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It ain't no rumor(下)

我是我老婆的代发君w

周叶纯撒糖~其它番外还在酝酿中,不管怎样,结局肯定是甜的!

顺手丢个预售链接~点我

【全部目录】

——————

今年S市的冬天罕见地飘起了雪,人们惊喜地抬头望向灰蒙蒙的天空,正逢圣诞元旦期间,这雪一下,便愈发有了节日的气氛。大街小巷似乎全城的情侣都跑了出来,甜甜蜜蜜花式虐狗,若是想去稍有情调的餐厅,都得提前预约。

所幸天气的变化并没能引起气象局的预警,从B市飞往S市的飞机还是准点抵达了。

叶修拎着简单的行李,半张脸埋在围巾中,顺着客流往外走。

到达口站满了接机的人,叶修低着头自顾走着,一边从羽绒口袋里掏出手机,正编辑着,他突然顿住,扭头,惊讶的视线从有些偏长的刘海下射出,落到了不知何时走在自己身边的人。

帽子,眼镜,口罩,围巾,全副武装,愣是看不到对方脸上一丁点的肌肤。

“不是叫你在停车场等吗?”叶修说,声音闷在围巾里像极了在抱怨。

真是静悄悄,不出声地就靠了过来,唬人一跳。

“无聊看看。”那人也闷着声解释了句,“不会被发现。”

叶修想怎么不会被发现,有些眼光犀利的看背影就能认出来,比如他……这一点都不夸张,近两年这家伙人气直线上涨,上一次他就被粉丝认了出来,两人差点被围堵,虽然主要是那时候他只带了顶鸭舌帽的缘故,所以这次叶修就干脆叫他不要出来接人了。

“怎么不会?你这装扮就差去打劫银行了。”

周泽楷没有在意叶修的调侃,他倒不觉得全是自己原因,对比虽然会口花花说些玩笑话但其实并不关心某方面消息的叶修,周泽楷很清楚自己与他在网上流言四起的绯闻——尽管那并不是绯闻,有很大程度上,粉丝是看见自己与叶修同框在机场现身才会那么轰动。

但无论如何,这并不能阻止周泽楷想要第一时间看到叶修的想法。

“刘海长了。”墨镜下的目光始终追随在将近四个月未见的恋人身上。

“嗯。”叶修拨了拨头发,“回头帮我修修。”

“好。”

两人来到停车场,刚关上门,周泽楷就把所有遮住脸的装备脱了下来,叶修也松了松围巾。

光线很暗,没人会注意车内发生了什么,因此也用不着刻意克制自己。

叶修探身,勾了周泽楷的脖子过来,在他唇上亲了口,低声问道:“宝贝,想我不?”

周泽楷只低低应了声,就搂住叶修,薄唇覆上去,舌头没有阻碍地长驱直入,细细密密地攫取思念了一百一十二天的味道。

叶修与他纠缠了会,才伸手推了推紧扣自己几乎要把他拖到驾驶座去的人,于缝隙间艰难地说道:“先开车……回去再……嗯?饿了……”

周泽楷闻言,听话地没有继续,又吮了吮叶修湿润柔软的唇瓣,就放开了他。

叶修坐回去擦了擦嘴,一边系上安全带,周泽楷则发动了车。

车子安静地驶上高架,或许是太安静了,周泽楷忍不住瞥向坐在右边的人:“看什么?”

“你啊。”叶修泰然答道,并不移开视线。

不论从哪个角度看,在相貌上得天独厚的男人都是赏心悦目的,而随着年龄渐长,褪去属于青年人的青涩与不成熟后,恍若大浪淘沙,在他身上沉淀的是愈来愈难以让人转移视线的独特而迷人的气质,周泽楷的性格组成里依然有着腼腆的部分,可融合了他骨子里强势的一面,兼之素来的沉默寡言,如今即使他全副武装的站在人群里,也能轻易惹来旁人的注视。

简而言之,本来就长了张明星脸,现在就更具备了明星气场。

联盟的包装固然不错,周泽楷自身的资质却必不可少,抛却那些天花乱坠的吹捧,他本人就是个移动的迷惑剂,往往散发着成吨的荷尔蒙而不自知。

叶修漫不经心地看向窗外,商场上的巨幅广告一闪而过,大帷幕上英俊的男人却在转瞬间就印入心中。

“你今年接的广告好像要比往常多啊。”叶修忽然说。

“嗯。”周泽楷怔了怔,很快应道,“不影响。”

拍广告接采访都花不了多少时间,但量确实比去年多,质也有了飞跃性的提高。周泽楷着实体会到了“普通网红”和“现实明星”的差距,至少以往走在路上还不用过多伪装,这令他有些苦恼,奈何那些都是签在合同里的“工作内容”。

联盟和俱乐部则对此喜闻乐见,不提赚的钱,荣耀的新玩家增长指数起码比去年高了好几个百分点,这就是明星效应。

“以后打算走这条路吗?”叶修又问。

周泽楷又是一愣,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哪条路,摇头道:“没考虑过。”

“那就好好考虑吧。”

周泽楷张了张嘴,想说没考虑的意思就是他不打算走那条路,毕竟现在已经够地下党了,这要是去当明星岂不是更没有自由?而且……

“不回家?”叶修发现走的不是熟悉的路。

周泽楷说:“先去吃饭。”

现在吃饭要紧,至于其它,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叶修没有多想,圣诞节他们没有相聚,今天他应该是想补上吧,正好,吃完饭自己可以送上迟来的礼物。

叶修计划得很好,可抵达目的地的时候,他却开始迟疑起来。

“这里……”等周泽楷把车开进一个小区并且停好车后,叶修才疑惑地发问,怎么都不像是为了停车而进来。

“我爸妈住这。”周泽楷解释说。

叶修:“……”

“……所以?”叶修的表情略显空白,语气十分地不确认。

住这?他是路过来拿东西的?该不会是来吃饭吧?难道他跟他爸妈说了有朋友来?

“我出柜了。”周泽楷平淡的口气仿佛完全不觉得自己的话有多惊天动地。

“……啊?”

“他们这次就想见见你。”

叶修:“……”

“先下去吧。”周泽楷说着就想开门。

“等等!!”叶修抓住他,脑子被周泽楷轻描淡写的话砸得七荤八素,神色也有点抓狂,“你说什么?!出柜了?!和你爸妈?!什么时候的事?!”一连串的问题丢了出去。

周泽楷想了想,不确认道:“半年前?”

叶修:“…………………”

“你怎么……”叶修惊得简直不敢相信,“你怎么都不告诉我?!”

周泽楷则又是轻描淡写地说:“现在说了。”

“……”叶修一噎,手痒地想敲他,忍住了,“那他们……”

“不同意就不会带你回来。”周泽楷突然笑了笑,亲昵地捏捏叶修的脸,“该见公婆了,前辈。”

叶修:“…………”

周泽楷不声不响地放了颗TNT炸弹,叶修浑浑噩噩地下车,关上车门后,他不知怎的想到了一件事,这件事太重要,以至于他脱口就叫道:“我什么都没带!”

周泽楷打开后车厢取出几袋礼品,叶修一看立刻就无言以对了。

“别担心,买了。”

叶修黑线:“……你还真是准备充分啊。”

“嗯。”

叶修见他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死相,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道:“我可没准备好!”

周泽楷一顿,眼瞅瞅绷着脸像是在生气的叶修,将礼品放到地上,上前一把抱住他。

“想你……叶修。”周泽楷小声说道,还蹭了蹭他的脸,即使可以每天通电话或者视频聊天,但长时间的异地恋依然让他产生了不安定感,这不仅仅是来自家庭的压力,还有对自身的不自信,至今为止他仍对叶修选择自己感到不可思议,就像是做梦一样,不免患得患失,何况想撬墙角的人大有人在。

而这一次带叶修去见父母是想向他说明自己的决心,这本来也应是理所当然顺理成章的事。

“又撒娇……”叶修嘀咕,拍拍他的后脑勺,心里很是没折地叹了口气,“跟我说说叔叔阿姨的事吧。”

 

向周泽楷临时抱佛脚不是一件靠谱的事,临到门前叶修也只从他那抠出一句八字真言:“正常发挥,很好交流”,惹得叶修又手痒地想敲他,他也确实给了周泽楷一个栗子吃,正常什么啊正常!半点预防针都不打,上来就开地狱级副本,还不给他刷增益buff!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提前一个月准备,遇到这种事情无论是谁到最后也依然会紧张。

叶修看着周泽楷按下门铃,面上看不出半点紧张之色。

“不是有钥匙吗?”门铃响了三声,周妈妈就开了门,嘴里念着吴侬软语,“怎么还按门铃?”

“下次用。”周泽楷也用方言回道。这次是拜访,得正式些。

“刚在说你们也该到了。”周妈妈说着话,目光不由自主地投在叶修身上,她不动声色地打量片刻,便笑道,“叶修是吧,欢迎欢迎。”

“阿姨好。”

“哎,拖鞋换这双。”她客气地说。

“好,这是送给您和叔叔的。”叶修递上见面礼。

“不是和小泽说了不用带了吗?”周妈妈嗔道,却没有拒绝叶修递来的东西,“你们先坐会,他爸还在里面烧菜,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和叶家相反,在周家,厨房似乎归周爸爸所掌管。

叶修跟着周泽楷在沙发上坐下,还没松口气,周妈妈就端了盘洗干净的草莓过来:“先吃些水果。”

周泽楷问周妈妈,叶修在南方待了多年,还是能听懂一些方言的,他是在问还需要多少时间,周妈妈回答一刻多钟,周泽楷就说带叶修去房间看看,等可以吃了再叫他们,说着就把他拉了起来。

叶修:“……”

 

叶修走进周泽楷的卧室,望了一圈,和整套房的装修一样,都是欧式简约风,简单干净而时尚,他转身正想说话,关了门的周泽楷上前抱住他,将他摁倒在了床上。

“喂——”

周泽楷把叶修压在身下,在他脸上亲了又亲,直到叶修推开他的脑袋:“别闹,快起来。”也不看看这是哪。

周泽楷却紧紧搂着他,脸埋在他的颈项处,叶修内心固然紧张,但他才是那个真正忐忑不安的人,即使两人已经交往了不短的时间,相聚的时间却少得可怜,叶修忙,他也无法抛下战队经常去找他。

这次没有提前告诉叶修也是怕他会找借口推托,毕竟见家长的意义是不同的,而叶修从未向他作出任何承诺,当初答应他的追求亦是以“先试试”为前提,所以周泽楷心底深处总有种有朝一日会被分手的隐忧。

“怎么了你?”叶修问,把手指插入他的黑发里,轻轻按着他的头皮。

“没。”周泽楷嗅着叶修身上独有的气息,“高兴。”不论叶修是不是碍于面子没有拒绝,他总归是是跟自己上来了。

“没有就快起来。”叶修又推了推他。

周泽楷顺势坐起来,叶修也爬起来坐到他旁边。

“感觉如何?”周泽楷问道。

叶修斜他一眼:“没什么感觉。”第一次见面打个招呼的时间能有什么感觉呢?双方都很客气,虽然似乎因为彼此的关系而有些拘谨,但叶修也没发现对方有任何的排斥,看来的确做好了疏通工作。

“你爸妈很开明啊。”半年就搞定了。

“嗯。”周泽楷没说若不是他们四个月没见,他两个月就搞定了。

他的爸妈确实都很开明,两人早年在国外留学时相识相恋,回国结婚后也依然维持着偏向西方式的小资生活,时不时地就会丢下儿子出去旅游,过二人生活。

当初周泽楷主动放弃高等学府的录取通知书转而去打游戏,他们也只是认真找他谈了谈,确认他是认真的想清楚的就不再阻止。如今周泽楷向他们坦言出柜,他们虽然很惊讶,却并无多少厌恶反感,老实说周妈妈就曾怀疑过自家儿子是不是不喜欢女孩子,毕竟他长那么帅却没有女朋友不科学。

在他们看来,只需保证子女不走上犯罪危害他人与社会的道路,在成年后,孩子究竟想怎么过日子、和谁过日子都是他们自己的事,只要对自己的人生负责,当然必要的时候,他们也会中肯地提出自己的建议。

叶修听后许久没有说话,这果然是正常发挥就可以过关的难度。“哎,”他幽幽叹了口气,“突然有点羡慕你……”

周泽楷知道叶修叹的是什么,只是他们的家庭背景差太多,他也没有需要继承的家业,父母都是打工仔,自然不用承担家族责任。

“我的就是你的。”他这么说道。

叶修忍不住失笑,洋装斥道:“废话!”

……

晚餐的气氛称得上轻松,周妈妈温柔婉约,周爸爸风趣儒雅,交谈起来倒更像是同辈人,叶修在餐桌上展现了他极好的家教与修养,等吃完饭,双方最初的些许拘谨都消失了。

两位长辈都对两个年轻人的关系不置一词,直到临走前,周爸爸才叫过儿子说了句:“是个好孩子,好好待人家。”

“谢谢爸。”

“谢我做什么,我不说难道你就不对媳妇好了吗……是媳妇吧?”

“……”周泽楷并不想回答,但为了避免造成误会,他沉默一瞬,还是应道,“……嗯。”

周爸爸拍拍儿子肩膀:“这才是阿拉S市男人。”

周泽楷:“……”

 

周泽楷自己的住处离轮回不远,离父母家也不是很远,开车过去半小时。小两口好久不见,周爸周妈心照不宣地没有提留宿的事,两人吃了饭就出来了。

刚进门还没换鞋,周泽楷就迫不及待地把叶修往门上推,门“砰”地一声被撞上,叶修的背也抵在了门板上。

(啦啦啦拉灯了!和谐内容本子见!)

翌日醒来时已过是中午,叶修一动就觉得腰与腿根处酸痛不止,隐秘处倒有丝清凉之意,看样子是涂过药了。

他伸手往身后搂着自己睡觉的人身上狠狠掐了把。

“……痛……”周泽楷僵了僵,睡意朦胧地睁开眼,把叶修揪住自个皮肉的手指包拢住,然后挪开。

“你也知道痛啊。”叶修凉凉地说,嗓音比昨天要沙哑地多。

周泽楷只当没听到,抱着叶修不停地蹭,享受初醒时的美好时光。

“我饿了,还想喝水。”叶修捅了捅周泽楷,“快点。”

周泽楷半撑起身拿过床头柜上还保温的水给他他,等叶修喝完,他又抱着叶修躺回去,拿过手机点外卖。

“想吃什么?”

“你说呢?”

周泽楷自动过滤叶修冷嘲热讽的语气,失落道:“哎,暂时只能喝粥了。”

叶修若是因为做爱而导致喝粥,他得跟着喝,否则……

叶修又掐了他一把。

周泽楷迅速点完外卖,接着丢掉手机做势去咬叶修的脖子。

“你敢咬?”

“……不咬,磨牙。”他张嘴在叶修脖子上磨了磨。

叶修:“……”

“你今天不去战队?”在暖和舒适的被窝里闹了会,叶修想起来问。

周泽楷说:“陪你。”

叶修算了算时间,职业联赛刚结束第十五轮比赛,轮回自然毫无悬念地赢了,下一场已排到了元旦假期之后,这期间还有全明星,确实不用着急。

“我的外套呢?”

周泽楷一愣:“还在外面。”事实上昨天叶修被扒掉的衣服都还在玄关那丢着。

“元旦没安排吧?”叶修又问。

“嗯,没。”周泽楷觉得要是叶修让他陪刷元旦活动,他肯定是会无视轮回会长的眼泪陪媳妇的。

叶修却说:“那跟我出去一趟吧。”

周泽楷眨了眨眼:“旅游?”二人世界?好呀好呀。

“算是吧……”

周泽楷忽然想起前阵子叶修要他寄护照还有一些资料,那时他有问过,叶修只说他有用,他就没再管了,难道是拿去签证了?

“去国外?”

“对……”叶修搬过周泽楷的左手玩,“虽然在国内并不生效,但等到国内通过同性恋婚姻法不知道得等到猴年马月,不管怎么样,那都是一个证明,至少我能对别人说我结婚了……”

周泽楷:“……”

等等……前辈在说什么?结婚?和谁?

叶修偏首看向已经呆住的某人:“怎么样,愿意和我去荷兰吗?”顿了顿,又道,“时间可能有点紧,领完证就得回来了,毕竟你还要来参加全明星么。”

周泽楷顶着一头凌乱的头发,即使依然帅得无死角,表情却傻到不能再傻了,比当初叶修答应交往时还有过之无不及,至少就时长而言他已经破纪录了。

叶修只看了一会,就撇了撇嘴,丢掉了他的手:“同意的话就去把我的外套拿过来吧,护照机票还有……还有戒指都在里面。”

周泽楷:“……”

周泽楷几乎滚着下了床,冲出房门时还踉跄了下差点摔倒,叶修在后面喊:“急什么啊!东西又不会跑。”

能不急么!周泽楷简直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昨天他还怕吓着叶修,今天他就不甘寂寞地报复回来,对了,昨晚叶修想说的该不会就是这件事吧?

……他为什么要阻止啊!!前辈的求婚就这样轻描淡写拐弯抹角地在床上说完了!戒指还要自己去拿!!

周泽楷拎起冷落了一晚上的外套,抖了抖并不存在的灰尘,之后他再次回到卧室,取出了口袋里的东西,也亏得口袋大,塞得下这些东西,只是机票还是折了,周泽楷小心地摊平。

“行了,能用就行。”叶修满不在乎地说,拿过一个盒子打开,取出里面两枚串着银链的戒指,辨别了下,把其中一枚抛给周泽楷,“戒指就先挂脖子上吧。”

很普通的银戒,只是在内圈刻了对方名字的拼音缩写。

周泽楷下意识地接住戒指,戴上,时不时看看戒指,看看护照,再看看机票,几次三番后,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似的,他的眼眶,渐渐的,渐渐的,红了。

“喂喂……”叶修看得黑线。

周泽楷低头把床上的东西都收了起来,锁进抽屉,“我去洗漱。”说着就进了盥洗室。

叶修等了十五分钟,直到门铃响了,他才提起嗓子喊:“出来!拿外卖!”

周泽楷又匆匆出去了,叶修则拿过遥控打开窗帘。

下了一整夜雪的城市少了几分喧嚣,多了几分空灵,银装素裹,满披银霜。

窗外的景色美丽而震撼,屋内的人却让人暖心,载满幸福。

 

END


评论(14)
热度(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