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荒芜之宫

很久以前黄叶群里的一个七夕活动……不要在意题目……

快春节了,寒冷的冬天丢一篇我所爱的黄叶吧~

有私设

【全部目录】


——————————


   深秋的一个阴雨天,寒潮南下,空气冰冷而粘湿,黄少天缩着脖子来到H市找叶修。

   他来的突然,没有一点预兆。

   “你怎么来了?”叶修问,看起来有点惊讶,这样的事虽在过去不少发生,可他记得明天是周末,而蓝雨有比赛。

   “这儿怎么在下雨?”黄少天答非所问,盯着叶修看了一会,才移开视线,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显得心事重重。          

   叶修吸了吸鼻子,这才察觉黄少天的头发有些湿,身上也都是雨渍,“……进来吧。”他转身去洗手间拿了条毛巾递给走进门的黄少天。

   室内打着空调,很暖和,黄少天脱掉外套,接过毛巾,坐到沙发上窸窸窣窣地给自己擦。他不吭声,一时之间,便只有毛巾与头发摩擦的细碎声响。

   看着倒挺像糟了难的大狗。

   “怎么了你?魂不守舍的?”叶修开口打破了沉默,坐到他对面,抽了张纸巾揩鼻涕。

   几个月没见面的恋人,久别相逢之时,不提干柴烈火,至少也该是有一个拥抱或者一个亲吻。可黄少天像是犯了尴尬症,竟和他生疏起来。

   爱面子的小气男人,非得给个台阶才肯下,真是越来越猖狂了,不过看在他现在可怜兮兮的份上,不跟他计较。

   “刚去了兴欣,他们说你病了,在休息,我就到这来了。”半晌,黄少天才说话,瞅了眼叶修,由于在室内,当成睡衣的T恤外面套了件加厚的家居服,脸色在日光灯下略显苍白,毛茸茸的黑发有些凌乱,“怎么样?身体还难受吗?”

   “没事,普通感冒。”

   “吃药了吗?”黄少天又问。

   叶修扔掉纸团,扬起一边眉毛,“你说呢?”

   那就是吃了。

   黄少天张了张嘴,下意识地想嘱咐叶修要注意作息,少抽烟,少吃垃圾食品,不能仗着还年轻就空耗身体底子。这些话以前说了千百遍,可今天,或许是因为疲惫,他不想再重复。

   “那就好。”他干巴巴地说。

   ……

   “到底怎么了你,”叶修拿指尖敲了敲桌面,塞着鼻,语气却依旧吊儿郎当的,气死人不偿命,“是没浇水还是没晒太阳啊?蔫了吧唧的,要不要带你出去溜溜弯啊?”

   ……你妹,这又骂他是根草又骂他像狗的。

   “我饿了。”黄少天撇了撇嘴,放下毛巾,丢在一边。

  叶修点了点头,敢情是饿了,他起身,“等着,我去煮面。”

 

   叶修的面煮得很好吃,口感饱满,回味悠长,水准就和他泡的方便面一样。许多事情熟能生巧,煮得多了就找到了窍门,黄少天每次来喊饿时叶修只会给他煮这个,他抱怨归抱怨,下一次来时还是吃得津津有味。

   捧着碗,黄少天一口一口地连汤也喝了个干净。

   叶修在他对面坐下来,掏出烟与打火机,正要点燃,想起什么,又把烟塞了回去。

   黄少天吃完面,把碗一搁,随即便如同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缩在沙发里。

   叶修看着,有些好笑,心底那点怨念此刻也散了个干净,正琢磨着如何开口时,黄少天突然说:“我爸生病了。”

   “怎么了?他还好吗?”

   黄少天沉默了会,摇摇头,“医生说理想的话,还有四五个月吧。”

   叶修转着打火机的手蓦地一顿,慢慢坐直了歪在沙发里的身体,低沉的语气有些迟疑,又有些小心翼翼,“……对不起,我并不知道。”

   黄少天又是摇头,“没关系,你看,我连你生病都不知道。”说着苦兮兮地扯了扯嘴角。

   两人才刚刚吵过一次架,或许称不上吵架,只是点小矛盾,却将近一个礼拜没有联系。

 

   叶修试图讲点什么。

    对不起。没关系。什么时候黄少天这么好说话了?

   太好说话的结果,就是一时间叶修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擅长损人说垃圾话,即使是为人着想的话听起来也像是在损人,庆幸的是,他的朋友们并不会因此而误解他。

   不过这会,他似乎更适合倾听的角色。

   ……或许可以做点什么?

    比如抱一抱他。

   他看起来很难过,以及,前所未有的迷茫。

   因着这份迷茫,最终,叶修还是把话咽了回去,什么都没做。他意识到,黄少天这次跑来,是有话和自己说。至于什么事,他现在隐约猜到了点。

   这个猜测,让叶修收敛了笑,也收敛了所有外露的情绪,变得面无表情起来。

 

   “我去医院的时候,不小心被人认了出来。”

   黄少天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叶修没有打断他,沉默着等他说下去。

   “……刚加入训练营的时候,我怎么都不会想到,有一天我会变成和明星一样的人物,走在路上会被人认出来,跑上来签名。”

   “那感觉真是非常奇怪啊,明明最开始我只是想打游戏而已,上学太无聊了而我喜欢荣耀。”

   “我当时很不耐烦,我爸就在病房里躺着,我却还要撑着笑脸应付他们。”

   “可我还没说话,他们就看出来了,什么都没做,就是安慰我了一句,说永远支持我。”

   “我就想起了我爸妈,他们一开始其实很不理解……哈哈,家长都是这样的吧,但是我要死要活地要去参加训练营时还是同意了,那时候我就觉得他们真是开明,不愧是我的父母。”

   “……第六赛季的时候,我拿了冠军,回到家我就鞠躬谢谢他们,表示没有他们的支持我肯定不行,我妈就说我这个人看起来大大咧咧,可心里门儿清,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什么对自己是好的,而且不达目的不罢休,他们觉得拦不住我,就不拦了,幸亏我从没让他们失望过,担心过。”

   “真的是非常开明是吧……”

 

   黄少天啰啰嗦嗦地说了一大堆,其实自己也不知在说什么,想表达什么,只是他这几天憋坏了,很想念叶修,有很多话想要和叶修说,电话里说不清楚,现在见了面便一股脑儿地说了出来,可等到他说完,抬头的时候,黄少天看到了叶修的表情,心里咯噔一声,突然意识到,完了。

   他急急忙忙地站起来,神色慌张,眼底甚至有点惧怕,四下张望着,“我、我去洗碗!”他拾起空碗,不等叶修说话,逃向厨房,仿佛这样,叶修就不会帮他作出决定,听到他最不想听的话。

   打开水龙头,使劲搓着碗,黄少天察觉叶修也来到了厨房,就站在他身后。

   怎么不说话?快点骂他啊,骂他傻逼一样说些不知所云的东西,骂他怎么连他生病了都不知道,骂他发神经骂他真不是个东西。

 

   叶修看着黄少天的背影,他想,如果自己这时候冲动点,就应该狠狠骂他一顿,大吵一架,再然后,他会抱住他,用尽全力地去抱,告诉他,就算天塌下来了,他也和他一起撑着,有什么好怕的。

   可他已经过了冲动的年纪,三十而立,不再是当年初生牛犊离家出走、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他们可以不在乎世俗的眼光,然而,人活在这个世上,不仅仅是为自己而活,你不能不去在乎你带给至亲之人的伤害。

   在人的一生中,有无数个选择,它们决定了每一个人不同的人生,而现在,黄少天在这一个选择前停滞了脚步,他动摇了,迷惘了,做不出选择。

   叶修想,这肯定不是黄少天的感情不够坚定,甚至狡猾地把难题抛给了自己。他只是在最迷惘的时候找到了心之所在。然而,只有爱情是不够的,它美好温暖,令人沉迷,有时候让人义无反顾,可人生不是小说,它撑不起一个人的生命。

 

   水停了,黄少天僵硬着背脊,不肯回头。

   “少天。”叶修说,隐约带着叹息,心忖当初追哥的时候那么厚脸皮,怎么现在就怂了,还得让他来开口。

    “我们……还是算了吧。”

   黄少天身形凝滞,那一瞬间,铺天盖地的难过让他连呼吸的本能也失却了,眼前忽然模糊了起来。

 

    不对,不是这样的。他想象中的结局不该是这样的。

    他从没想过要放弃,哪怕这份恋情永远无法公布于众,哪怕他们不会得到父母的谅解与祝福。

    可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叶修?

    总是那么聪明,那么善解人意,好人恶人都做齐了,连愧疚的机会都吝色地不给他。



TB不知道有没有C

涉及的某些私设请不要太在意……Orz

评论(71)
热度(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