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我酒后你乱性(上)

 @花楚酒霖 花楚宝贝生日快乐!!!!!!!!!!!!!!不多说了,你知道我的爱的!!!!!

赶12点我要来不及了就先发(上)了!!!剩下的关键部分我之后补上 !!!

你要的酒后乱!性!!

所以这是老不正经却装正经以及企图压喻苏却反被压的老叶——


【全部目录】

——————————


或许是刚好坐在旁边的缘故,叶修注意到喻文州似乎有些喝醉了。

 

连夹菜都夹了三次才成功。

 

叶修眼睁睁地看他把一颗泡椒塞进嘴里。

 

“——咳咳咳咳咳咳!”玩命咳嗽的时候,喻文州还下意识地捂着嘴,纠结要不要吐出来。

 

叶修拍着他的背,一边递上温水,一边很无语地想着,看他这么坚持不懈地夹,还以为是突然想吃辣的醒醒神,没想到不光手残,醉了酒连眼睛都残了。

 

今天日子特殊,往日忌酒的年轻人们都敞开了怀喝,你敬我我敬你,甚至划起了拳,天南地北的规则不尽相同,花样也是五花八门。身为国家队队长的喻文州自然不能例外,几巡下来,胃里已被灌进了不少酒精。

 

叶修是其中唯一幸免之人,以这家伙一杯倒的渣渣酒量——还是啤酒,众人完全不屑于来灌他,又不会发酒疯,睡着了还得扛回去,吃力不讨好。

 

喻文州最终还是把那颗辣到喉咙的泡椒给咽了下去,然而这似乎并没有挽回他的风度,通红的眼睛与泛着泪花的眼角就是最好的证明。

 

不过除了叶修,现在场上的人,也少有人会注意到就是了。

 

……除了叶修。

 

应该是无聊吧,至少叶修是这么认为的,自他用雪碧意思意思敬完酒后,便一直坐在位子上,扒拉着菜看其他人high,先前还会和苏沐橙唠嗑,眼下姑娘们已经拿着麦克风当麦霸去了——包厢置有卡拉OK设备。

 

喻文州喝了大半杯水,又深深呼了口气,才勉强压下那股子直冲鼻腔的火辣之感,往日神思清明的脑袋此刻昏胀得紧,但总算是略显迟钝地意识到他刚刚到底干了什么蠢事,他伸手解开了衬衫上方的一颗纽扣,仿佛这样就能获得更多的新鲜空气以驱散酒精带来的负面影响。

 

修长的手指搁置在脆弱的颈项处,简单的转侧后,纽扣便与锁眼剥离开来,领子被往两边轻轻按压,下颌扬起些许优美的弧度,延伸出白皙的肌理还有若隐若现的锁骨,视线却是低垂,睫毛扇动着,隐隐透露出一股……

 

叶修冷不丁地回过神,飞快地眨了眨眼,想自己是不是有病,只是随便的那么一瞥而已,随便的,怎么能延伸出那么多的形容词,明明他初中都没毕业好吧,莫不是老魏肚子里的大肠杆菌入侵到他脑子里来了?

 

喻文州把杯子搁到了桌子上的时候,想起了什么,突然看向叶修——

 

眼若秋水,眼波流转。

 

“……”叶修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

 

“谢谢。”喻文州说,声音微哑,“前辈。”

 

好吧,叶修长舒了口气,既然理性思维暂停工作,只有感性思维在运作,他得承认,此刻的喻文州,真……他娘的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色气!

 

色气,多么突兀的字眼,与这里格格不入,与喻文州格格不入,对生活中只专注荣耀的叶修而言更是不合常理的存在,可它就是这么突兀地出现在他的大脑里,出现在喻文州的身上。

 

“……叶修?”喻文州身子倾过来,靠近叶修,两个人的脸相距极近,放在平常就是个使人尴尬戒备的距离,不过眼下叶修神思恍惚,而喻文州眼底生惑,似是在探究叶修的异状。

 

“嗯?”

 

“你怎么了?”喻文州轻声问,含着酒气的热气喷到叶修的脸上。

 

没怎么,只是忽然想亲你而已。叶修垂眼盯着近在咫尺的嘴唇,面上一派高深莫测的淡然。

 

不过这个场合好像不太适合。

 

……那就换一个合适的吧。

 

这么想着,叶修开口说,“你喝醉了。”

 

“嗯……是有点。”

 

“要回去休息吗?”叶修问。

 

喻文州侧首看了一眼狼籍而混乱的包厢,又转回去,“前辈送我吗?”

 

叶修的回答是伸手扶上了喻文州的肩膀,“走吧。”

 

……

 

出了包厢,把喧嚣抛在门后,两人坐上电梯,又踩着厚厚的地毯来到酒店房门前。

 

两人自集训起就一直住一个房间,此刻就算有人看到他俩搀扶着刷卡开门进去,也不会引发任何奇怪的联想。

 

叶修虽然有过奇怪的联想,可是他不准备付诸于行动,没错,想归想,但呼吸了这么一路的新鲜空气,他已经冷静下来,趁人之危是不对的。果然是包厢里充斥着太多酒精了,就算没喝,脑子也浸透了。

 

……顶多趁他家队长醉酒睡着后,偷亲一下下。

 

毕竟机会难得嘛。

 

鉴于兴欣那几个,叶修很有照顾醉鬼的经验,他把走路都是飘的国家队队长安放到床上,正要起身拿他的睡衣顺便去盥洗室弄条毛巾时,喻文州忽然长臂一伸,勾着叶修的脖子将他按向自己。

 

叶修不受控制地、准确无比地扑到了喻文州的身上。

 

“…………”

 

两人胸膛贴着胸膛,隔着两件薄薄的衣服,叶修几乎能感受到双方体表的温度与不知怎的跳得都很快的心跳,他沉默了会,随即双手撑床想起来,喻文州却不知怎得,紧紧搂着他不放了。

 

虽然略暗爽,但这家伙现在肯定不知道自己干什么。

 

“文州你放——”

 

“你硬了,叶修。”喻文州冷不丁地说。

 

“…………”这就很尴尬了。



TBC

评论(27)
热度(7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