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无疾而终(上)

《国庆叶家做客记》黄叶分结局

预售进行中,推迟到月底了~地址:点我~

【全部目录】

————


“叮——”
电梯门打开,叶修垂首从里走了出来,身形因头昏脑胀而显得不那么稳当。
加班加点地忙活了一个礼拜,他恨不得立刻倒在床上睡得昏天暗地,所幸接下来他会有一个短暂的假期,可以好好休息,也可以……
由于始终低着头,叶修未曾注意走廊上的异样,他走到单元门前,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门正要进去,突然一股大力从后而来,他被人猝不及防地推入室内。
门“啪”地被甩上,钥匙也因变故掉落在地上,叶修不由自主地撞在门口的木质鞋架上,只觉头晕目眩,惊得根本来不及反应。
有人从身后箍住他,用力到几乎要将他刻进自己的骨血里,灼热而带有酒气的气息极其具有侵略性地喷洒在耳边,呼吸沉重。
“叶修……”不速之客哑声说道。
叶修的身体一下子变得僵硬了。

&&&

得知叶修要订婚的时候,苏沐橙五味陈杂之余,首先想到的却是一个毫无相干的人。
那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就是不知G市的天气如何,苏沐橙下意识地用手机查了查。
阴雨天。
真糟糕。她想。在叶修狠心又绝情地拒绝了所有追求者后,这仅剩的勇士似乎也要被大魔王的大招给彻底秒了。
为什么会觉得糟糕呢?苏沐橙咬了咬唇,心里莫名有些发慌。
大抵作为一个旁观者,她所期望的结局始终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即使她热爱剧中各种各样的狗血,现实中她却希望一切顺遂,即使她至今也不能确认他们是不是一对有情人,但念及过去种种,她很难去相信叶修真的会选择一个相敬如宾的妻子。
苏沐橙见过那个女人,也目睹过叶修与其相处的情景,真真正正的大家闺秀,温柔娴静,与他们仿佛两个世界的人,可叶修对她很照顾,即便没有爱情,苏沐橙也能想象未来两人举案齐眉的平凡日子。
她说不出哪里不好,比起另一条荆棘丛生的道路,这将是一个人人羡艳的结局。
然而……
犹豫再三,苏沐橙还是起身走出了安静的训练室,拨出了黄少天的号码。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被接起。
“喂?苏沐橙?有事吗?”
声音听起来似乎没什么问题,但……
“喂?在吗?我这还在训练呢,要没急事我晚点再回你。”
是训练的缘故才听起来如此……平静?
鉴于与黄少天次数不多的通话经验,苏沐橙不那么确定地揣测着,企图隔着无形的电波想象那方的情景。
不把自己说到缺氧的黄少天真有点不太习惯。
“是我,那个,黄少你听说叶修要……”
临到头,苏沐橙却突然哑口了,真糟糕,她又一次地想到,可这件事必须告诉他,而且尽早地告诉他。
“订婚吗?”黄少天却在电话那头忽然说道,语气依然平静无波,“他跟我说了。”
“呃……”
他?叶修?没有第一时间通知自己却先告诉了黄少天?
“……什么时候?”
“昨天。”
“……”
苏沐橙不知说什么好,叶修这是下了决定后就迫不及待地祭了杀招吗 ?虽说快刀斩乱麻,但真正能做到的必定是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的人,恋人做不成做朋友?别闹了,照这情形,就连以后相见都是难事,于黄少天是痛苦,于叶修亦是心绪难平。
“你……还好吗?”最终苏沐橙模棱两可又小心翼翼地安慰道。不论看起来再正常,此刻的正常才是最不正常。在那平静之下的是什么?愤怒?不甘?伤心?灰心丧气?
黄少天却不说话了,沉默起来,就在苏沐橙想着是不是应该放其一个人呆会儿时,毕竟对方已经知晓实情,他又开口了。
“苏沐橙。”黄少天念着苏沐橙的名字,仍是平静到令人心惊的口气让她下意识屏住了呼吸,去安静地听。
“我喜欢他快十年了,”他平淡得就像是在叙述其他人的事,“有七年是在暗恋,虽然最初我并没有意识到,但这不妨碍我花了这七年时间去接近他。”
七年……原来刚出道就掉坑里去了啊,这不仅仅摔得狠,他肯定也不愿爬出来,最后越陷越深……
“其实我知道他不是没有感觉的,如果没有,你也不会和我打这个电话。”
苏沐橙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可说什么呢?她也感觉到叶修内心的踟蹰?那又怎样?叶修已经做出了选择。
“只不过这份感觉不足以去交换父母的期望以及一个有妻有儿的正常家庭。”黄少天冷静地说,片刻后,他复又开口,语调却不复先前那般平淡,仿佛面具裂了一条缝隙,从里透露出了一丝难以隐藏的疲弱,“我一直期待……期待过这终究会是一个美好的故事,奢望故事的结局会如我所愿,我喜欢的人也会和我喜欢他一样喜欢我,我们会在一起。所以就算他一次次地拒绝我,我也不愿放弃,他去相了亲,我更不甘放弃,我想他肯定不是自愿的,如果放弃,就前功尽弃了……我甚至幻想有一天等他被我攻陷后,我一定要报复他,回馈他对我做的一切……可事实证明,苏沐橙……我好像等不到我期望的结局了。”
“黄少天……”
“……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你不要和我说对不起……”
“我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其实你也期待过的吧。”
……她当然期待过,叶修值得最好的,但什么又是对他最好的?
“你……怨他吗?”
“怨?当然怨。”黄少天轻声说,怎么会不怨呢?每一个暗恋者都不可避免地会有心上人同样钟意自己的期望,付出得多却得不到回报,当这一份期望变成执念时自然会生怨,“但我又不怪他。”
有爱有恨有怨,却唯独不怪他,盖因喜欢一个人是自己的事,可当把这份心意传递出去后,对方接不接受却不是自己所能掌控的,无论果子是苦是甜,收获的是玫瑰抑或枪炮,袒露的心对方是弃之不顾还是珍重爱护,黄少天早有觉悟。
“你……”苏沐橙再次无言,有点心疼这样的黄少天,她有时候也会觉得叶修是否做得太绝了,不是谁都有黄少天的韧性,就算拒绝得再委婉也不可避免伤害,他却每次感受不到似的,转眼间就恢复常态,直至这一次……苏沐橙甚至怀疑,叶修是不是为了让黄少天彻底死心才如此草率地决定订婚的。
“也谢谢你对我的支持,我以前做过一些让你们困扰的事,希望不要介意……先不说了,这几天我想静一静。”
黄少天说完就挂了电话。

&&&

叶修挣了下,力道可忽略不计,因而没有挣开。
身后之人敏锐地察觉了他的抗拒,作出了回应,他开始顺着叶修的耳际轮廓亲吻舔舐。
叶修一颤,勉强定了定神,手肘向后击去,同时去扳困住自己的手臂,对方自然不愿放开,争执间,两人踉跄着撞在墙上。那人借着酒劲力气奇大,顺势将叶修抵在墙上,困在自己与墙壁之间,然后凑近去捕捉他的唇。
危机感让叶修千钧一发之际猛地扭过头,炙热的唇便落在了冰凉的耳根处,温度分明,稍顿之后,那人唇舌并用地在那片细腻的肌肤上流连忘返起来,情色而又侵略性十足地吮吸品啜着。
叶修企图转动被牢牢攥住的手腕却无果,睡眠的严重不足使他流失了大半体力,沉寂片刻,他忽然放松了紧绷的身体,似乎不打算再反抗,低垂的眼睫下,闪烁着琢磨不透的眸光。
就在那不断在身上留下印记的口舌变本加厉地咬上他的喉结,困住他的手也转而撩起他的衣衫尽情探索之时,叶修骤然发力,推开松懈了警惕的偷袭者,嘴里忍无可忍般地低喝道:“够了!黄少天!”
“…………”
黄少天踉跄两步站定,胸膛起伏不停,呼吸依然沉重,他没有说话,只定定凝视着叶修。
适应了黑暗的叶修抬眼,首次与黄少天对上视线,心里咯噔一声,对方眼中透露出来的东西令他刹那间心下一震,一时间既质问不出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更说不出逐客的话语,他的眼神凶狠又狼狈,如一条负伤的决心孤注一掷的狼一般,明知前路黑暗却仍旧紧追不舍,非要把夺走他所有心神的猎物撕咬住,然后吞噬殆尽,如此就谁都不能抢走了。
“你……”叶修只迟疑地说了一字就被打断了。黄少天一点不想听他说的任何话语,他毫无预兆地上前抓住叶修,继而大步向着室内而去,连拖带拽地将人扯进卧室,一把把他甩到床上,不等摔得七荤八素的叶修爬起来,黄少天纵身扑身而上压住他的背脊,单手扯下自己的皮带,去捆他的手。
“……”彻底失了先机,叶修双手束缚在背后,而当裤子被扒下来时,他内心隐约的不详预感落到了实处,却依然感到不可置信,大约是不相信黄少天真的会这么做,叶修开始剧烈挣扎起来,如同砧板上即将待宰的鱼,“操!你疯了!黄少天!!”
弧度丰润的臀瓣被狠狠揉抓两把,隐藏在里面的细细孔洞此刻正紧闭瑟缩着,手指轻触上去就引来主人的一阵战栗。
“操!你他妈敢!!”叶修气急,下身毫无遮掩地暴露在空气与他人视线中的现实令他又惊又慌。
黄少天不闻不顾,屋内已开了灯,他扫视一圈,见床头柜上的一瓶护手霜,立刻取来挤在手上,像是为了防止自己后悔,他毫不停留地就着乳霜直往那孔洞探去。
叶修的手瞬间攥紧握拳,全身僵直,黄少天只堪堪进入了一个指节就被卡住了,他微微蹙眉,开口说了今夜第一句长句:“放松点,如果你不想受伤的话。”
“……”叶修几乎要气笑,不想他受伤就别上啊!然而这会他非但不能再说刺激他的话,还得尽可能地放软态度让他停下来,“你冷静一下,少天……”叶修侧首,努力看向后面,“你现在喝醉了,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他是喝了点酒,不过是壮胆的,黄少天心想,他清楚走出这一步就彻底没了后路,是让对方对自己抱有还尚算不错的感观还是对自己生厌,无论哪一种于他剩下的漫长人生里都无甚区别,可至少后者会有那么一个夜晚能够让他回味一生,不至于……那么痛不欲生。
黄少天勾了勾唇,流露出一丝仅能将之描述为自嘲的弧度。不是不嫉妒的,相反,他嫉妒到了极点,为什么他千方百计得不到的,他人却轻而易举地得到了,仅仅是因为性别的不同吗?那上天为什么要让自己爱上一个男人?
“叶修。”黄少天轻声唤了声。
“……什么?”
“我不会后悔的。”
“……” 



TBC

控制不住地写了很狗血的情节_(:з」∠)_……下就先不放了……

结局肯定是HE的……

因为住院了半个月,所以发货也得推迟半个月了Orz……预计十月中旬发

评论(54)
热度(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