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中心】【all叶】当叶神在Fate zero 02

_(:з」∠)_……叶神怎么会是切嗣papa呢!!


——————————————————


“切嗣,你在里面吗?”

 

“……”由于之前悚然的气氛,叶修各种脑补,眼下冷汗都快下来了,可他的心理素质到底还是极为强大的,他立刻就发现了奇怪的地方。

 

他听不懂那个“女鬼”在说什么,呃,没搞错的话,她好像说的是日文?

 

……日本的鬼更可怕!!!

 

就在叶修犹疑不定的时候,外面的人已然察觉异常,门被强行“撞”开了,叶修踉跄地往前扑去,勉强站稳后,他马上后退转身,接着愣了愣。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位超出他想象的一位女性。

 

梦幻般的银色长发以及过于剔透的红色眼睛,长睫似蛾翅,穿着宫廷里的高贵长裙,无论怎么看,她的美貌都应只出现在人类的幻想中,亦或者被电脑制作出来的二次元中,可她真实地出现了,也不是什么鬼。

 

叶修错愕归错愕,心底却是隐隐松了口气,至少不是最糟糕的境地。

 

对方的惊讶显然不比他少,“你,”她上下打量他,“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里是连接卧室的卫浴,而通常这个时间,她的丈夫、卫宫切嗣应该是在塔楼上。爱因兹贝伦城是一个冰天雪地、几乎与世隔绝的地方,更遑论设置在这里的结界术式,无论如何,这个满身破绽的男人都不应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自家的浴室中。

 

叶修自是不知眼前这个看似柔弱的女性其实是个战斗素养极高的魔术师,他神奇地发现自己居然听得懂对方在讲什么了——他并不认为她是说了中文的缘故,而是某种不知名的原因,使语言自动切换了,就像……这间厕所一样,没错,不知何时,或许门被打开的那刻,这厕所已然不是先前的模样了。

 

“我的名字是叶修……说实话,”叶修苦笑了下,“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如果我说我是爬窗进来的你信么?”

 

“不可能,没有人能够逃过我的感知而闯入这里。”爱丽斯菲尔立刻否决了他。

 

叶修注意到她怪异的措辞,愈发怀疑自己是不是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好吧,其实是我上完洗手间打开门时,发现外面已经变了个模样。”他实话实说道。

 

这下轮到爱丽斯菲尔犹疑了,这听起来匪夷所思,却是唯一能接受的解释,然而有关空间的魔法却已然不是“魔术师”能够掌控的范畴了。

 

“你……”爱丽斯菲尔忽而惊愕地瞪大眼,盯着叶修无意间转动的手背。

 

“爱丽!”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匆匆而来。

 

“切嗣他的手上……!”

 

“我知道。”卫宫切嗣安抚妻子,视线淡淡地落到叶修的手背上。叶修也注意到了这个最初的印痕,看来这是关键?

 

……

 

窗外飘着小雪,起居室里的壁炉使室内温暖如春,叶修端着热茶。

 

简单的交谈过后,他已大致明白是怎么回事,准确而言,是手上的印痕、这被称为令咒的东西究竟是怎么回事。

 

总而言之,就是七个人带着七个召唤兽抢夺圣杯的游戏,圣杯是个万能许愿机,获胜的那组就能实现任何愿望,而令咒其中一个作用便是代表了参与资格,它象征Master的身份,能够召唤Servant,并且有三次绝对命令Servant的机会。

 

对此,叶修没有过多的吐槽欲望,其实要是换成在游戏中,他会很感兴趣的,但游戏不包括真人游戏,虽然他们没有明言,可是在叶修看来,这圣杯战争是得压上自己小命的。

 

更糟糕的是,现在是1996,他自己都没出生,更不要说玩荣耀了!

 

叶修不确定是时光回溯还是到了另一个世界,但他更认为是后者,至少他是不相信有什么魔术师、圣杯在“现实生活”中的。

 

至于为什么他会有令咒,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则一概不知。

 

唯一能确定的是,他肯定得参与这个真人游戏——叶修愿意把它称为一个游戏,他不认为有什么愿望得靠圣杯去实现,也不认为能够实现,不过若是能够换以回家的车票,他会产生动力。

 

“所以,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的令咒重了?”叶修放下茶杯,全然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他没有放松,坐得很端正。

 

“不错。”卫宫切嗣静静看着他,脸上没有多少表情,眼中也如死井般毫无波动,冰冷地像是一台机器,先前面对妻子时的片刻柔软仿佛只是错觉。

 

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看起来只是个普通人,不是魔术师,肉.体上也未有过最为基础的训练,很干净,从未杀过人,然而至少具备该有的冷静与观察力。

 

七名Master的人数还未齐整,或许是出现了爱因兹贝伦还没发现,不过卫宫切嗣知道这叫做叶修的男人不是“独立”的Master,这不是有人告诉了他,而是他能感觉到令咒间的联系,这种感觉更像是他又多了三个令咒,不知道其他人又是如何。

 

“圣杯可能改变了规则。”卫宫切嗣说道,七个Master和七个Servant这条规定并不是硬性的,只不过在临近开幕之际才发生异变,所能做的也只有静观其变了。

 

“什么样的规则?”

 

“不清楚,或许等召齐Servant之后就会知道了。”卫宫切嗣说着一顿,“不论什么样的规则,结果是不变的。”

 

叶修点点头表示明白。

 

离晚上还有几个小时,爱丽斯菲尔领他去客房休息。雪已经停了,透过走廊的窗户,能看到高高的塔楼,以及远处冻土上银装素裹的森林,叶修意识到这是个极大的城堡,而城堡内本该有的佣人却好像没有见到。

 

“叶修先生是中国人?”爱丽斯菲尔开口问道,像是为了缓解沉默的气氛。

 

“恩,叫我叶修就可以了,呃恩……”叶修没记住那一长串名字,而他此时也不知道爱因兹贝伦这姓氏所代表的含义。

 

“呵呵,你可以叫我爱丽斯菲尔,叶修,不过爱丽就不行啦。”

 

叶修望了眼脚步轻盈宛如少女的高贵女性,犹豫了下问,“你和卫宫……”

 

“他是我的丈夫。”爱丽斯菲尔笑着说着,红宝石般的眼中没有掩饰自己的爱恋。

 

果然。

 

和那位让他全身紧绷的危险男人比起来,他的太太可真是太让人放松了,也很亲切,不过看得出卫宫切嗣也是爱着妻子的。

 

叶修没有过多询问交浅言深的问题,也没有多少精力,他需要休息下再去考虑接下来的计划,短短不到两个小时前,他还在厕所里感慨人生,现在却觉得神经都要错乱了。

 

爱丽斯菲尔领他到房间后就离开了,而他也终于垮下了肩膀,掏出手机,之前发出的短信依旧显示发送失败,最后的一条信息是黄少天发来的。

 

【叶修叶修你别急啊!队长去找人了!我们发现离开厕所你好像就收不到我的短信了所以我就在这里陪你聊天!怎么样感动吧!】

 

应该是爱丽斯菲尔“推”开门后就彻底和那个世界失去联系了,而等这来自将近三十年后的手机没电后,就等于报废了。

 

叶修把手机关机,放回口袋,又从另一边口袋摸出一张硬质卡片。

 

君莫笑的账号卡。

 

他最值钱也是最珍贵的东西,可惜,没有荣耀。

 

叶修叹了口气,把账号卡小心收回口袋后,他将自己摔进柔软的床中,看着手背上鲜红色的令咒。

 

万能许愿机啊……

 

*

 

夜晚,爱因茨贝伦城的礼拜堂——这个冰封古堡中,最为壮观而阴郁的地方,它的中央已用水银画成了一个魔法阵,而祭坛上,摆设的正是传说中圣剑的剑鞘,爱因兹贝伦千辛万苦寻找来的、能够召唤“骑士王”的缘之圣遗物。

 

听说能召来亚瑟王,叶修也是很好奇的,他和爱丽斯菲尔一起围观卫宫切嗣念咒。

 

魔法阵熠熠生辉,狂暴的风伴随着电光,风压几乎逼得人睁不开眼,叶修不得不将手臂挡在眼前,视线所及只有卫宫切嗣猎猎作响的黑色风衣,心中不可抑止地为这发生在眼前的超现实画面感到震撼。

 

“——汝等,为三大咒语束缚的七位天神,来自扼止之轮的公正使者!”

 

伴随着最后一句祷词,一道身影出现在不断流光溢彩的光芒中。

 

“——吾主,可是汝将吾召唤至此?”身影威严地问。

 

即使身披银铠,手持圣剑,也无法掩盖其纤细的身形,这位Servant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少女,金发碧眼的美丽少女。

 

没有人说话,先前的轰鸣更衬得此时的安静。

 

叶修摸摸下巴,女性的骑士王,这种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嘛。

 

少女冷澈而威严的眼神落在卫宫切嗣身上,对方已经收敛了惊讶之色,沉默并微微皱着眉。

 

爱丽斯菲尔担忧地在卫宫切嗣和Servant之间来往看,无声的对峙间,Servant突然扫了眼站在后方的叶修,疑惑在眼中一闪而过。不过她很快收回了注意力,因为召唤她的Master未发一言,转身就要走。

 

变化就在这一刻发生了,魔法阵再次迸发出光辉,少女、也是Saber见状立刻离开了阵中,已然执行起一个Servant的职责挡在几人面前。

 

“……靠!”叶修低咒了声。

 

“叶修?”爱丽斯菲尔惊呼了声。

 

无法形容的痛楚毫无预兆地自右手蔓延看来,流转遍全身,最后再汇聚至右手,恶寒让他冷汗涔涔,叶修紧紧攥住自己的手腕,咬紧牙,不让自己叫出声。

 

又一道身影出现在魔法阵中,叶修却眼前一黑,再也无法坚持,晕了过去,恍惚的视线中,他仿佛看到了与之前相似的银蓝身影,只不过这一次显然是男性。

 

……难道这个才是骑士王?

 

除叶修外,所有人都惊愕地看着这又一名Servant,显然,这也是一位Saber。因为有两个重合的令咒,所以也会有两个Saber?

 

突然——

 

“靠靠靠靠靠靠靠!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手持冰雨的剑客在短暂的傻愣后,陡然爆发开来,他的视线飞快掠过金发碧眼的Saber,卫宫切嗣和爱丽斯菲尔,最后精准地捕捉到地上的人影,“我靠!叶修!!!”



TBC

恩,参考了FA的设定,所以,这其实是有14个Servant的大混战……

因为舍不得原班人马,又想让全职的大伙出现,就这样了……不过除了叶神外,也只会出现七个了~

评论(85)
热度(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