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魔王家的骑士01

-彩虹破产战队合志小料我写的那部分!我负责黄叶部分!

-初宣会在今晚8点放送!其他太太的试阅请点击叶受彩虹破产战队tag!

-西幻paro(傻袜爸爸让我写骑士战争,结果我写成了这样……)

【全部目录】

-个人all叶本《国庆叶家做客记》预售进行中,链接点我~

大家中秋快乐~!

————


梅普尔王国的小王子被找回来了!
闻知这个消息,整日以泪洗面的王后喜极而泣,而国王顾不得安抚王后,颠着发福的大肚腩亲自跑到宫门口,迎接自己最宠爱的小儿子。
唯独小王子的两位哥哥与三位姐姐听说后,显得不是特别高兴,尤其是大王子,脸色黑得都能出墨汁了。盖因小王子虽在父母眼里是个可爱乖巧偶尔淘气的小宝贝,可在旁人、尤其兄姊眼中,他就是个人嫌狗弃的小混蛋。
按三公主的话来说,这个小混蛋完美承袭了来自于他母亲的优良血统与品质,并且有望青出于蓝,成为白莲花中的一朵奇葩。从小他就天赋异禀地掌握了两面三刀的技能,让国王以为他们欺负他,从而抢走国王的宠爱,设计处决了二王子的爱宠二级魔兽,只因二王子不肯送给他,弄死过大公主的猫,因为猫咪抓破了他的一丝娇嫩肌肤,甚至还抢过二公主的男人……
经年累月下来,他们都发自内心地讨厌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但他们什么都不能做,更不能表现出来,反而要在他面前忍气吞声,因为这小混蛋拥有爱尔兰卡大陆上稀有的魔法师体质,天赋资质还是更为稀有的光明系!要知道自千年前可怕的魔族被尽数封印在暗无天日的魔界后,大陆上的光明系魔法师就愈来愈少了。
不出意外的话,小混蛋未来会成为法师塔里一名光明魔法师,抑或神殿里的一名光明祭祀,无论哪一种,都是身份尊贵到他们所不能得罪的。
莫非光明神在选择传承者的时候是打瞌睡去了吗?国王的子女们不止一次地叹息,他们毫不怀疑,若不是作为未来光明魔法师的身份他需要保持一份形象,小混蛋绝对能成为一个小恶魔,虽然阴着来也好不到哪里去。
也因着这特殊的身份,小混蛋在没有考试的前提下就被西大陆上最权威的魔武学院众神之光破格录取了,只等他过完十五岁生日就去上学。
然而,也不知是不是他们的怨念在某天终于压过了小混蛋身上的眷顾,又或者光明神又打盹去了,在小混蛋生日的前三天,他居然被人绑架失踪了!国王下了通缉令,就连众神之光也派了人过来寻找,却统统无果,小混蛋就这样失踪了一年,就在他们暗自猜测他也许死在哪个旮旯里的时候,他竟又毫无预兆地回来了!

国王远远地就看到了道路上小王子的身影,简直快心疼死了!那么远的路!居然自己走了过来!王宫养了那么多的仆人都是吃屎的吗!不管别家的魔法师身体素质如何,自家小儿子从小娇生惯养,素来是娇弱的,也不知这一年里吃了多少苦。为了表达自己的痛心疾首,国王第一时间责备了内侍:“我儿的车驾呢?你们就这样让他自己走进来?”
“依诺殿下说想好好看看许久未见的王宫。”内侍委屈地说。
国王一听就更心疼了,对着走近的小王子连声呼道:“哦,我可怜的孩子,我的小依诺……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同时张开怀抱,想给小王子一个爱的拥抱,然而小王子却没有如他想的那般扑上来,而是停在原地,略显踟蹰,漆黑透亮的眼中似有胆怯。
国王见状,赶紧上前一步要主动拥抱他,告诉他他是真的回家了,不要害怕,然而他却被人拦住了,不等他不悦,娇弱的小王子缩在那人身后开口道:“父……父王,是他救了我,他叫流木……是一位七阶的剑斗士。”
国王闻言惊讶地望了眼看起来像个流浪武者的剑斗士,修武者虽不像魔法师那样需要极高的门槛,但一旦修炼至五阶及以上,在他们这个小国家也算是凤毛麟角,七阶更是一个坎,如果眼前这位年轻人真的是一名七阶斗士,那可真真是潜力巨大的青年才俊了,至少他已有了荣耀神殿骑士团的录取资格!要知道梅普尔王国的卫军军团长也才是个七阶战士,而他停留在这个阶段已有三十余年,此生几乎没有晋升的希望。
“原来是一位尊贵的客人,万分感谢您救了我的儿子,流木先生,如果您有什么需要请尽管开口。”对于一个国王而言,无论之前有什么失礼的地方,此刻的措辞与态度都极尽了礼貌,又不失感激之情。
“谢谢,您太客气了。”青年淡淡颔首,帅气的脸庞显得十分正直与高风亮节,“我没什么需要,我救您儿子也不是来向您索要酬谢的。”
国王对此没什么感觉,毕竟救一个魔法师,即使是未来时的,也比那些单纯的钱财回报要有价值得多。
然而只听那位青年又开口道:“不过我却有一个小小的请求需要征得依诺殿下的同意。”
国王并不意外,小王子毕竟还小,需要可靠的长辈为他把关,便道:“您请说。”
“我想成为殿下的守护骑士。”青年用一种莫名笃定的语气缓缓说道。
国王闻言再度惊讶,守护骑士,顾名思义是用以守护人的,签订契约的骑士不得以任何方式伤害主人,某一层面上它更像是一种主仆契约,绝大多数的守护骑士都是贵人从奴隶中挑选出身具潜力的,一旦成为守护骑士他们就不再是奴隶,如此一来他们的生命、忠诚乃至灵魂皆为主人所掌握,从身到心都不会背叛。任何一个奴隶都会为成为守护骑士而欣喜若狂感恩戴德,却很少有自由的公民主动屈居人下,成为一个人的专属骑士。
我儿的魅力果然巨大……国王心下不禁感慨,看向小王子,小王子眨着似水黑瞳,仿佛也很惊讶。

&&&

小王子的回归对于梅普尔王国而言是一件值得举国欢庆的大喜事,第二天晚上王宫就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宴会,全城的达官贵人都收到了王后发送的请帖前来赴会。
有心人注意到了始终跟随在小王子身后一个骑士打扮的陌生青年,一打听,听说他是一名七阶剑斗士,还成为了小王子的守护骑士,许多年轻的小姐甚至女士一边感慨小王子的好运气,飘向青年的眼神却顿时变得火热起来,就算不能成就一段美好的姻缘,但比起在场占大多数的软脚虾男士,若能与这位年轻帅气的高阶战士共度春宵也是一件幸事啊!
可惜小王子只在宴会前半场露了面,之后就借口身体不适还需休养,提前离场了,骑士青年自然追随他离开。

浴室里水汽氤氲,小王子正在沐浴,门帘被轻轻撩开,有人轻步来到小王子身后,蹲身而下,取过半透明的玫瑰香皂为其擦背。
小王子闭着眼,没有拒绝这项仅属于贵族的服侍,直到身后之人突然开口——
“殿下不喜欢那样的场合吗?”
“哗啦——”
小王子转过身,睁大眼:“怎么是你?!”
“为什么不能是我?”青年把香皂放到一边,握住小王子纤巧的肩膀将其按回原处,随即就直接用自己带茧的双手轻轻揉搓起小王子嫩滑的雪白背脊,“这也是我应该做的,殿下。”
说着恭谨的话,青年展现出来的姿态却不似对待外人一般表里如一,反而显得有些强势。
应该做的?!包括给他洗澡吗?!小王子鼓起脸,有点生气,更多的却是憋屈。人人都以为他们是已经签订契约的主仆关系,连他的父王母后都为他现在就有这样一个实力强大的守护骑士而高兴,至少再也不用担心他被莫名其妙的人绑走了。然而只有小王子自己知道这个人有多恶劣,他是救了他没错,但这不意味着自己就要事事听他话受他管辖吧?!一路上不想吃的食物硬逼着他吃,那玩意连马都不愿意吃!嫌小旅馆不卫生他干脆不想洗澡,这人就直接把自己丢进了木桶里!回国路上发生的一切简直不堪回首,要知道即使被绑架的那一年,他也是被人好吃好喝地供着的!
他是受了好多苦!都是这人折磨出来的!他想要和父王好好哭诉,却不敢!且不管父王会不会信,这个人一定会报复回来的!那契约的束缚对他根本不管用!
小王子一点都不愿意与这个叫流木的人契约,但是他与父王说出请求的时候,放在背后的手却牢牢抓着自己的手腕,威胁得无声胜有声。
“殿下怎么在发抖?是在害怕吗?”
谁害怕了!小王子恨恨地想,如今主弱仆强,只有等自己去了众神之光,强大起来后再去摆脱这个人了……不,他要好好教训以及折磨他!
“别害怕,我会好好保护你的,不让你受到其他人的伤害。”青年指尖顺着小王子的背从上而下地轻轻划过。
“……”小王子一个哆嗦,抖得愈发明显了。

例行欺负了遍色厉内荏、敢怒不敢言的小王子,内心愉悦的青年就抱起洗得香喷喷的人来到卧室。将人放至床塌上,青年的视线落到了小王子自睡袍底下裸露出来的白嫩长腿上,一条缀有黑色宝石的链子正环在他精致的脚踝处,青年看了片刻,手情不自禁在周围的肌肤上摩挲徘徊。
“这是什么?”
“我母后给我的!从小就戴着了!”小王子瞬间缩回脚,钻进被窝里,“我要睡了!”顿了顿又道,“你帮我放下床帷!然后退下吧!”
青年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居高临下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小王子半张脸都缩进了被褥里,讷讷说:“我真的要睡了……”
“好,看你这么听话,这几天就放过你吧。”青年依言放下床帷,不顾自己的话给小王子落下了什么样的心理阴影,转身阖门离开。

奢华精致的卧室内光线适宜,角落里点着助眠安神的精油,小王子侧身向里,躺在比云朵还要柔软的床上,似是已经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宫廷喧嚣的夜晚逐渐沉寂下来,远方城中的街巷深处有野猫在叫唤。
小王子悄无声息地睁开眼,那双漆黑的眼中此刻已无半点属于少年的青涩与稚嫩,深不见底,又有点漫不经心。
托原石与名为“依诺•恩莱卡•梅普尔”的却与他年少时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族少年之福,在穿越裂隙来到爱尔兰卡大陆后,他虽因封印的缘故,自身的力量被压制到了极致,但总算不是缩小变成一个小豆丁,甚至连进入众神之光都有了正当合理的身份。
现在首先要做的事是联系上与他一同前来却失散的方锐,毕竟他再号称全系精通,身为一个魔族,眼下的状况他是无论如何都使不出光明系的法术来的。
不过在那之前,他得先解决这个不知原因却缠上他的人族剑斗士……
简直烦得要死。
魔族的现任魔王叶修惫懒地想到。



TBC

两人目前都开着小号……都在演戏~因此OOC很正常!!!(喂)

话说叶修的小号只有依诺能用(圣诞节强袜子的机械师小号),其他都什么鬼……感谢三三!

评论(9)
热度(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