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用爱把你囚禁10

【全部目录】

无法直视的乐乐,乐乐崩坏中,慎入慎入……本章依旧乐叶……


————————————

不知是谁在书房里放了张足够人躺下来的沙发,跌跌撞撞地倒退着坐倒在上面的时候,叶修想那个人一定是故意的。

 

张佳乐的吻最初小心翼翼像随风飘散的蒲公英,带着股空茫渺然的微弱恐惧,唯恐风大些就再也寻不到容身之所。

 

叶修觉得自己应该推开他,应该拒绝他,这太荒唐了,实在是太荒唐了……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张佳乐,收起了所有的张牙舞爪,像是把深处最柔软最脆弱的一面呈现于自己。他甚至微微颤抖着,手指痉挛般扣着自己的肩膀,仿佛稍有退避就会在他身上戳上一个血淋淋的窟窿,而他只会默默接受。

 

叶修就这样僵持着,清晰地分解出唇上柔软的触感,他惘惘然地望着近在咫尺的眉眼,几乎手足无措,战栗通过接触的地方传递过来,弄得他也要发起颤来。

 

叶修不知道张佳乐在惧怕什么,他从来都是勇敢而又坚韧的,可这会,要是自己问他“哭了没”,他会不会真的哭出来?

 

“张、张佳乐……”叶修脚下生根,身体被点了穴,只蠕动嘴唇叫唤他,当然不是真的问他哭了没,而是在磨了他不知道多久的嘴唇后总该有个终结了。

 

确实该有个终结,张佳乐将手移到他的后脑勺,扣紧,探出鲜红的舌尖,将两人的距离变成负数。

 

叶修呼吸先是猛然一窒,紧接着就变得紊乱,他终于挣扎起来。

 

“放、放手……!”

 

两人纠缠着,最后叶修被沙发一绊,一屁股坐在上面,张佳乐压上去。

 

都是宅男,就算张佳乐因为良好的作息比叶修的体质要好一些,但一个成年男子真要反抗起来,他也是没办法的。

 

“叶修……叶修……”张佳乐胡乱亲着叶修,嗓音哑地像是在哭泣,“别拒绝我……求你了……”

 

叶修一下子停止了,心头仿佛被什么东西重重撞击了次,他被迫仰着头,承接着张佳乐湿漉漉的吻。

 

“你先停下……”他拍了拍张佳乐打颤的背脊,触及渗透衬衫的冰冷汗水时,手指一顿,由拍改成了轻抚,“好好说话……恩?”

 

话语因为吻而变得含糊不清,却另有一种使人心安的味道,张佳乐逐渐停下了这不太正常的索取,睁开眼,却没有看叶修,他坐到叶修身上,脸埋进他的怀里,抖作一团。

 

叶修的手搭在他的背上,看起来像是环抱住了他。

 

“你怎么了?”叶修几不可闻地叹气,“不像你啊张佳乐。”

 

“……不知道。”张佳乐紧紧抱住他,吸取着他的体温,好让自己不再颤抖,“只是觉得如果这样也不能打动你的话那我就没希望了。”

 

叶修垂眼看他,却只看到一个发顶,停了又停,还是忍不住问,“……你哭了没?”

 

“……我没有。”张佳乐抬起头,眼眶有些红,鼻尖也有些红,黑漆的瞳仁中却没有泪水,可里面的悲伤是那么浓烈,像真是从心底里透出来,燎原大火般具有传染力。

 

“叶修,你会拒绝我吗?”张佳乐问,不等叶修回答,他又说道,“怎么办?只要想到你会拒绝我,我就难受得要死了。”他尝试着想要笑,却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好像得了四个亚军都没那么难受,以前可以留有幻想,现在却没有退路了……你肯定恨死我们了,我知道你的……”

 

“知道后果还这么做?”叶修硬着心肠嘲他,“不懂不作不死吗?喜欢哥不会正大光明来告白?这种伎俩谁想出来的?”

 

“来告白你会接受?”张佳乐选择性地无视后面一个问题。

 

“没试过怎么知道?”叶修说完就觉得不对。

 

“那,”张佳乐攥紧了叶修后背的衣服,因为紧张,嘴唇发白,喉头艰难地吞咽,“我已经对你告白了,你的回复呢?”

 

叶修沉默,望着张佳乐,冷汗与打颤令他的脸色比先前还要苍白,只有眼眶和鼻头是红的。

 

“……张佳乐你是女孩子吗?”叶修半晌冒出一句。

 

张佳乐一愣,接着眉头皱起神色变得有些阴沉,“你什么意思?”

 

“你坐在哥怀里跟我告白,不答应你就一副要哭的样子……不是女孩子是什么啊?亏你都二十七岁了,你还以为你是少女吗?”叶修说着就颠了颠腿,“还有你重死了,哥腿都麻了。”

 

张佳乐难得一点都没生气,他扶着叶修起身,膝盖分别撑在他大腿两侧,几乎以跪着跨坐在他身上的姿势居高临下地望着。

 

双手捧起叶修的脸,张佳乐再次问道,“你什么意思?”

 

“哎,不理解吗,”叶修无法侧头,只能撇开眼,“不理解就算……”

 

张佳乐几乎立刻就堵住了他的嘴。

 

叶修一僵,眨了眨眼,缓缓吐出一口气,软了下来,手依旧搭在张佳乐的背上。

 

张佳乐高兴坏了,他已经几乎不抱希望了,他太了解叶修,谁也不能强迫他做他不愿意的事情,而若是放到平日里,叶修绝对会当个缩头乌龟当不了就直接逃走,让人找不到他。张佳乐起初是不赞同这个计划的,且不提现在是法制健全的社会,换成他自己被人莫名其妙关起来都肯定恨死始作俑者。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在这基调近乎是绝望的漫长暗恋里,真是……太痛苦了,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心意时还能自欺欺人,一旦破茧就成无望,直至扭曲。

 

叶修会接受吗?会接受吗?会接受吗?如果拒绝的话怎么办?放弃吗?能放弃吗?如果接受了别人怎么办?放弃吗?能放弃吗?

 

这是一个无解的问题,叶修或许会接受他们的心意,可是接受的是别人呢?

 

谁也不愿退出,于是一个以爱为名的囚牢就被提了出来,所有人各退一步,并让他无可逃避。

 

“叶修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张佳乐热切地亲吻着叶修,仿佛黄少天上身,嘴里不断呢喃着,几近痴迷。喜欢上一个本该讨厌的人是最要命的,张佳乐以前不信,现在却为叶修不算回应的回应欢喜地要疯。

 

“……”叶修觉得张佳乐这状态又不对了,如果他现在可以说话,他一定会跟他说有病吃药,可是他被吻得七荤八素,心里十分疑惑,为什么张佳乐还能喋喋不休地说话,他都快喘不过气了。

 

张佳乐原本身体冷得出汗,被叶修从冰窖救出来后,此刻热得出汗,灼热的温度通过相帖的胸膛传递到叶修那。他就跨坐在叶修身上,稍有反应叶修就感受到了,还要死不死地抵着他的下.身,害他也起了反应。

 

张佳乐的手从叶修的衣服下摆探进去,一边动情地在他嘴里搅动,啧着柔软的舌根,让其不断分泌好吃的津液,再卷着他的舌头一起送进自己的嘴中,怎么也吃不够似的吞下肚子,吃不下的就干脆地淌湿了两人的下巴。

 

叶修忽然一个哆嗦,他抓住张佳乐在胸口肆虐的手,想说话,发出的却是旖旎又情.色的咽呜声,“住……唔、张……呜……”

 

张佳乐帖地愈发紧了,下身摩擦在一起,隔靴搔痒地让人分外不满足,却足以使人战栗疯狂。他按着叶修,舌尖侵入到深处,叶修不适地眯起眼,刺人耳膜的声音令人脸红心跳之余,也让他觉得似乎过火了。

 

叶修费力晃动脑袋,同时推搡他。

 

“放、放开,喘不过气了……!”

 

张佳乐退出来,湿漉柔软的舌头从嘴角一路舔到他的耳畔,一手滑下去揉着他鼓起来的裤裆。

 

“叶修,”他咬着叶修白皙的耳垂,声音甜腻又沙哑,“和我做好不好?”


TBC

我先写了个少女乐乐,后来又变成了病娇乐乐……

这绝壁不是乐乐……无法直视……

乐乐以受的姿势攻了老叶!哦也~!撒花~!【滚


……恩,我要加快进程,攻略一个是一个……


到底做不做,我还不知道,外面还有个张副队呢= =

评论(48)
热度(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