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论枪王大大的追人水平(上+下)

-4800字,我强行分了上下,于是还债进度:2/10

-傻白甜

-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狗血,老梗

-OOC

【全部目录】

——————————


   ——上——

  

 训练室里有些纷扰,是休息时间。

    周泽楷给自己倒了杯水,回到座位,一口一口,慢慢地喝。

    电脑屏幕上还停留在锻炼手指灵敏度的软件界面,扎实的基础训练无论何时都不能落下。

    他的位子在边上,旁边的孙翔去洗手间了,没人特意过来和他聊天,他更不是主动去搭话的性格。

    十分钟的时间能干什么呢?

    周泽楷发起呆来,眼神却无意识地飘了过去。

    那里聊地正欢。

    而他,总能敏锐地捕捉到叶修的声音。


    又来了。

    叶修想。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敏感,最近总有一股视线阴魂不散,有时候是偷偷摸摸地瞅一眼,瞅一眼,有时候就干脆直愣愣地盯着看,就像现在这样。

    “我怎么感觉周泽楷老往我们这边看啊?”黄少天说。

    “有吗?”方锐扭头,只看到他低头在喝水,“哪有。”

    废话,谁他妈无聊一直对视下去的?叶修在心里吐槽。

    “有啊!刚一直看呢!”黄少天表示自己的观察力不是吹的,“他是不是觉得无聊想和我们聊天又觉得不好意思插不上话啊?哎可怜江波涛不在。老叶你也看到了吧!我们要不要叫他一声发扬我们团结友爱的精神?”

    就算江波涛不在,堂堂轮回队长也不能是个交际无能。叶修笑睨跃跃欲试仿佛起了坏心思的黄少天,说:“应该是你早上吃韭菜盒子把菜叶黏牙齿上的缘故吧,不信你让文州来看看?”

    在叶修面前,黄少天那是一点就炸,一点都不含糊,在气急去掐叶修时,喻文州笑呵呵在一旁道,“别老欺负少天啊,叶修。”

    谁欺负谁啊?叶修翻起白眼,钳着黄少天的两只张牙舞爪的手与其对峙,一边啐道,“废物点心还不快来救驾!”

    “你不懂啊!”方锐长叹口气,忧民忧国样,“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为了和谐的国家队,在忠义与正义之间,我选择围观。”

    “没错!!!杀死你这个狗皇帝!!”黄少天嗷嗷叫。

    “黄少天你个逆贼!”叶修大怒,正待威胁之时,身后飘来一个张佳乐,悄然无息地袭击了他的腰,弱点被攻破,顿时岔了气。

    不到十秒,孤立无援的狗皇帝就被推翻了。


    嬉笑玩闹,十分钟的休息时间很快便结束了,由于下午才是作战训练,这会除了键盘与鼠标的机械音,训练室里又恢复了安静,这一点,黄少天也不例外。

    周泽楷戴着耳机,却依然走神地发现叶修走到了自己身后。

    领队都那么闲?他暗自嘀咕,看什么啊?只是基础训练,凭他高超的水平用得着监看吗?

  因着走神,电脑里的小人摔了下来,啪叽一声趴在地上。

  “……”

  叶修拍了拍他的肩膀。

  周泽楷摘下耳机,转头,没说话,用眼神表示疑问。

    “你,”叶修看着他堪比小鹿的黑亮眼睛说,勾勾指头,“出来下。”


    “还适应吗?”来到走廊上,叶修趁机点了一支烟。

    “嗯。”周泽楷的视线从叶修因玩闹而显得凌乱的头发慢吞吞地挪到夹烟的手上。

    很漂亮,很有味道,跟烟很搭。

    “真正合作大家都是头一遭,不过都是信得过的同伴。”叶修说,周泽楷在场上的表现一向让人满意,没什么可点评的。

    “我知道。”

    “平时和大家相处得怎么样?”

    “还好。”

    “若有任何困难,找我就行,领队就负责这个。”

    “好。”

    想了想,周泽楷又补了个“谢谢”。

    “……”谈话到这里似乎就该结束了,他关心也关心了,职责也尽到了。说实话,本来叶修对周泽楷是一点都不担心的。可是现在……叶修抓了抓头发,恨不得直接问你最近是不是老看我看我干嘛有什么事你就直说。

    周泽楷不是交际无能,可他是交流障碍,谁和他说话都能被衬托成黄少天。

    算了,反正也不影响什么,先这样吧,看他也不愿说,问了省得尴尬。

    叶修没有看到周泽楷突然带了点笑意的嘴角。

    “那你先回去吧。”


    周泽楷像是得了一个大赦之令,转身就走。

    仿佛不这样,他就会做出什么奇怪又不理智的事情。

    比如摸摸叶修的头发,亲亲他的手。

    是谁说的?有个东西要是盯上了你,无论你有多么强大多么富有足以改变世界的能力,你也绝对躲不掉的。

    而这种玄乎的东西,叫爱情。

    这一刻,周泽楷确认,他被盯上了。


    &&&


    国家队的训练十分紧凑,时间仅半个月,半个月后大伙就会打包飞往瑞士,为国争光去。

    在这种紧锣密鼓的行程下,就算有什么别样心思也无法付诸于行动。

    只不过,每日空闲之余的观察就成了最甜蜜的事情。

    精神状态良好,连走路都是带风的。

    因为还不用考虑结果,所以没有负担,也因为没有负担,周泽楷放任自己,让那丁点悄然滋生的情愫肆意增长。


    有些事情的作用是相互的,因着周泽楷莫名其妙的行为,叶修不由自主地就留意起他来,想着你不说,我就自己找答案。

    答案没找到,或许本来也没什么答案,两人倒是渐渐相熟起来,不仅仅是前辈与后辈,是真正意义上,朋友之间的熟悉。

    唠嗑时叫上周泽楷,吃个饭坐一起,有时候训练结束还单独给他开小灶。

    其他人都道叶修你真照顾周泽楷,调侃说是不是老冯特意嘱咐过你关照他宝贝儿子。

    叶修说不是,他是那种走后门的人吗?窗都没有。还批评说你们别老欺负小周不会说话,老冯生得出那么帅的儿子?

    王杰希回答,生不出,生得出就怪了。

    黄少天不服,拍着饭桌嚷嚷说上次还见到周泽楷跑你房间呢!一定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虚伪!他也要走后门!!

    叶修难得没拆他台,呵呵笑道,拿了冠军就满足你。


    第二天,国家队就起飞去了瑞士。


    ——下——


    不比国内的联赛,在国外,赛程安排得相当紧凑,有时候甚至一天两场,任何扯上国际的大型比赛都不会超过一个月。中国队一路过关斩将,所向披靡,直到过了半决赛,官方才给了他们整整三天时间来休整。

    前面两天照常复盘与训练,最后一天叶修让大家自由活动,不过不准去外面,只允许在附近活动,免得关键时刻掉链子,出了什么意外。想逛苏黎世?等比完赛吧!

  

  和往常一般,周泽楷起床之后便去晨练,冲完澡回房后,客厅里只有王杰希坐着在看报纸,洗手间里倒是都有人。

  在国内集训时,联盟给的福利不错,十四个人每人一间宾馆房,而到了国外,苏黎世世组委统一安排,分与每个国家的运动员两个套房,套房格局是四室一厅,这大约是学奥运会的。

  国家队打成两组,由领队和队长分别管理六个人,两位女生自是分到了叶修这里,剩下的便是方锐、王杰希与轮回那两只。

  设施不错,每个房间都配有两台电脑,这独一无二的配备也只能在电子竞技赛中出现了,世组委算是下了本,就是两个洗手间被女生占去一个,洗澡还好,分配好时间就行,早上刷牙上厕所就得排队了。周泽楷一般都去外面的公共洗浴房解决这些事情。

  话虽如此,同居生活大家倒是过得有滋有味的。

  

  “你找叶修?”王杰希见周泽楷环顾张望便道,“估计还在睡,别叫他了,让他睡吧。”

  这话说得仿佛没什么他意,单纯关心,周泽楷眨了眨眼,也若无其事地应了声。

  叶修是一个人睡的,说自己抽烟,其实房间里是禁烟的,不过作为资深烟民,他表示抽烟时打开窗户就万事OK。这会还在睡,说明昨晚又很迟才睡,虽说大家都蓄势待发,可他总要做到万无一失。

  “去吃早饭吗?”王杰希又问,吃饭么,搭个伙一起去最好。

  周泽楷点点头,“嗯。”

  方锐洗漱完出来,孙翔正好打着哈欠打开房门,进厕所前还嚷嚷让他们等自己。

  最后四个男人结伴出门去餐厅吃早饭,而两个女生表示她们今天要补剧,不想出门,希望有人给她们带饭上来,周泽楷主动揽下了这个任务。

  回来的时候,先给女生们送饭,得到了一致的感谢与大力赞赏,腼腆的周泽楷离去后,拐了个弯,抬手曲指,轻轻敲响领队的房门。

  没人应。

  周泽楷按下门把手,推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拉着窗帘,光线暗淡,空气里残留着宿夜的烟味。

  在夏天,相比国内,高纬度的欧洲国家真是天堂了,平均温度不超过20度,晚上睡觉还得盖棉被,房间里没有空调,顶多一个电风扇。

  周泽楷打开窗户,阳光透过窗帘缝隙钻进来,恰恰好落在叶修脸上,没一会,他就痛苦地皱了皱脸,挣扎着睁开眼,模糊的光晕中,只看到一个人影站在窗前,高挑挺拔。

  “小周啊……”叶修叫唤了一声,声音沙哑,叫完呻吟着向里翻了个身,把脸埋进枕头,“你干嘛,那么早……”

  周泽楷拉开窗帘,还得一室光明后,转身走近,低头瞅,叶修穿着T恤短裤,衣服乱糟糟的,一小截腰线暴露在空气里,大腿夹着被褥,白花花地露出来。

  造型……完美。他给100分。


  “起床,吃早饭。”周泽楷坐下来,拍拍他的背。

  叶修抱紧被子,双腿蹭了蹭,“不吃。”

  “起来,吃早饭。”周泽楷拿手指戳他的腰窝。

  叶修差点没跳起来,“……靠!”

  周泽楷还想再接再厉,叶修却已经怒气冲冲地翻身坐了起来,想骂人,可惯性使然,对着那张脸实在骂不出口。

  周泽楷遗憾地收回手,“下午再睡。”

  叶修瞪着他,在想怎么教训他,今天是自由时间,强迫人起床是不对的。

  周泽楷有点忍不住,怎么连眼角的眼屎都那么可爱迷人,自己是不是变态,搓搓手指,还是忍不住,于是摸了摸叶修的鸡窝头,“作息要健康。”

  乖。他在心里补充。

  “……”叶修突然觉得有点热。


  下午,部分队员聚集在客厅里打桌游,叶修则真的去睡了午觉。

  周泽楷被惩罚真心话。

  冥思苦想的孙翔被塞了一张纸条,打开一看,顿时惊讶地望了望方锐,心想你怎么那么猥琐。

  “快问啊!”

  “好吧……”孙翔纠结了下,“队长,首先声明这问题可不是我想的,嗯……你春梦的对象是谁?”

  “……”

  孙翔更加惊讶地发现周泽楷脸红了。

  在众人的嘘声中,周泽楷拒绝了回答,选择明天接受惩罚。


  惩罚的结果便是第二天晚上喝了个酩酊大醉,叶修见他难受得直哼哼,就提出先把人送回去,让剩下的人继续玩。

  “滚吧滚吧。”其他人大发慈悲道,眼神揶揄。

  拿了世界冠军,放纵一次,天经地义,张佳乐就差没鬼哭狼嚎。

  至于叶修,凭他一杯倒的酒量,实在鲜少有人有兴趣去灌他。

  颇为艰难地开了门,叶修堪堪把人搀进去,本应昏昏沉沉的人突然“哇”地一声,吐了他一身。

  “……!”即使是联盟的脸,此刻叶修的第一反应也是把人丢出去,熏人的酸臭气让叶修的胃也直犯恶心。

  周泽楷仿佛还有点意识,颠颠撞撞地冲向洗手间。

  叶修连忙脱了衣服,顾不得地上的污秽,跑去卫生间,里头的周泽楷对着马桶吐得天昏地暗,叶修上去拍打他的背,连连叹道,“啧啧,难受吧,活该喝那么多。”

  好不容易消停下来,叶修倒了一杯温水给他,“漱口水,再喝掉。”

  “……叶修?”周泽楷坐在地上,仿佛被酒精蒸干了力气,睁着一双充满水汽的眼睛,迷离地望着他。

  “嗯,是我。”还能认人,不错。

  叶修把水杯递到他嘴边,周泽楷咕噜咕噜就灌了下去。

  “……好吧,我扶你去床上,地上凉。”叶修说着就要去搀他。

  “等、等等……”周泽楷抓着他的手臂不让他扶。

  “怎么了?”

  “我们来聊聊。”

  “哟,这醉了都能主动找人聊天了。”叶修稀奇了,“你想聊啥?”

  “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啊?”叶修有些傻眼,这什么问题?

  “否则,你干什么,对我好?”

  “……”对你好和对你有意思是两码事,而且那也算对你好?顶多就是多了点关照。

  “不还是因为一开始你老盯着我看么,来说说,你为什么要看我?”

  “你还不穿衣服……”周泽楷盯着他光着的上半身,在洗手间晕黄的光照下,长长的眼睫毛像扇子一样上下眨动,嘴里嘟嘟囔囔。

  ……得,这是醉糊涂了吧。

  叶修伸出手去拉他,一直坐在这总不是回事,好不容易把人折腾到了床边,正打算腾出手掀被子,周泽楷忽然动了。

  “你又干……”

  周泽楷扳过叶修的脸,亲了他一下。

  叶修震惊地僵立在原地,心想我刚刚是不是产生了幻觉?

  “我对你有意思。”周泽楷说。

  “……”

  见叶修没有反应,周泽楷凑过去,又想亲他。

  “……你等等!”回过神来,叶修赶紧推他,周泽楷不依,推推搡搡间,两人就很顺势地倒在了床上。

  叶修下,周泽楷上。

  叶修想骂娘。之前路都走不稳,这会都能压人了。

  周泽楷抱着叶修蹭,皮肤滑滑的,肉软软的,很舒服。

  “你说什么?”嘴里嘀嘀咕咕的,叶修听不清。

  “吾欢喜侬Q﹏Q……”

  都说吴侬软语的最是撩人,周泽楷撒起娇来,杀伤力更是成倍。

  ……叶修觉得自己被撩了。

  

  周泽楷表完白,见叶修啥反应都没,趁着酒劲,低头去啃他的嘴。

  说实话,周泽楷满身酒气,又刚刚吐过,实在不好闻,但叶修愣是给他亲的浑身冒热气。

  活了快三十年,第一次和人亲嘴,对象还是个大老爷们,叶修有些害臊,还有些莫名其妙的高兴。

  从留意到在意,从在意到上了心,周泽楷这个心机,叶修忖着,这次大概是栽了。

  

  FIN

  

  第二天,周泽楷头痛欲裂地在叶修房间醒来,想起昨日一夜,

  …………………………

  ……………………

  ………………

  …………

  ……

   (≥/////艸/////≤)


评论(51)
热度(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