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查无此人(下)【完整版】

【全部目录】

 

 

—07—

“小周?小周?”

……好像有人在叫他?周泽楷缓慢地眨了眨眼,看向声源处。

江波涛不知怎的,硬是从这个简单的动作中体会出一种茫然到寂寥的味道来。

……这是怎么了?

“你怎么了?”江波涛担忧地望着他。

周泽楷沉默了会,低低说:“……有点冷。”

潜入骨缝的冷,沾上了就甩不掉,一点点侵入皮肤、血肉,深入骨髓。

可明明,他早已没了肉身。

“冷?”又不是烈日当头,怎么会冷?江波涛直觉认为和刚刚那个与周泽楷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类有关,但瞅着眼前青年失魂落魄的模样,他觉得现在似乎问什么都不适合。

正迟疑间,有人踩着雨声走近,起初江波涛并未在意,直至那人在他们身边停下脚步。

“怎么过来了?”叶修把黑伞撑在三人头顶。

周泽楷没有回答,他忽然后退一步,行至伞外。

江波涛愣了愣,很快就意识到眼前这个男人应该就是与周泽楷行了冥婚之人。

所以刚才……如果周泽楷有兄弟,这是脚踏两只船,企图坐享齐人之福?江波涛瞬间脑补了一场狗血大戏。

“小周?”叶修向前迈了步,换来的却是对方又一次后退,他无奈停驻,像是在看一个闹脾气的孩子。

江波涛立刻就发觉这男人道行有点高,一般人hold不住,小周在他面前显得尤为青涩……天时占优,江波涛忍不住探了探男人的深浅,雨滴却无法入侵黑伞笼罩的范围分毫。

……不对,这种感觉,简直可以媲美那些老妖怪了,究竟是何方神圣?为什么会找上小周?有什么目的?他不禁阴谋论起来。

周泽楷知道不该如此,可刚刚那一幕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宛如藤蔓般根根扎进心底。这几个月内发生的所有不停地在眼前浮现,往日那些不自觉让人柔和眼眉的画面却在最后看到的那幕下显得苍白无力起来。

叶修的确对他很好,也从未排斥过他的亲近,然而细细探究就会发现叶修从没主动表态过什么,那些所谓的吻以至于其他任何接触行为的出发点都是为了保证他能在阳界生存下去。

叶修究竟为何会出现,他的来历身份周泽楷都无法确认,他所知的一切皆来自叶修,但是,那些都是真的吗?叶修说过会帮他,可是为什么那么久一点进展都没有?他真的是在帮助自己而不是在帮另一个自己?如果那一个自己才是真的周泽楷,那他是什么?拥有“周泽楷”记忆的一个不明存在?他原以为被人夺走的一切是不是本就不属于自己?

一滴冰凉的雨水忽然落在额头,灵台一震,回过神时,周泽楷意识到他居然在质疑自身的存在。

“怎么了这是?”叶修的神情变得有些严肃,怎的短短时间内就有怨气入魂变成恶鬼的趋向,周泽楷青白的脸上隐隐浮现似皮肤皲裂的血色纹路。

“为什么?”周泽楷想问个明白,哪怕真相再残酷也好过现在浑浑噩噩的美梦一般的状态,虚假的一切,即便再美好,属于人的劣根也想追寻真实的那一面,可出口的却是,“……要给他撑伞?”

“下雨了没带伞,送到车站而已。”叶修飞快地解释完,然后朝周泽楷伸出手,“过来,跟我回家。”

家?

什么时候对别人的地盘有了这种温暖的概念了?

跟不知道何时就能完全接纳一个从未出现在生命中的人一样,想不通透的事情让青年失去常态,不是不信任对方,只是不相信自己,如无根的浮萍缺了赖以生存的根基,可本身不外露的性格却使得他本能地将阴郁面压抑在心里。周泽楷并不希望他与叶修在一起的这段时间,仅仅是对方构建的一个虚拟又美好的梦境。

周泽楷没有动,而是挪了挪脚后跟,缓缓向后退去:“我……”

叶修脸色愈沉,手上却雷厉风行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物什,黑伞一抖,眨眼间便变了模样,伞锋尖锐,伞骨皆由森森白骨铸成,这是一柄光看外表就令人胆寒的锋锐武器。

“封、收!”叶修斥道,低声说出两字真言,周泽楷眼前一黑,消失在他手中。

“你……”江波涛看得目瞪口呆,“这、这是……千机伞?!”

不是江波涛见过这把伞,而是这把伞的名气太大,虽然它的名气大多是以累累白骨堆积起来的。而且这特征十分明显,除了那个人也没人会以伞为武器,或者说见到用伞的人就会联想到那个人,这几乎成了一个象征。

“你是……君莫笑前辈?”

“江波涛是吧。”叶修瞥他一眼,“名字不错。”

江波涛:“……”

相传会有这个称呼是因为敢嘲笑他的敌人都灰飞烟灭了……还以为是个凶神恶煞的可怕人物,不过江波涛更清楚人不可貌相,所以他把小周怎么样了?!

“小周他……”

“没事,有点误会。”叶修把死玉放回口袋,千机伞又变回先前那貌不惊人的样子,“我要回去了……”他停下脚步,略显苦恼地皱起眉,“对象要是生气了,该怎么弄?”

“……”江波涛眨眨眼,“呃……哄哄吧……好好哄。”

 

—08—

好好哄是怎么哄……

带着这个疑问,叶修回到家。想了会儿,他来到卧室,布了个阵,不光能限制周泽楷行动也隔绝了天地灵气,最后他关上门,把被拘禁的周泽楷放了出来。

“想问什么就问吧,我有问必答。”叶修在床上坐下来,将主动权交给对方。

他认为自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误会么,关键是要解开,因而他的计划是先放低姿态,好好解释……虽然他其实有点不能理解为什么周泽楷会有那么大的怨气,即使死灵更易受邪气入侵。

叶修并未意识到自己所谓的放低姿态在周泽楷眼里完全是一副审问的高冷样,被猝不及防按倒在床上时,他还想着这是气到要家暴了?将自己逗乐之前,周泽楷已咬了上来。

 

车被丝袜爸爸藏了起来,但是又被窝放了出来!哈哈哈

不老歌

微博

 


手臂被扳开后,周泽楷的脸庞印入眼中。

“叶修。”他低声念着自己的名字,吐字清晰缓慢,脆弱又执拗,苍凉又热烈,这些截然相反的东西像是粘稠的血液,同时从这两个音节中汩汩流出。

叶修发现他的眼睛其实从未掺杂过其他别的颜色,干净纯粹,叙说着他的喜怒哀乐,单看他人能否读懂。这一刻,叶修读懂了。

叶修仰起头,亲了亲周泽楷的嘴角,柔声道:“你在害怕什么?我记着呢,说过要娶你的,这不做到了吗?周周。”

周泽楷一震,眼底霎时划过万千思绪,脑中不由自主地浮现一个画面,那是一个男孩,牵着一个更幼小的“女孩”。男孩抱着“女孩”在公园椅上坐下,年纪小小脸上却挂着不符年龄的玩世不恭的笑。

“周周啊,我要搬走了,不过你那么可爱又漂亮,我舍不得你,你要不要和哥一起走啊?”

“女孩”想了想,认真地点点头,细声道:“好。”

“……”男孩愣了愣,好笑地搂住“女孩”,亲亲“她”的脸蛋,“好吧,那你记着了,等你长大了我就来娶你,带你走。”

只不过一句幼时邻居玩伴间的玩笑之语,一人说过了便抛到了脑后,却被另一人一直一直念着记着。

 

—09—

车又被丝袜爸爸藏了起来,但是又被窝放了出来!嘻嘻嘻

不老歌

微博

 

—10—

自那之后周叶夫夫又恢复了蜜里调油的状态,叶修用自己的肉体身体力行哄好了周泽楷,并使他俩的关系更加亲密无间。

叶修带着周泽楷再次来到实验室时,受到了魏琛毫不留情的揶揄嘲笑。

“行不行啊老叶,亏我还替你找来狐族珍藏的双修之法,你居然被个小鬼采补了,说出去还不被人笑掉大牙?张新杰这红线牵得好啊,老夫必须要给他投个好评。哈哈哈哈哈!”

“我看谁敢笑?老魏你等着,我现在屁股痛着,等好了你就被千机伞戳到开花吧!”

“哎哟卧槽!老叶是不是脑子坏掉了你屁股还痛着这回事干嘛和我说哈哈哈哈哈哈是不是以后谁笑你你就去爆谁菊花哈哈哈哈……”

周泽楷在旁听着两人的插科打诨,并不在意,反而有种微妙的甜蜜感,他也算知道了,叶修最近之所以会那么高频率地来实验室都是为了他。

 

周泽楷的修炼进度堪称神速,说是一日千里也不为过。考虑到其适合远程的资质,叶修没有为他制作弓箭,那个训练周期太长,而是选择了两把手枪,材质极品,名为荒火与碎霜,与时俱进,来自现代的产物。

夫夫俩的日常就从上课、接业务、亲热外又多了个打架,有叶修这个老师,他想不进步都难。偶尔他也会与叶修之外的存在打架,他渐渐体会到叶修的实力有多深不可测,亦渐渐深入了解他的过去。

那已然是另一个跌宕起伏的故事。

另一个周泽楷知道他的存在,他们从未谋过面,那个周泽楷看不到他,他也不想与之有过多的接触。然而了解事情的始末后,他不再排斥自己的身体被之占据的事实,对于父母而言,那个周泽楷也确实是自己。

 

就这么过了两年,或许这纯粹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周泽楷身边不知不觉聚集了一些追随者,他有了自己的活动圈子,叶修毕竟还是阳世之人,他想要真正地出现在普通人的视线里,还需要较长的时间来沉淀积累。

有一天,江波涛突然急匆匆地跑来告诉他:“小周!你死了!”

“……是啊。”周泽楷茫然地说。

“不是,我说那个你死了!”趁周泽楷反应之时,他飞快地补充,“不过方明华已经把你的尸体给藏起来了!你快点去附身!”

“……怎么死的?”

“管他怎么死的,现在那是个空壳,估计他已经回去了!”

 

 

 

FIN

   

 

=3=

顺便再放个《国庆》的预售地址~~\(≧▽≦)/~点我

评论(9)
热度(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