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在暗恋你的日子里26

【全部目录】


————————————————

除夕夜的大餐,说丰盛自是比不上酒店里的,然而对两个人而言,却是实实在在的丰富又美味,尤其是自个亲手做的,意义又是不同。

 

饭前,两人各自对家人通了个电话,互相慰问,巧合的是,双方家人基本都在外边,不过正因为如此,这两留守的才有机会一起过年。

 

叶家家长放养儿子多年,并不担心,得知他在朋友家,也不多问,倒是黄少天那边嘱咐他好好招待,甚至还特意让叶修通了话。

 

叶修接过手机的时候,看了眼黄少天,后者对他做了个拜托的姿势,他拎着电话,莫名就有点点紧张。

 

“阿姨您好,我是叶修……嗯,嗯……对,是挺好的……没关系不用的……嗯……完全不会……好的,我会的……谢谢,你们也新年快乐,玩得开心。”

 

“完啦?我妈说什么了?”

 

比起母子两的长篇大论,叶修这通电话不到五分钟就结束了。

 

“没说什么啊,就一些场面话呗。”叶修把手机还给黄少天,“吃饭吃饭,饿死了。”

 

其实比场面话的程度要深些,毕竟父母是不会特意和儿子的普通朋友去通话的,只是黄妈妈不知从哪知道了叶修与黄少天的关系好,就亲切热情地唠叨了几句。

 

“看不出来啊老叶,家长面前居然那么老实。”两个人坐下,也不客气,拿起筷子直接开吃。

 

叶修呵呵一笑,没说话,因为这是别人的家长啊。

 

菜基本是黄少天做的,叶修打得下手,凭心论,他的手艺是真不错,叶修刚想夸赞几句,但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夸奖可能和调侃没什么两样,就又咽了回去。

 

因开着电视,餐桌上的气氛并不沉闷,何况有黄少天在,又怎会少了话题,虽然没有酒助兴,一顿饭还是吃得很尽兴。

 

现代人大多不讲究食不言,黄少天话是多了点,但胜在健谈,走访亲戚时往往都是餐桌上活跃气氛的好手,侃天侃地,就算无关荣耀,天南地北的话题也都能接上,也不知他哪来那么多的存货。基于这种接地气的个性,他走上职业选手这条路尽管最开始不被亲人理解,平日受到的关心却不少,因为头顶剑圣的光环,又尤其受到各种弟弟妹妹的追捧欢迎。

 

而叶修,别看他只关注荣耀,他其实很八卦,虽然比不上女孩子,但是因为资历极老,知道许多不为人知的秘辛,然而他嘴巴紧,又喜欢藏着掖着卖关子,通常也只和苏沐橙吐槽吐槽。这次换成黄少天,回忆往昔加上各种小道八卦,竟是有聊不完的话。

 

“……想想还是以前好啊,喜欢才去玩职业的,哪像现在。”不回忆还好,一想到过去叶修就忍不住感慨起来。

 

“是啊是啊,我辍学的时候除了我妈支持我,我爸可没差点把我揍死,什么不学无术,小小年纪就沉迷网游,还叫嚣出了家门就别想他认我这个儿子,后来我拿了冠军每次回家才不阴阳怪气了。”

 

“噗,我能想象那个场景。”叶修低低笑起来。

 

“那你呢?我记得你出道的时候也才十七岁吧,你爸妈揍你没?”

 

“当然没揍我。”

 

“那么开明??”黄少天不信。

 

“开明个屁,我是离家出走的。”

 

“……哈?!”黄少天难以置信,惊得筷子都掉了一根,“你几岁啊就离家出走!连我都不敢!这要不小心不就成了失足少年了吗?”

 

“十五岁吧?我还挺有先见之明的是吧。”

 

“先见之明个鬼啊,十五岁!荣耀都没开服吧!你压根就是叛逆期中二病发作了吧!”

 

“哈哈哈……”叶修止不住地笑。

 

“啊怪不得,原来如此啊,你以前老神神秘秘的,还搞个假名字,是怕被发现吧,所以弄个什么隐姓埋名?欸,不对,你好像说过你是用你弟的身份证注册联盟的?你们真是双胞胎啊?”

 

“对,其实当时我们心有灵犀都想离家出走,他先一步整了行李箱出来,我就顺手拖着他的行李箱先一步离家出走了。”

 

“…………”黄少天无言以对,这可真是“你行你牛逼”,不愧是荣耀史上最强Boss,这事不是一般人能干得出来的,他傻了老半天,才问,“那你们干嘛都想离家出走啊?”心里惴惴的。

 

“这个嘛,叛逆大概也是有的,其他的……不如你猜一猜?”

 

……猜个毛线啊!你家究竟有多可怕啊!万一以后要见家长他要怎么办啊!

 

↑想太多

 

扯完各自的往事,两人八卦起别人的往事来,准确说是黑历史,比如韩文清的青葱岁月,叶修还偷偷留了张照,黄少天完全无法想象韩文清也有元气活力的时候,可惜好奇心被勾起的他暂时看不到;又或者张佳乐究竟有没哭过,这个叶修就不知道了,因为没看到过,他不怀好意地猜有,黄少天附议,等等等等。不过说到联盟往事,某种程度上也可将其概括成被叶修吊打虐待史,几乎人人都被他虐过,这一点,黄少天亦深受其害。

 

吃完饭,已将近九点,桌上一片狼藉,两人坐在椅子上摸着肚皮休息了会,然后叶修去洗碗,黄少天收拾残局,分工明确效率也高,不到半小时厨房又恢复了整洁敞亮。

 

除夕夜有守岁的习俗,这两人是纯粹觉得不到睡觉的时候,但现在游戏里估计也没多少人,干脆转移阵地来到客厅,摆满零嘴与喝的,带上笔记本与手机,想看电视就看电视,想刷手机就刷手机,想玩电脑就玩电脑,比家长在场时自由多了。

 

央视上的春节联欢晚会正在放小品节目,叶修看了会,觉得缺了点什么,视线扫过桌几,倾身取过喻文州送的花生剥着吃,眼角余光扫到盘着腿坐在沙发里的黄少天正对着手机吃吃笑个不停,傻乎乎的。

 

“你笑什么啊?”叶修凑过去。

 

“微博的春节段子啊!”黄少天说,给他看。

 

叶修不怎么刷微博,所以也不十分感兴趣,看完黄少天给他看的就又转回去看小品。

 

黄少天刷了会,偷偷切换页面,上了粉红论坛,不多时,他瞄了眼叶修,伸过去一只手,向上摊开,“叶修我也要吃。”

 

叶修顺手把刚剥好的一粒花生放他手上,黄少天丢进嘴里嚼吧嚼吧,又伸过去,叶修这次塞他一小片花生壳,黄少天看都没看照旧丢进嘴里,半晌呸呸吐了出来。

 

“我靠叶修你故意的吧!!”

 

“什么?”叶修看起来很莫名。

 

“……你给我花生壳!!”

 

“哦,搞错了吧。”

 

“……好吧,原谅你。”黄少天又伸手过去,“这次别搞错了。”

 

“呵呵。”叶修把整袋花生塞给他,“我吃好了。你想吃就自己剥吧。”

 

黄少天这下确定叶修在耍他了,也不生气,单手碎花生壳,吃了几颗后,觉得有点腻就又放了回去。

 

小品放完了,下面是歌舞节目,这个没啥兴趣,叶修也拿起手机,肚子已经不怎么撑了,他懒劲发作,坐着坐着身子越来越歪,最后彻底躺在了沙发上。

 

黄少天刷了老久的论坛,忽然察觉自己有点“不务正业”,扭头一看叶修,正躺着玩手机。

 

“你在干嘛?”

 

“聊天。”叶修发觉脚曲久了膝盖有点酸,想要放平,但黄少天占着地,便拿脚底板踢了踢他,“你过去点,或者换个地坐。”

 

黄少天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挪了挪屁股,“和谁啊。”

 

“再过去点。”叶修还踢他。

 

“干嘛啊!不能再过去了!”黄少天重复问,“和谁聊天啊?”

 

“妹子们。”叶修说。

 

妹子!们!

 

“哦,除了苏妹子还有谁啊?”

 

“那个小程。”

 

……果然!!!

 

黄少天皱着眉头想了想,低头看看叶修还在蠢蠢欲动的脚,把它们搬到了自己腿上——想放就放呗!以前怎么没见你那么客气啊!他暗自嘀咕着,接着上前眼疾手快地一把夺过叶修的手机,“这大年夜的还和妹子聊天,你想虐死单身狗吗!不准聊了!我们看春晚!”

 

“喂——!”叶修一个不查丢了手机,连忙坐起来,“别闹了,快点还给我。”

 

“不给!”黄少天把他和自己的手机都藏了起来。

 

“……行,”叶修无奈,“那你让我说一声。”

 

“我说就行了。”说罢,黄少天低头噼里啪啦打字。

 

叶修本就无聊随便聊聊,见状也不介意黄少天侵犯他隐私。他收回脚也盘着腿坐好,端过一盘金桔,边吃边继续看春晚。还不如玩游戏呢,他想,瞟了眼笔记本。

 

黄少天还在刷手机,但这次是边刷微博边和叶修讲,没办法,他每年看春晚都必刷微博,有时候自己也会上阵成为一个段子手。可惜叶修兴致缺缺,正想上下游戏时,叶修突然从电视屏幕里扫到了什么,然后兀得捶着沙发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

 

“…………”搞得黄少天一头雾水,瞪眼看他,怎么了怎么了?他说什么了吗?还是刚才有好笑的镜头他没看到?

 

“没、没什么……”叶修朝他摆摆手,笑岔气似的,“你继续说。”

 

他能说在电视里看到了自己的爹娘吗?想必黄少天肯定无法理解他的笑点。

 

接下来的时间,叶修安下心来看春晚,别说,今年压轴的小品还挺可乐,两人都被逗笑了。

 

最后一个小品看完,离十二点也不远了,叶修在这时搬来一直搁在一边的笔记本,问,“你账号卡呢?”

 

“什么账号卡?”黄少天一怔,“夜雨声烦不在我手上啊!”

 

“不是,就那个剑客,叫流木的。”

 

“……你干嘛?”

 

“你先拿过来。”叶修卖关子。

 

黄少天撇撇嘴,回房去拿,叶修开游戏,等黄少天出来后,把笔记本给他。

 

“上线吧。”

 

……搞什么鬼?

 

黄少天狐疑地瞅瞅他,边刷卡上了游戏,蓝衣剑客还待在先前下线的地方,黄少天操作着转了几圈,没发现什么异样,“怎么了啊。”

 

“没看到有新的邮件吗!去查查啊。”

 

“……”黄少天便又去打开邮件,有人寄了东西给他。

 

黄少天点开包裹,然后一下子愣住了。

 

是一把五十级到六十级剑客专用的武器,银武,类型是他惯用的光剑,属性不是很好,比橙装好不了多少,但光凭是银武这一点就足够所有玩家羡慕嫉妒恨了。

 

制造者是……君莫笑。

 

他又愣愣地回去看发件人,也是这个眼熟到不行的ID。

 

“下午刷的材料远远不够,有些用不到的和公会的换了,其他就是赊账了。”叶修在旁边说,见黄少天毫无反应,他又说,“你别想太多啊,也不是免费送你的,我列了个赊账的材料单子,你到时记得还我们兴欣啊。这次你特意招待哥,我什么都不做好像也过意不去……”

 

“就当是新年礼物了,也是临时想到的,幸亏五十级的银武我都有研究过,模型刚好也做过,再往上就麻烦了……你要是,”叶修想说要是不喜欢就算了,不过想想也觉得不可能,“那我就先提前说声新年快乐,等下我的手机估计要被打爆。哦对了,我的手机呢,你放哪里去了?”

 

“黄少天?”叶修伸手在他眼前晃晃,“你傻住了?太感动了不成?”

 

黄少天出窍的灵魂仿佛这才回归,他僵化的身体一动,也不知怎么想的,抑或他什么都没想,倏然转身扑过去抱住了叶修,把脸深深埋进去。下一刻,眼泪就哗啦一下跟决堤似的从眼眶里跑了出来。

 

……草,傻逼一样!黄少天骂着自己。

 

……犯规,太犯规了。在他毫无准备的时候,上来如此会心的一击,就如小时候依依不舍地吃完雪糕,却发现冰棍上印着“再来一根”,满心的只有惊喜,不,比那还要惊喜一百倍。叶修这家伙实在是太犯规了。

 

可是,可是……好像就是那么一个瞬间,雨后初霁,天碧云雪,所有的、全部的愤懑委屈压抑都消失殆尽了,剩下的、留下的只有糖果味的喜欢一个人的、酸胀而又甜蜜的心情。

 

此时此刻,就算拿全世界来跟他换叶修,他也不愿意。

 

 

 

 

TBC

 爆肝了!

 

大家有没有那种感受,碰到老同学,说起以前的事情,就算已经重复好几遍,也能津津有味地聊上好久,然后就是各种怀念。

恩,我觉得如果知道一个人喜欢自己,那个人自己又不讨厌的话,不自觉地就会去关注了。叶修,其实已经有迹象啦。

 

以及最近会多多更这篇,加快速度完结,所以……求留言求爱!!QvQ


评论(32)
热度(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