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中心】【all叶】当叶神在Fate zero 03

明天更新约吗!

--Just a 脑洞

-私设有,请勿当真,小学生文笔……

 

——————————

 

只要冬木市的地脉积累足够的灵力,拥有无论何等愿望都能实现的力量的圣杯便能够降临,而这个周期则是六十年上下,圣杯战争的周期也同样是这个时间。

 

然而能够实现愿望的仅有一组Master和Servant,于是便有了一个不成文的盟约——七位魔术师带领各自召唤的英灵进行战斗,最终活下来的胜利者将获取圣杯的所有权。

 

英灵因丰功伟绩在死后留为传说,是已成信仰对象的英雄所变成的存在,他们会带着各自的宝具,作为Servant被人类召唤到现世中。

 

正统的圣杯战争中,Servant共有七个不同的职阶,所谓职阶,指的是召唤的英灵们来到现世的“容器”,英灵根据其特性决定适合的职阶,进而被召唤为相应职阶的Servant。它们分别是Saber(剑之骑士)、Lancer(枪之骑士)、Archer(弓之骑士)、Rider(骑乘兵)、Caster(魔术师)、Assassin(暗杀者)和Berserker(狂战士)。其中Saber、Lancer、Archer被称为“三骑士”。

 

而如今,在时隔六十年后,第四次圣杯战争将在不久后于日本冬木市正式开幕。

 

(以上参考百度百科)

 

……

 

“……叶修……”

 

“叶修……”

 

“……叶修叶修……”

 

“——啪!”

 

“……我靠!”

 

叶修睁开眼,入眼的是一张极为熟悉的脸,身上穿着一套与他不怎么相符、却又意外很适合他、质地上层一看就很贵的衣服,酒红色的衬衫上还打着一个领结。

 

“黄少天?”叶修打量了他一会,挥了挥无意间命中他的手,“吵死了。”跟个苍蝇似的。

 

黄少天摸摸微红的脸,见叶修丝毫不知悔改反而一副嫌弃至极的模样,立刻指着他大声吼,“叶修你妹!!我好心把你叫醒你居然打我还是打脸上!”

 

一脸“你无情你无理取闹”的怨妇表情。

 

又像是早上把主人吵醒后被教训了的金毛。

 

叶修只当没看到,他从床上起来坐到床沿,难免低声抱怨似的说,“怎么偏偏就是你呢……”

 

“靠靠靠!我听到了叶修!!你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本剑圣做你的Servant你有什么好不满足有什么好抱怨的?!”

 

“黄少天你记忆力没那么差吧?你忘了联盟为什么为你修改规则了?”叶修拿小指象征性地抠抠耳朵,“哎,怎么不是小周呢?”

 

黄少天……黄少天要气死了,说他话唠也就算了,为什么还提到周泽楷那个口残!!!

 

这边叶修已经神清气爽地说起正事,“看来你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

 

即将炸毛的黄少天一顿。“恩。”过了会,他简短地应了声,也不再计较刚才的意外,两人的垃圾话才是之前吵架的重点。“被你召唤的时候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里才96年啊连电脑都没普及吧。”黄少天吐着只有两人能明白的感慨,随即敛下来的神色又飞扬起来,“不过有朝一日能亲身体会次夜雨也不枉此行了,这简直就是全息网游啊!”

 

英灵被召唤的时候,会被圣杯灌以当代现世的常识,毕竟存于历史中的英灵们和现代社会具有巨大的鸿沟。而来自异世的黄少天想必也是被如此对待了,听起来还附加了圣杯战争的基本概念,省去了一头雾水的麻烦,可明白归明白,该惊愕的却不少。黄少天的适应性相当不错,昨天那么吃惊,眼下却已经接受这种设定,甚至跃跃欲试了。

 

“话说回来为什么你是Master?我还想和君莫笑来次真人PK呢!还有还有既然我都过来了,队长他们是不是也有可能过来叶修你怎么看?”

 

叶修正把手伸进自己的口袋,闻言一愣,“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这次圣杯战争变成十四个Servant大混战了吗?”黄少天说,“哎我还真怀疑多出来的七个Servant都是我们熟人啊!嗯?不对,难道你知道的和我不一样?”

 

叶修把手从空无一物的口袋里抽出来,转而从另一只口袋里摸出一包烟,熟练地点了一支,站起来,“走吧,先出去,和……我们的盟友谈一谈。”

 

他确实比黄少天知道的要多一些,可依然有很多疑问。

 

黄少天是Saber无可厚非,夜雨声烦也只能是Saber了,他与卫宫切嗣有着相重的令咒,因而召唤出黄少天也说得过去,但是叶修单单出现在爱因兹贝伦城是巧合吗?想要圣杯的Master与Servant都有自己愿望,且不论黄少天,他不认为自己的愿望需要圣杯去实现,是什么原因导致他出现在此参加圣杯战争?他有什么无法实现的愿望吗……?

 

叶修的脚步几不可察地顿了顿。

 

……他有的。

 

“喂叶修,你刚才是做什么噩梦了?”黄少天在路上问。

 

“噩梦?”

 

“是啊,我进来看你醒来没,结果你愁眉苦脸的好像在被什么怪物追似的,所以我把你叫醒了嘛!好人没好报啊!”

 

叶修没有理会黄少天的叽叽喳喳,他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做梦,不过醒来后没有任何引起心悸的负面情绪……应该不会是什么不详的预兆吧。

 

*

 

在与昨日起居室不同的房间中,风格是相似的厚奢繁复,然而在黑檀木桌上却格格不入地摆放着一台便携式笔记本电脑,虽然在叶修和黄少天的眼中这块砖头实在是老古董,可对当世而言却是极其先进的东西。不过魔术师、尤其是历史悠久的名门世家都看不起科学技术,受爱因兹贝伦魔术传承的爱丽斯菲尔就对譬如因特网之类的词语完全不知,也听不懂。

 

卫宫切嗣是魔术师中的一个异类。

 

卫宫切嗣像是一夜未睡,他的眼下带着青,这也是唯一能证明他缺少睡眠的特征,这个男人似乎真的就和机器一样不知疲倦。

 

“圣杯临时修改了规则,虽然多了一名Servant,但要面临的也是成倍的敌人。”卫宫切嗣说,显然在昨天也在脑中更新了相关规则,他是不喜这种变化的,不光是未知的变数,Servant数量的增多对他没有任何益处。

 

“潜入伦敦时钟塔的人最新发来的报告中,远坂家与间桐家都在昨天最正确的时间召唤了Servant,不出例外个数都应是两个。”

 

远坂、间桐以及爱因兹贝伦是三大魔术师家族,每一次圣杯战争都有这三个家族参与,这次也不例外,前三次的战争都因为各种原因失败,圣杯不曾降临。而爱因兹贝伦为了确保胜利,甚至不惜让“魔术师杀手”卫宫切嗣入赘、以代表爱因兹贝伦出战,并找到骑士王的圣遗物,召唤出冠有最强Servant美称的Saber。

 

“不过,”卫宫切嗣注视着不动声色的叶修,比起昨天,叶修今天的坐姿可谓是放松至极,神情因为散漫而显得懒洋洋的,“目前为止还没有新的Master的相关资料。”

 

圣杯战争有监督者,在不破坏保密协议(不让普通人知道)的前提下保证圣杯战争的顺利进行,另外还能保护失去竞争资格的Master,冬木市的教会就是此指责的担任者,所以即使Master们彼此不知身份(明面上),教会以及魔术协会(即时钟塔)则不然,他们有记录在案。(当然也有例外,比如魔术师之外的普通人类成为了Master)

 

“是还未发现,”卫宫切嗣不错眼地盯着叶修,“还是他们根本没有第二个Master,你知道吗?”

 

他会这么问是有原因的,既然圣杯只能实现一组Master和Servant的愿望,那么一个阵营出现两个Master两个Servant就未免说不过去,难道最后还要在阵营内决出胜负?既然如此为何为什么不干脆分成十四个阵营,何必多此一举?

 

这么一想,叶修的存在就非常奇怪了,联想到他昨天的突然出现,卫宫切嗣心中隐隐有个猜测,而比起与第二法有关的空间魔法,这个猜测则要靠谱得多。

 

看来卫宫切嗣所知和黄少天差不多,叶修想,他微微垂眼,没有和卫宫切嗣那死潭般的眼睛对上。

 

“十四个servant的战争规模太过庞大,这已经是一个极为特殊的情况,世界可能会因此收到影响,产生歪曲,所以圣杯采取了非常时期机制。”叶修淡声说道,卫宫切嗣明显有了怀疑,他也不多做隐瞒,“除了七个职阶外另增了一个裁定者用以制约,也就是Ruler。”

 

卫宫切嗣没有表示惊讶,反而是一旁的爱丽斯菲尔讶道,“第三法吗?”

 

第三法是啥??

 

叶修思索了下,还是决定不问了,他们能补全自己无法解释的漏洞,那再好不过了。

 

第三法即灵魂的物质化,恰是爱因兹贝仑所家传的,以圣杯无止境的力量让一个英灵灵魂变成真实的肉.体是轻而易举的事。如果是圣杯判定的,叶修为何出现在爱因兹贝仑城似乎也有了解释,这肯定不是随机产生,毕竟爱丽斯菲尔的身份太过特殊。

 

如此看来,只有他们这里是意外了,这既是优势也是劣势,敌人不知他们有两个Master,可卫宫切嗣也无法独自掌控两个Servant,虽然在见到那位骑士王后,他就不准备和Servant共同战斗了,无关她是不是女性。

 

尽管对叶修身兼Master和Servant留有犹疑,但卫宫切嗣决定问一些更有实际意义的问题,“那么你实际的定位还是Servant,Ruler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吗?”

 

“确实有一些特权,不过这些是不能为你服务的,作为同盟,我的职责还是一名Master。”叶修笑着说。

 

原本Ruler拥有多项特权:搜敌能力,极限为半径十公里,还能把Assassin的“气息屏蔽”无效化;真名识破,能够掌握Servant的真名;以及可以对各个Servant各自行使两次令咒。

 

而如今叶修已经是一个Master,最后一个太过逆天的能力被取消了,换成手上那三个令咒。

 

卫宫切嗣闻言也没有感到失望,轻点了头,不再多问。

 

“那么对于之后,卫宫你有什么计划吗?”叶修询问。

 

……

 

眼见枯燥的会议结束,憋了半天的黄少天立马缠上叶修。

 

“pkpkpkpk!叶修我们快来pkpkpkpk!!”黄少天抓着叶修的肩膀摇晃,他简直迫不及待了!

 

“P你个大头鬼!”叶修摁开黄少天的脸,“找你柔弱的MasterPK亏你说得出口!你找她去。”

 

柔弱的……

 

他不是说自己也是Servant吗?那妥妥的就是君莫笑啊!

 

黄少天很疑惑也很不忿,不过他没有勉强叶修,是还不能成为君莫笑还是暂时不想暴露,不论什么原因,黄少天这点默契还是有的,反正肯定不是不想和他pk!

 

于是剑圣转而盯上骑士王。

 

“Saber我们来pkpkpkpk!!”

 

黄少天昨天已经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了他们,在两个Servant同时在场的情况下喊Saber不会搞混。

 

始终沉默的少女褪去了坚硬冰冷的铠甲,纤细的身躯被颇具古风的典雅礼服包裹,她静静地端坐在椅子上,蓝色的绸带绑在轻盈柔软的金发上,显得纤弱的外表让她有种不食人间烟火的飘渺感。

 

此刻她如溪水般澄澈的翡翠色眼中浮现疑惑,“pk……?”

 

作为一个战士,Saber很快明白黄少天话里的含义,她严肃地问,“你是在向我邀战吗?”

 

“没错!反正也没事干就来切磋切磋嘛!”黄少天对于不能立刻试验夜雨声烦的技能忍很久了,早就蠢蠢欲动。

 

Saber稍作犹豫,便果决地站了起来,“只是切磋的话,我接受你的挑战。”

 

犹豫不是有所顾忌,更不会是胆怯,只是……呃,恩,如果是战斗的话,他的话应该不会那么多了吧?

 

这可真是失礼的想法。

 

两个Servant出去了。

 

“他……昨天有和你们介绍自己吗?”叶修问。

 

叶修丝毫不担心黄少天应付不了可能有的疑问,比如他两明显是认识的,比如自己的身份来历,相反,他比较担心的是同他聊天的人……可能也称不上担心。

 

卫宫切嗣可疑地滞了下,没有回答,显然不欲多谈。

 

“我们也出去看看吧?”爱丽斯菲尔打断了这怪异的沉默,笑呵呵的,“我很好奇呢!”

 

 

 

TBC

这是粗长呢……

因为有人没看过FZ,说看不懂,所以这张介绍设定比较多……可能比较无聊!希望能看懂……_(:з)∠)_

FZ的剧情说起来太过复杂,还是不说了,跟着文走好了~

 

叶神一个人七个Servant明显不太可能嘛(而且没趣味性【喂,虽然在FA里,红方阵营的Ruler一个人就有六个servant,恩,同时身为Master和Servant不是我脑洞太大,官方就有这样的设定_(:з)∠)_,所以,猜猜其他人都是什么职阶?

 

元旦快乐!!!!!!!!!


评论(45)
热度(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