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国庆叶家做客记42(《国庆,约吗?》后续)

【全部目录】


黎昕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浓浓的睡意被睁开眼时入目的陌生景色与耳边持续不断的噪音趋散。接起电话的时候,黎昕突然想起昨晚是在叶家睡下了。

“喂?”他揉了把脸坐起来,打了个无声的哈欠。

“还睡着呐!黎大少,昨晚又去哪逍遥了?”电话那头大声侃道,黎昕声音微哑,一听就知道没睡醒。

“有事快说。”他并不客气,尤其是面对这些在假期搅扰他好梦的狐朋狗友们。

“其实也没什么,这不是听说唐少国庆回京了么,卫少说昨儿你两碰面了?还玩得不错?稀奇啊!你们那会不是互瞅着不顺眼么,时隔那么多年现在居然能凑到一起去。”

黎昕:“……”

一听如此东歪西拐的铺垫,熟知这位发小尿性的黎昕就暗道不好,不禁在心里骂起多嘴的卫二,只听那边又接着说道:“对了,我还听说你们看着叶家那两少爷了?叶大少真回来了?他现在怎么样啊。”

“怎么,卫二没和你说?”

“是啊,说起这个我就来气!那小子竟然跟我打马虎眼来了,问他居然不说!”

“所以你就跑来问我?我看起来比卫二好说话?”黎昕含着笑问。

那边却大叫起来:“不是吧!我说你们存心的呐!告诉我又会怎样,藏着掖着的不是逼我直接上门骚扰去?!”

“哦?你也知道是骚扰?”黎昕哼哼冷笑两声,亏邵非这小子蹦得出骚扰这词。

“……不是,我的意思是这不是见见老同学么!”

“你去看叶秋不就行了,反正他两长一样。”黎昕不会说只要网上一查叶修的名字就能立刻扒出自他“出国”后的所有事。


邵非算是黎昕的好哥们,两人从小学就玩到了一起,之后也时常有联系。他爹老来得子,家里宠得紧,顶上还有个继承家业的大哥,没生存压力,因此一直活得相当滋润,又由于生活环境相对而言较为“单纯”,性格组成里带了那么点二。

高考前被送去了国外,且留了两年级,原因是他环球旅游去了,毕业前看上了一个哲学系美女,为了追妹子又跑去读了研,虽然专业比较水,妹子追上后也没过多久就分了。当然最重要的是,他曾是拜倒在叶•哥特萝莉•修裙摆下的狂热脑残粉之一,送过情书的那种。


 “这能比啊!”邵非听了很不满,借口不管用,他决定打直球,“好吧,我实话实说,我就是想瞻仰瞻仰咱们初中青葱岁月时期共同的女神,不是什么那些年一起追过的谁谁谁吗?”

黎昕沉默一瞬:“首先,叶修是男的,其次,”他冷笑,“谁他妈跟你共同和一起了?”

“嘿,你别说,当时闹得最凶的不就是你吗?”邵非贱兮兮地说,“那会我还不知世事,没能察觉你那中二壳下一颗渴望靠近咱高岭之花的心,现在回过头想想,有谁能抵抗我们白雪女王睥睨的眼神啊!”

“就你还不知世事!”黎昕嗤道。

“别转移重点啊,我就不先猜你们遮遮掩掩的是几个意思了,反正爷的好奇心已经完全被你们勾起来了。”邵非顾自说道,“前阵子你不是说要弄个同学会么,我看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晚‬吧,其他人我来联系,你就负责把叶家那位大少爷叫来,人不多,太远的也来不及,怎么样?”顿了顿,他又加了把火使了把劲,“别推三阻四的啊,我这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到时候别怪我做了什么碍着你。”

黎昕闻言,把拒绝的话咽回肚子,心思一动,转而换了个口气道:“你这是要好奇心害死猫啊,小非非,你不怕你心目中女神的形象就此坍塌?哦不对,是注定倒了,人我见过,比叶秋差远了。”

“没事,反正我女神是白雪,和他本人其实没什么多大关系。”邵非察觉出黎昕松动的语气,立刻打蛇上棍,“那就这样说定了啊,地点我晚点告诉你,拜~”

不等黎昕回复,那边就挂了电话。黎昕下意识看了一眼手机,‪十点三十六分‬,在别人家做客,这时间已经称得上失礼了,虽然主人家肯定不会介意。

黎昕眉头微锁,对于昨夜居然熬夜刷网感到十分得复杂无言。不过,并不是无意义的,他把叶修十年荣耀的历程扒了个干净,包括围绕他周围的那些人。

黎昕不能确定自己能做到何种地步,但既然已动了心,于他就必然有所行动,至少要做好知己知彼的准备。


下了楼,别墅里空荡荡的,昨天将近人满为患热闹喧嚣的景象仿佛只是幻觉。

“唐雨泽呢?钟伯。”黎昕问道。

“上午就回去了。”管家为他端上午餐,一边说,“修少爷他们一早就出去玩了,黎少爷下午有什么安排吗?”

“谢谢。您知道他们去哪了吗?闲着无事,我去找他们吧。”

“下午应该是在颐和园,我等会给你一份时间表,你也可以与秋少爷联系确认。”

“好的,谢谢钟伯。”

真是贴心。

 

&&&

 

‪众人一路走一路‬嬉笑着爬上了长城,插科打诨不停,回程更是兴致高昂地High起了歌,然而这样的状态持续到只回程的三分之一,之后便渐渐削弱了——肺活量不够用。

此时旭日东升,蜿蜒伟岸的长城之上,碧蓝的天空宽阔得不可思议,所有人都徜徉在金色的阳光下,心胸一时间无比得开阔。

“你在想什么?”孙哲平突然开口问。

张佳乐从唱完歌就很安静,虽然其他人也是如此,但孙哲平却发现了些许不同。

“在想,这样,其实也不错。”

孙哲平瞥他一眼,并不说话。

这家伙爬个长城是感悟了什么人生哲理吗?

“我曾经以为,最可怕就是发现自己竟然喜欢上了那个家伙,没想到还有更可怕的——”

“我也看上叶修了。”孙哲平默契地接口。

“……”张佳乐一噎,过了会叹了口气,“哎,也没错,后来我发现喜欢他的还不止我们两个,”他伸出双手,比了个相框,把前方的叶修连同他身边的人们一起圈进框里,“这个就比较可悲了。”

两个和尚尚且需要抢水喝,三个、四个乃至更多的呢?似乎只能远远观望,止步不前了。

“其实我根本没想过摊牌,反正他肯定不会看上我……”张佳乐又说,渐弱的声音带了点自嘲。

孙哲平依然不说话,沉默地走在搭档身边。

“叶修肯定吓坏了,不过他活该,谁叫他这么没自知之明。”张佳乐说着又笑起来,“但是刚才想想,那家伙还是继续没心没肺吧。”

没心没肺地和大家嬉笑玩闹,没有俗人的烦恼,纯粹而耀眼。

最初喜欢上的,不就是这样一个他吗?

虽然他做梦都想拥抱叶修,触碰叶修,奢望这样总是高高在上的叶修有朝一日能够把他的温柔给予自己。

孙哲平忍不住拍了拍张佳乐的脑袋:“你真是……想太多。”他没有搭档的多愁善感,喜欢就是喜欢,暗恋也罢,明恋也好,并不会因为叶修的态度而改变。

“不想多不行啊,我也就这样安慰安慰自己了。”否则等到真的失恋之时,岂不是天崩地裂,难过到死。

孙哲平无奈地笑了笑,依然没有说什么。这家伙有时候悲观到死,有时候又比谁都坚韧。



TBC

评论(29)
热度(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