉。”

叶修:“……”

“就强吻你的那次。”

“……我知道。”

黎昕:“……”

这事还真不是他擅长的,但既然已经开了头,接下去的话也不是那么难以启齿了。

“我没有想要戏弄你的意思,只是你弟弟叶秋当时警告我让我别靠近你,我一时气不过就……”

叶修:“……”叶秋说了什么他早猜到了,就是他不太懂黎昕的脑回路,看着正常,疯起来的时候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被人说浑不是没有依据的。

“是因为他警告你还是因为他让你别靠近我?”这两者区别大了。

“……”黎昕沉默了下,脸色微妙,仿佛有什么难言之隐非常不愿跟人坦言,半晌才道,“你可能不知道,初中的时候我就对你……”

呃……叶修有点尴尬了。

“你和别人不一样,当时想和你做朋友,不过那会不肯承认,要面子,表现得比较……总之没人会不讨厌吧。后来你无缘无故退学,我还找过你……再次见到你说实话很高兴,但好像又被我弄砸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你面前尽做些让你厌烦的事,我脾气虽然不小,可不是不能忍的,但你从没把我放眼里过,忍不住就……”

黎昕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没看叶修,垂眼摩挲着杯壁,语气平淡无奇,然而这本身就很反常了。

“可能你不在乎,可我确实欠你一个道歉,我就是告诉你,我做的那些其实没有恶意,接不接受都随你,毕竟对你的困扰已经造成了。”

“……”叶修不知道该说什么,原以为黎昕又想耍什么花样,没想到听到了这么一番话。只要没触及他的底线,他是真不记仇的人,知错能改是个难能可贵的品质,黎昕改没改还看不出来,但态度已经天翻地覆摆在那了。谁没能个缺点,一点都不犯错,功利阴险如刘皓叶修都能平常心对待,而黎昕,小时候就不提了,说到底他也没做过真正损害自己的事。

搞半天,原来是想和他……做朋友么?他是小学生吗?那么大人了怎么比孙翔还幼稚?

叶修:“我哪和别人不一样?”惹得你如此念念不忘?这阵子没少纠结吧。

“呃……”黎昕语塞了下,想了想,抬目对他不怀好意地笑道,“你确定想知道答案吗?”

“……你说。”有什么不敢听的?众人对他的评价他听得还少么。

“大概是如水晶般剔透美好吧。”

叶修:“……”什么鬼。

荣耀之外,他被说的最多的似乎是邋遢的死宅?就算现在收拾齐整了,但跟劳什子水晶有毛关系?

见叶修一脸便秘,黎昕哈哈笑起来,水晶的珍贵不光在它的美丽,更在于它的坚硬与形成的艰难,否则岂不是随便的玻璃抑或人造宝石都能替代?他没有过多解释,而是转了个毫不相干的话题问道:“你猜猜我为什么会去学医?”

“不知道。”叶修随口猜道,“你感兴趣?”

“最开始是想干掉我爹。”

“……啥?”叶修怀疑自己听茬了。

“如果直接动手我可能没法做到毫无破绽,总会留下证据,但是如果从他的身体健康入手的话说不定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叶修面无表情道,“我现在听到了。”

“哈哈,放心,我告诉你就说明我已经放弃了。”

“……为什么啊?”叶修问的是他为什么会有此想法,这可不是小事。

“刚出国那会觉得像他这种人渣光制造悲剧了,活着对人类也没什么贡献,死了国家还少一个贪官……后来发现这世上像他这样的人不少,又杀不光,地球不也照常转,我纯属自寻烦恼,虽然他是害死我妈的罪魁祸首,但我妈也不是没问题,好歹他提供了一枚精子……随后我想学医至少会对人类有所贡献吧,反正也不知道干什么,无聊就继续学下去了。”

“……”叶修真是对他的脑回路无语了。

“你什么表情啊,那只是我年轻时的年轻想法,现在我可没有什么反社会心理,你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吧,十五岁就离家出走,还是为了打游戏。”

“……性质差远了。”叶修不敢苟同,这货可是想过要杀人啊,还是自己的爹!他想都不敢想好么,青少年时期果然犯罪高峰期,幸亏他及时及时醒悟迷途知返。

“好吧,那你是吓到了?”

“有惊无吓。”叶修说,又问,“那你现在是医生?”

“有证但没去医院正式上班。”

“那你现在在干什么?无业游民?”

“不啊,有挂名,有空的时候会参与研究。”

叶修:“……”有空?这和无业游民区别在哪?有没有劳动合同的区别吗?

“医院上班太身不由己,目前暂时还有些事要处理,以后应该会去吧。”黎昕稍作解释,“你呢?还在体育局?”

叶修挺难想象黎昕穿白大褂当医生的样子,总有种违和感,或者说这人纨绔起来一点都看不出来他其实是个学霸。

学霸,无论什么样的学霸,叶修都是很敬佩的,兴欣里那只就差没供起来当吉祥物了。

“嗯,也还在战队里。”黎昕知道自己在体育局就说明打听过,叶修倒没隐瞒,“B市H市两头跑。”

“以后呢?总不能一直在电竞圈混下去吧。”他家里也不会同意吧。

叶修叹了口气:“看安排吧。”完全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还能玩游戏就够了。”末了又补充了句。他也就这个爱好了。

黎昕看着忍俊不禁:“真这么有趣好玩?”

“看人吧,喜欢的人很喜欢,也有不碰游戏的。你要不要试试看?”叶修想到上次那些二代们还说过要玩,结果后来和黎昕闹不快后就不了了之了。

“好吧。你教我的话。”黎昕勉强道。

“……我的教学费可是天价。”

“我不缺钱。”

“你又不上班哪来的钱?”以他和他爹的关系,总不可能向家里拿的。

“炒股啊,你以为我在M国就读书了吗?我妈的东西也都留给我了。”

“……”

……

这一顿晚饭加夜宵吃到十一多点,当从温暖的居室里走出来时,叶修仍有点不敢相信竟然和黎昕聊了快两小时,还很轻松愉快。

叶修刚考了驾照没多久,回去时是他开的车。因为黎昕喝了酒,虽然他表示没有关系,来的时候就已经在派对上喝过了,叶修黑线无比,他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来的时候没问是他疏忽,现在可不能侥幸。

一路开到他的住处,黎昕探头张望了番:“你一个人住?”

“太晚了,就不回去了。”叶修回答,算是默认。

黎昕哦了声,突然问:“我喝酒了,怎么开回去?”

“你可以打车。”叶修不为所动,“我也不介意你自己开回去。”

黎昕直接问:“就不能上去将就一晚吗?”

“不能。”

“哎。“黎昕叹了声,无情啊。

叶修下车,想到什么回头问:“你是只想和我做朋友吧?”

黎昕愣了愣,点头。

“那你那个强吻怎么回事?”

黎昕眨眨眼:“故意的,那是最气叶秋的方式,你要是觉得不爽我不介意你亲回来啊。”说到后面就开始不正经了。

“再见。”

“叶修!”黎昕叫了声。

“?”叶修用眼神示意。

“回头找你吃饭你不会不来吧。”

“看情况吧,懒得出来就不来了。”

“……”这真是让人无言以对的回答啊。

叶修上了楼,黎昕则独自坐回驾驶座,许久没有动作,然后他将手臂枕在方向盘上,脸埋下去,无声地笑起来。

即使说的大多都是实话,可这么容易就相信他,不愧是公主啊,都不忍心欺负了。

忍一忍吧,再吓跑的话就很难追回来了。



TBC


评论(25)
热度(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