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缓归(暗恋番外)

Cp已过,解禁。1W字。

还债:5/11

【全部目录】


——————————

大年初一的那晚,叶修被家里赶了出来。

 

他穿好出门前顺手拎上的外套,接过追上来的叶秋递来的手机,见弟弟紧皱眉头沉着脸,笑了笑,“东西都没拿。帮我订个机票呗,去G市的,现在应该都是白菜价吧?”

 

“……”叶秋抿唇,“哥你、你就……”

 

“好了,快进去吧。”叶修打断他吞吞吐吐的话语,淡笑的表情一点都看不出之前生气的迹象,就好像因与父亲针锋相对毫不退让最后被赶出家门的人不是他似的。

 

叶秋知道叶修看似很多事情都不在乎,可他要是真的固执起来,谁来劝他都没用,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但是,即便如此,也不用把好不容易缓和的家庭气氛弄得再次僵化吧?!他又不是不知道三婶那性子,干什么真的冷下脸和长辈争论起来?!意外被迫出柜也就算了,他不知道这样的态度只会导致本不知情的父亲愈发震怒么!

 

“……哥你还是别走了,跟我回去认个错吧。”叶秋希望叶修示个弱服个软。现在让叶修走了,再次“回来”得等到猴年马月啊?!难道还要来个和电视剧里一样的狗血爱情长跑?!

 

叶秋忍不住在心里责怪起嘴碎的三婶来,不知是不是堂弟从小不学无术让她在亲戚间拾不起脸的缘故,在有了叶修这个“反面教材”后,每年过年都会没眼色地唠叨几句。如今叶修和黄少天的事不知怎的被她知道了(叶秋怀疑是堂弟发现的),竟然在家族年饭里就说出来了。退一万步,就算出发点是好的,那一副生怕叶修误入歧途、把同性恋说得十分不堪的模样也令叶秋很是看不惯。

 

结果叶秋还没想出对策糊弄过去,叶修就放下了筷子,开口先把三婶嘲讽了遍(“三婶您把您自己儿子管好就行,我的事不劳您操心,非要多管闲事的话那我也没辙,毕竟嘴长别人身上,哪天逮着机会上来咬你一口我也不能咬回去是不是?”),把她气得说不出话后,又和质询的叶父坦然承认事实,那副“你能把我怎么样”的有恃无恐、半点没羞愧的镇定态度,把叶父气得差点没掀桌。

 

“现在回去不火上浇油?”叶修反问,认错是会的,但不是现在。

 

……确实是会火上浇油,他们爹脾气要是上来打断他腿都有可能,但这是谁造成的?!

 

叶秋也是有怨念的,觉得叶修太冲动,虽然他是在实话实说,可“你儿子是不是同性恋还有待确认,不过你儿媳妇的确是个男的。”、“别激动,我会带来给你看的。”、“我们是两情相悦,我觉得他挺好。”这些话在那种场合下说出来确定不是在找揍?即使父亲有心想找个台阶下也被他堵死了,难不成还欢天喜地地同意儿子找了个男朋友?

 

“你也用不着当着所有人面就承认吧?!”叶秋不满地脱口,作为两人交往后一个星期内就知道实情的知情者,这一年来叶秋过得是前所未有的纠结还有愤恨,比当初叶修离家出走时有过之无不及。然而,明明自己也是反对的,他却又不能放着这个混账哥哥不管。

 

“不承认难道还否认?我也没打算隐瞒,只是怕吓着老人家,才想慢慢做心理铺垫,现在说开了也好。”叶修说得轻松。至于别人的看法,且不提他会不会放在心上,他巴不得传出叶家长子是个同性恋的说法,省得乌糟糟的事情接连不断地找上门来。唯一感到歉意的就是父母,但世事两难全,反正他就没让他们满意过,而且这都什么年代了,老古董总不能那么死板,开开眼界也好,大不了……这不还有叶秋嘛!

 

念及此,叶修又放缓语气道,“你没穿外套,快点回去吧,当心着凉。还有,”顿了顿,“先帮我劝劝吧……辛苦你了。”

 

“……”叶秋定定看了他好一会,后者始终风淡云轻、一派诸事尽握在掌中的姿态。

 

“……我去订机票,记得留意手机。”他闷声说,“今晚没有的话,你就住我的公寓吧,或者酒店也行,别随便找个网吧。让小张送你过去,现在没车的。”

 

“嗯。”叶修点点头,弟弟从小就贴心啊。

 

兄弟间的对话就此结束,叶修乘着夜风走了。叶秋站了一会,直至寒意侵入毛衣才转身返回。

 

一直都不省心的哥哥啊。

 

&&&

 

机票信息在叶修即将抵达机场时通过短信发到了手机,就在一个小时后。叶修取了机票通过安检,在空旷冷清的候机厅坐下来。

 

默默干坐了会,他掏出手机,打骚扰电话。

 

夜半离家跑去两千公里外的城市找恋人这种事,本以为只有黄少天才做的出来,然而当走出家门思考去哪里过夜时,某人的笑脸却在第一时间在脑海里冒了出来。

 

……既然想见,那就去见见好了。

 

没多作犹豫,叶修就决定了。仔细算算,这还是他们交往一周年的日子,他却不得不回家,有可能的话,他自是想把黄少天也带回家一次,但现实却不允许,他们家可比黄少天家难搞多了。事实也的确如此,多年来第一次归家过年最后却闹得不欢而散,即使是叶修也是没有预料的。

 

可是要让他暂时妥协当个地下党,甚至还要应付未来极有可能出现的相亲宴,他也是不愿的。这种事也没法妥协,否则就……啧,黄少天好像肯定不会就此事闹腾,说不定还会昧着心赞同……真是……还得费老大劲去哄,太得不偿失了。

 

叶修没谈过恋爱,但只要是认识他的人,都能一口咬定这家伙“甜言蜜语”的技能为零,和叶修谈恋爱……天啦,确定不会心塞死吗?!最初,他的确还没从过去与黄少天相处的“损友”模式转换过来,嘴炮嘲讽照旧不误。黄少天则恰恰相反,他恨不得把自己心中埋藏多年的炙热感情一股脑地全塞给叶修,然而在意识到自己暴露太多过犹不及时,又会小心翼翼地问叶修自己是不是很烦,每当这个时候,叶修就什么垃圾话都说不出了,转而不得不去安慰这个姿态卑微、仿佛稍有重话就会伤心欲绝的家伙。

 

无意间听到的苏沐橙曾私下与陈果等人吐槽说叶修那语气几乎和他以前哄小时候的自己时无异,不知道黄少天会不会听傻了。电话那头的黄少天确实听傻了,幸福得都要飞起来,而由此导致的直接后果是黄少天在某些时候简直要无法无天了,各种无理取闹。

 

……这或许是因为他从叶修那体会到了什么吧。

 

总而言之,两人的情路意外地顺利,除了日常的垃圾话外,连情侣间该有的吵架冷战都没经历过。等旁人发现这两人真的在恋爱时,无意间秀的恩爱已足够闪瞎眼球了。黄少天自是舍不得,也不会去和自己辛辛苦苦才追到手的媳妇置气,叶修要是不听他话,他总有各种手段达到目的。而叶修,他有生过苏沐橙或者叶秋的气吗?这类比可能不恰当,但小脾气也许有,要让他真正生谁的气,难度还是挺大的。

 

……

 

电话只响了一下就接通了,可想而知那边一直关注着手机。

 

“叶修!你吃完饭了吗??”黄少天显然是清楚叶修行程的,所以今晚一直没敢去骚扰他——在场的都是大家长,万一不小心扫到什么咋办?不过一顿饭吃到快十点也是够久的。

 

因为自己这边很安静,便愈发突显了电话那头的吵闹。叶修突然发现自己挺喜欢听黄少天的声音,寒冬腊月的听着真是暖,面上不由带了笑,嘴上却说,“嗓门够大啊,我这周围可都是人。”

 

“啊?那我小点声……”说着黄少天就意识到叶修在耍自己,“靠你别吓我啊!”

 

“噗,哈哈。”叶修闷笑,“胆子怎么那么小啊你。”

 

“你妹!才不是我胆子小!是你形容地太恐怖了!!怎么样,回去没出什么事吧?你应该还没说吧?”

 

自叶修说过这次回家会找机会和父母说他两的事,黄少天便一直提心吊胆的,概因叶修说他爹是思想封建的老古董,指不定会揍死他两,联想到叶修的离家出走,这期间可能发生的曲折足够他脑补十万字以上的剧情了,甚至还有两人跪下苦苦求成全的琼瑶情节。

 

“嗯……你困了没?打算什么时候睡?”叶修却是答非所问。

 

“我不困啊!还早呢!”黄少天琢磨了下,“不对啊,你到底说没说啊?干嘛问我什么时候睡啊?!”

 

“没睡就来接我呗,大概……”他看了眼手机屏幕,“凌晨两点到吧。”

 

“………………啥?”黄少天受到了惊吓。

 

“嗯,没错,我和他们说了,然后被赶出来了。”叶修自发帮他补全还没来得及出口的问题,长叹道,“少天大大求收留啊!”

 

&&&

 

通话直到叶修上了飞机才断,黄少天挂掉电话后就开始换衣服,待整装完毕,他和准备就寝的父母说要出去一趟,并未隐瞒实情,照实说了叶修要过来,且未免打扰到他们休息,今晚大约就不回来了。

 

黄父黄母一看这势头就知道拦不住他,也没什么好拦的,眼不见为净地挥挥手让他滚了。

 

接着他就开着车来到机场,一路上畅通无阻,不到四十分钟就到了目的地。机场大厅灯火通明,该是刚有一个航班抵达,接机口站了十几二十人。黄少天戴了一顶鸭舌帽,寻了角落的位置坐下来,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坐着,却一点都不感到孤独寂寞,只是无聊地望着来去匆匆的零星路人。

 

过了一会,他抬头看布告牌,现在是零点八分,叶修那班飞机抵达时间是一点五十八分——近两个小时的等待时间。黄少天有点着急,可同时又十分耐心。

 

找点事情,打发时间吧。黄少天心想,掏出了手机,虽然并不想做除了等叶修之外的事,但如果能让时间过得快一点就好了。

 

黄少天原本的手机是不能给别人看的(现在可以给叶修看,即使他懒得看),因为里面放满了许多人的黑历史照片,还有年代久远的如今看来很无厘头却又好玩的聊天记录,可自从去年换了新手机后,即使同步了手机资料,但渐渐占满内存的却都是与叶修相关的东西,照片,短信,视频,音频,以前尽管也有,但在黄少天有意识的克制下,加起来却还没去年一年来得多。

 

他便一边翻看短信截图,一边回想这是什么时候在什么样的情景下发生的。之所以是短信,是因为叶修的手机在很多情况下仅是个摆设,其他人联系叶修大多通过QQ,以此来看,发短信算是身为恋人的一种特权——他自认为。

 

To叶修:说起来老叶你喜欢养狗还是养猫?不许说都不养啊!二选一!

From 叶修:当然养猫。

To 叶修:为什么啊??你不喜欢狗吗?!狗多好啊!!人类最忠实的朋友!!还热情友善!!不像猫一样高冷得跟我们伺候它们一样!叶修我们还是养狗吧!是萨摩还是金毛还是拉布拉多还是二哈?!不喜欢大型犬的话也可以养些小的嘛!

From 叶修:我只是觉得家里有条你已经够了,多了还不闹翻天?

To 叶修:……………靠!!!那个条是什么意思啊你!!!!!!

 

——这自然是在争论养宠物是选猫还是狗。

 

To 叶修:暑期G市高档公寓求室友!!!!

From 叶修:包吃包住包玩包机票?

To 叶修:都包!还包陪睡!!还等什么!明天上午十点的飞机怎样??

From 叶修:下午的。

To 叶修:……哦,好吧。

 

——这是夏休期同居的开始。

 

To 叶修:靠,算你狠。

To 叶修:一天时间太长了,缩短半天怎么样?

To 叶修:我擦!就算禁我言,你干嘛也一句话都不说啊!!!你都看手机了就回我一句啊!!

To 叶修:再冷着我当心我要你好看!!

To 叶修:……好吧我知道错了!QAQ

To 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你看到我了吗!!!为什么对我视而不见!!

To 叶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死了!!如果我因为不能说话而憋死了那一定是被你逼的!!求求你理理我啊啊啊啊叶修!!!

From 叶修:……够了你,再在我眼前晃把你短信也禁掉。

 

——呃,他究竟干了什么导致被禁言禁QQ禁微信的?是试了什么新的花样?

 

To 叶修:完了,叶修我一个人睡不着了。

From 叶修:嗯。

To 叶修:你现在一个人在房间吗?

From 叶修:嗯。

 

——??为什么这个也保存下来了?……噢,好像之后玩了一次电话play?

 

To 叶修:叶修!我怎么老觉得今晚王杰希一直在看我啊?!他该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From 叶修:老王有真理之眼,你快看看自己脑门上有没有贴“傻逼”两字。

To 叶修:……你妹!

To 叶修:我说真的!感觉毛骨悚然!!

From 叶修:那他可能并不是在看你。

To 叶修:确实是在看我啊!我都和他对视好几次了!莫名其妙!!

From 叶修:说起来王杰希和我说过他有阴阳眼。

To 叶修:……真的假的?!我怎么不知道?!你是在逗我吧?!

From 叶修:……当然是假的,傻帽。

From 叶修:我们的事他知道了,羡慕嫉妒恨吧。

To 叶修:…………哈哈哈哈哈哈!!原来如此!我说呢!!

 

——呃嗯,明明“傻帽”是在骂人,但听起来怎么辣么爽呢……

 

To 叶修:叶修叶修!我!是不是你最爱的人!

From 叶修:……

To 叶修:你!为什么不说话!

From 叶修:今天的药吃了没?

To 叶修:吃了!感觉自己帅破天际!!快说!我!是不是你最爱的人!!

From 叶修:看在你丑的份上,就当你说得对吧。

To 叶修:…………

To 叶修:怎么了?长得丑不能约?

From 叶修:……

From 叶修:我第一次被你如此有自知之明而感到震撼,少天。还有,我不和丑逼约。

To 叶修:【删档从来】……………你刚刚是在说我很帅么?

 

——……这么一看,好像自己的黑历史占了大部分啊?!简直不忍直视。

 

黄少天决定不再翻下去,转而看起照片,照片那就更多了,甚至还有两个人在亲热羞羞的,当然这些都被枷了第二道锁,连叶修都不给看——看到了铁定被删掉。不过在现在这种场合下,他也不敢看。

 

时间慢吞吞地终于爬过了两个小时,黄少天收起手机,起身走到接机口张望。凌晨两点,旅客似乎比之前更少了些,等了没多久,他便见到了叶修,还是第三个走出来的。

 

叶修也看到了黄少天,走上去。两人既没有招呼也没有拥抱,汇合后便很自然地并肩朝外走。

 

见叶修两手空空,黄少天抬起藏在鸭舌帽下的脸,嬉笑,“还真是求包养啊。”

 

“是收留。”叶修眉毛一扬,纠正。

 

“对我来说都一样,不都是跑来白吃白住么?”

 

“怎么,不乐意?”

 

“乐意乐意,当然乐意,”黄少天笑眯眯的,不放过占叶修便宜的机会,“我养自己媳妇高兴还来不及呢。”

 

叶修勾勾嘴角,“那丑媳妇准备什么时候和我回去见婆婆?”

 

“……!”黄少天瘪嘴,“你怎么还记得那件事啊!”那件事是指他口误说“长得丑不能约?”的短信事件,刚还翻过纪录呢!从那以后就被叶修冷不丁拎出来翻新一下。

 

“当然记得,难得少天不吹嘘,说了实话。”

 

“够了够了你。”

 

两人一路闲聊拌嘴着来到停车场,黄少天打开驾驶座车门一边说道,“我妈听说你过来还让我问你吃不吃夜宵呢,不过太晚了,我就帮你推了。”

 

叶修动作一顿,这个短暂的停顿并未让黄少天察觉。他坐进副驾驶座关上门,“那你烧给我吃呗,晚饭都没吃饱。”

 

“我那没多少存货,吃面条不?”黄少天打开暖气,没有在此时问为什么会没吃饱。看了眼叶修,他又提醒道,“系上安全带,叶修。”

 

“恩,都行。”叶修扯上安全带。

 

……

 

回到公寓,黄少天去给他煮面。这公寓是在三年前、第八赛季叶修退役之后的三个月内买的。两百平米的大小,一主二客一书一厨二卫的格局,一个人住有点大,两个人则刚好。买下之后,黄少天却很少入住,平日都在战队宿舍,放假了则大多回家陪家人。

 

买房作为投资理财的一种途径再寻常不过,那时的黄少天出道近四年,积累的资产已相当可观,但他无法对自己否认的是,在看房时满脑子都是与叶修同居的意淫幻想,尤其在得知了叶修离开嘉世、竟落魄地住在网吧储物间后,想要把叶修拐回家里的念头就一直在茁壮成长。把自己折腾得那么惨的大神,整个联盟都找不出第二个了。可惜他终究寻不到机会、想不出借口、也鼓不起勇气。

 

直到去年。

 

黄少天单手托着腮,看着叶修埋头吃面,莫名其妙就笑得见牙不见眼。

 

叶修确实饿了,吃得专心,没注意对面人的视线,捧着碗吸溜吸溜的,把面汤都喝了个干净。因不在饭点,这年头连免费的飞机餐都取消了,据说是为了环保。

 

“吃饱了?”

 

“恩。”

 

黄少天便起身拿着碗筷去洗,嘴里还哼着调。

 

时间已快至四点,叶修的作息如今很正常,可或许是过了睡觉点,现在并不觉得困。他来到卧室,从衣柜与抽屉里翻出自己的衣物准备去冲澡。

 

因夏休期的两个月同居生活,加上后来时不时就会跑来一趟,整个屋子到处都留有自己的痕迹,两根牙刷,两个水杯,两条毛巾,两件睡衣,两台电脑等等,不知不觉,等叶修回过神来时,都统统配了对成了套。而影响总是相互的,如今他很少吃泡面,几乎不抽烟,作息大多规律,饮食健康,甚至偶尔还会去运动一下(多为游泳),有些是潜移默化造成的,有的陋习则是被迫改掉,归根结底,无非是叶修懒得去照顾自己,离开荣耀就什么都不愿干、提不起劲。而能让虚胖的网瘾宅男再次改造成一个看上去人模狗样的正常人(……),所有人都惊叹于黄少天的功力,刮目相看,也不知他是怎么搞定的,就连叶秋在察觉叶修的变化后也不再对黄少天明目张胆地敌视了。

 

叶修洗了澡出来时,黄少天已经换了睡衣躺进被窝了,背对着他似乎睡下了,只留了一盏床头灯给他。叶修便轻手轻脚地上床,关灯躺下,正酝酿着睡意,黄少天忽然翻身,热乎乎的身子拱上来抱住他,“你就睡啦?”

 

“不睡干嘛?天都快亮了。”

 

黄少天条件反射地想回“干你“,顿了下才闷道,“大老远地跑来,你就不想和我亲热亲热?”

 

叶修现在确实没有睡意,心想着既然想和哥亲热刚才装睡做什么,他侧过身,手揽上黄少天的腰,凑过去吻他。

 

黄少天享受了会送上门的亲吻,才喊停,“等等等等……叶修我们先说会话。”

 

“恩?你想说什么?”这样问着,叶修却没有停止,顺着黄少天的嘴角一路轻吻而下,手也自他的背脊向上按压摩挲。

 

“…………”黄少天从听到那声勾人的“恩?”就下腹一紧,不由自主地硬了,他怀疑叶修是不是故意的,但他四处点火的行为,成功阻止了他想要先聊天的意图。

 

喉结被咬住时,黄少天收紧了放在叶修后颈的手,“靠”了一声,猛地翻身压上去。


…………

………………

…………和谐一千字………………

这里走,趁着不老歌还没死,快点看!!!


黄少天压在他身上喘息,做得有点久,他有些疲累,闭着眼,没过多久就想睡过去,叶修动了动,哑着嗓子赶他,“下去。”

 

“休息会叶修,我好累啊,你都不动一下……”黄少天说,撒娇似的。

 

叶修有心想跟他斗嘴也没精力,做爱虽然酣畅淋漓,但也够费体力,便也闭上眼休息,然后,两个人双双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已是下午,所幸戴了套,否则一觉下来,叶修就不仅仅是全身酸痛了。两人磨磨蹭蹭地起来,随便吃了点东西,便应黄母邀去家里吃晚饭。

 

托叶修被赶出家门的福——即使实在算不得福,两人又过了一个黏黏糊糊的春节,因叶修的回避,黄少天始终没找到机会与叶修谈论他父母的事,或许他自己也在逃避着,总归甜蜜一天是一天。

 

直至初六,叶修离开G市前,黄少天才和傻逼似的问,“叶修,这应该不是你要分手前给我的最后回忆吧?”

 

“……”叶修沉默一瞬,看向黄少天的眼中一时间深不见底——槽点太多以至无从吐槽导致的,“是什么让你如此以为的?”

 

“……你一直没给我一个明确态度啊……关于你家里的,难道你不管他们了?……你不需要我做什么吗?”

 

“你能做什么?”叶修反问,语气听着有点儿冷酷。

 

“…………很多啊,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啊,你家里很复杂吧,要不先应付他们?”黄少天表示自己很通情达理。

 

“怎么应付?假装分手?”

 

“……”黄少天卡了壳。

 

“你看,你这就接受不了了。”叶修笑了,“家里的事你不用操心,别急着反驳,就和你自己对父母出柜时一样。”

 

“怎么一样了?我爸妈要开明很多好不好,而且你不一直在他们面前刷好感度么!”

 

“你该不会还想跑我爸面前刷好感度?这行不通。”叶修摇摇头,过了会又道,“不过我要说的是,我没想和他们出柜,谁要出柜了,啧,出柜这词本身就不对,没人规定男的不能和男的在一起,他们的儿媳妇什么都好,性别也没问题,就是话多了点。”

 

黄少天本来还感动着,后来就囧了,“……喂!”

 

“但也刚好嘛,我和我弟都不爱和他两唠嗑,以后有你就好了。”叶修最后道,“总之别胡思乱想,别到头给我来个后院失火,我爸妈怎样的人我了解,我会帮你刷好感度的,反正平常也碍不着我们。”

 

黄少天这时候想的是:……嗷老叶关键时刻还真TM靠谱,既然他这么说,那老子就真不管了!

 

&&&

 

又是一年春节,叶修终于把黄少天带回了家。临近家门,叶修把手上的礼品一股脑地全塞给了黄少天,然后按下门铃。亲自来开门的叶母见黄少天两手拎满礼品袋,还捧着好几个礼盒,叠得高高的几乎看不到脸,而大儿子两手空空,连忙上前帮黄少天接礼盒,一边数落叶修。

 

叶修笑呵呵地说他非要自己拿他也没办法,黄少天听了在心里狂骂叶修,嘴上附和叶修,紧张乖巧而又不失热情活泼地和叶母扯家常,直到来到客厅,看到正和叶秋下棋的叶父,他一下子怂了。

 

“伯父,新年好!”甚至还鞠了个躬。

 

叶修撇头喷笑。

 

叶父冷冷地扫了眼叶修,又对黄少天点了点头,“坐吧。”

 

因为叶父在下棋,黄少天也不知适不适合说话,却听叶父头也不抬地问道,“打算住几天?”

 

黄少天下意识地看了眼叶修,应该是在问他吧?

 

“伯父,我住两天,初五就回去了。”

 

叶父落子吃了叶秋八个子,又点点头,“那明天和我去钓鱼。”

 

“……哦!好的!”我擦!转折在哪里!亚历山大啊!!

 

叶修默默喝着茶没吱声,一边等叶母喊饭吃,今天家里只有他们五个人,一边听着黄少天跟小学生似的与叶父问答,心想幸亏他早有准备开了录音。

 

吃完午饭,叶父叶母去午休,叶秋出门了,因着没事干,叶修便也干脆领着黄少天回房间。

 

“要玩电脑不?”叶修问。

 

黄少天正打量着叶修的房间,闻言摇头,“这两天就算了吧!”

 

叶修又笑,“怕什么?我们的工作就是玩电脑啊。”

 

“现在是放假嘛……哎呀你别干扰我!你也不准玩!我是要怒刷好感度的男人!”

 

“哈哈哈,你怎么那么逗啊!”叶修坐下来,“那你觉得今天的好感度怎么样?”

 

“……还不错?”至少没有刁难,妈妈还好热情!爸爸虽然冷了点,但画风似乎就是如此,还邀请他去钓鱼呢!

 

叶修没有辩驳,叶父是仍有不满的,可那是针对他的,而不是黄少天,不枉费他这一年来经常回家并且什么好事都往黄少天身上推啊。

 

黄少天还在房间瞎转悠,已经遛到与卧室相连的书房去了,叶修靠在沙发上,晒着恰到好处的阳光,没一会就昏昏欲睡起来。恍惚间,似乎有人在他身边坐下来,吻了吻他的唇,“困啦?去床上睡吧。”

 

叶修没动弹,头一歪便枕在了那人的肩膀上,“安静。”

 

于是温暖的室内就只剩下两人交错的呼吸声。

 

END


评论(37)
热度(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