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Cherish Me

-先混个更,花楚宝贝儿《双王》的G

-……好像一直在混更_(:з」∠)_,有在写新坑大纲!

【全部目录】

——————

距离Y大开学已过去了将近一个月,大一新生结束了艰苦的军训,迎新晚会也在国庆假期前顺利举行。

叶修在长假后的第五天才去学校报了道,正是金秋十月,天气凉爽舒适,微风中飘满了桂花香。走在校园里,叶修路遇不少向他打招呼的学弟学妹或同级同学,他人缘一向不错,人低调名气却相反,高调得很,虽然很多时候行事没个正形,言语更是犀利到让人恨不得套他麻袋,俗称嘴贱,但所幸随着年岁增长,逐渐学会了沉稳内敛,他很有分寸地将锋芒控制在一个度内,并且仗着自个强大的资本与实力,充分把握住了大多数人隐形M的潜质,令人对他又爱又恨,而不至于同小时候人嫌狗厌的熊样一般被自家爹拎着皮带抽打。

与系主任唠嗑磨皮了快半小时,在老头不要脸地又一次拿政治课的出勤率威胁后,叶修无语败退,秉着敬老爱幼的原则抽搐着嘴角,同意加入那周期长达一年的项目中当个不拿工资的场外援助,终于获准被放出了办公室。叶修吐了口气,慢悠悠地晃下楼梯,刚行至楼外,他动作熟稔地摸索口袋,掏出一根烟来,正想点燃,头顶就传来一声大喝──

“你敢在这抽试试?!”

叶修:“……”

啧,这时候又迂腐了,岂不知小崽子们早就放飞自我了,哪用得着他的不良影响引导啊?

 

天色已晚,即使叶修的课表一向很迷,但今天肯定是没课了,他琢磨着找老友们去外面犒劳下五脏庙,不过十有八九会被打秋风──谁叫他又给学校拿了个大奖出了把风头,按老魏的话来说,不坑他坑谁?在走进住宿区的时候,叶修忽然脚步一顿,没有多犹豫便转而走向宿舍区B楼──九成的雄性新生都住那。

“欸,同学,”叶修叫住一个正要进楼的男生,“麻烦你帮我问下……”哪个寝室来着?“427还是527的周泽楷在不在?在的话帮我叫一下,谢谢啊。”他一副诚恳的态度,完全看不出其实是不想爬楼梯。

“哦,好。”这位新同学比较老实,“你是……?”

“嗯……”叶修也不知想到什么,突然笑了下,“他哥。”

男生没有察觉到他的不怀好意,反而诧异地瞅了叶修一眼,叫他等一会就上去了,然后敲开了427的寝室门。

“周大帅哥,楼下有人找。”

对于入学第一天就荣登系草宝座隔天就毫无悬念地摘下校草头衔的周泽楷而言,“楼下有人找”这话真是再寻常不过了,这一个月以来,427的室友们完全见怪不怪了,连羡慕嫉妒恨都深感浪费力气,甚至渐渐觉得说不定能近水楼台得到更多好资源呢!毕竟周泽楷再帅也没法一个人包揽整座花园不是?

“哦,在洗澡呢。”江波涛抬头看了一眼,又继续看电脑了,“你就说不在吧。”

虽然妹子很美好,但架不住天天有人找啊!再过阵子这频率就会下去了吧……

男生正想说话,靠近寝室门的浴室门就从里打开了,他下意识地看过去,一下子就被从水汽氤氲中行走而出的人震到了。

──我擦!这刚出浴的周泽楷简直要逆天啊!

如此近距离的冲击让男生充分理解了那句评语,何为“能把人帅弯的颜值”。

周泽楷:“?”

男生陡然回神,冷不丁打了个颤,真是难为这寝室的哥们能把持得住啊!

“那什么,你哥找你,在楼下。”

周泽楷眨了眨眼,眼中仿佛闪过些许茫然,又冒了两个问号:“??”

“啥?”吕泊远吃惊道,“小周你还有哥?”

“不是吧,像周泽楷这样的存在还有第二个?”吴启的重点有点歪。

江波涛倒是知道周泽楷是个独生子,便说:“不是亲哥吧。”

不论如何,反正也到饭点了,大家就决定一起下去,顺道瞅瞅周泽楷的“哥”是何方神圣。

 

等人的时候总是显得无所事事,叶修站了没一会便继续刚才被打断的事,点燃了烟,一边漫不经心地抽一边不由自主地回忆起有关“周泽楷”的一些事情。

其实有那么点不堪回首,毕竟涉及了他遍布黑历史的童年。叶修小时候虽然熊,叛逆期来得极早,奈何道行不够,因此没少挨揍,而与之对比的就是在父母面前显得无比乖巧的弟弟了,两兄弟一个觉得对方装相,一个觉得对方幼稚,互相嫌弃,却也没少帮对方打掩护,谁叫两人是双胞胎。

差不多在叶修八岁的时候,隔壁院子搬进了一家人,熊孩子们都开心极了,因为邻居家的小孩是个女孩子!长得非常可爱非常漂亮非常萌!总算来了个小公主似的小妹妹,而不是比他们还熊的女汉子了!虽然叶修没资格评说别人熊,不过他当时是没有这个自觉的,就这么仗着自己最熊,坑蒙拐骗把那漂亮软萌的小妹妹抢到了手。

即使后来事实证明那不是小妹妹,而是又一个小弟弟,自己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欺骗与伤害,奈何叶修已经玩了半年的养成游戏,这周周弟弟又实在太乖,黏他黏得紧,完全有别于一脸嫌弃的叶秋,于是习惯成自然,叶修还是把他当成妹妹来对待,或者说,他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好哥哥。而与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叶秋对可爱的周周弟弟似乎并不感冒。叶修一度认为叶秋在吃醋,比如哥哥的爱被分走了,叶秋听完就绿了脸,骂他是个变态萝莉控,叶修不以为意,还笑眯眯地送了他一个爱的么么哒,他早就看穿叶秋的本质是个口嫌体正直的傲娇。

对此,双方家长倒是喜闻乐见,由于周周弟弟的五官精致得如同天使,周妈妈很恶趣味地把他打扮成女孩样,她见有个宠自己儿子的小哥哥当然高兴,儿子太内向,有个哥哥姐姐什么的带他玩再好不过了──所以完全不怪孩子们认错性别,大人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没有说出事实。至于叶家,叶修不欺负别人家孩子就谢天谢地了。

可惜只做了三年的邻居,周家便搬走了,起初叶修还会跟周周弟弟联系,可能是小孩忘性大吧,后来便越来越少,之后发生了一些事,便彻底断了。

前几天叶妈妈突然跟叶修说起周泽楷时,叶修还愣了下,愣过之后便答应她照顾一下这个和自己考了一个学校的周周弟弟,虽然他并不觉得一个大男人有什么需要照顾的,又不是真的女孩子。

男人么,长大了就要学会独立啊!

不过话说回来,叶修还是挺好奇长大后的周周弟弟的,毕竟也是自个一手带过的“小妹妹”嘛,就是不知道对方对他还有没有印象。

 

叶修对周泽楷的印象还停留在他七岁的时候,那会周泽楷已经摆脱了被迫穿女孩子衣服的厄运,只是因为太漂亮仍然有些雌雄莫辨的感觉,当然印象最深的还是五岁时穿着公主裙扎着两个可爱小揪揪的他,所以当身形挺拔如松的俊美青年出现在眼前时,叶修一时惊得连烟都夹不稳,失态地差点把烟掉落在地。

五官依然精致得无可挑剔,比幼时英气了许多,已不会有错认性别的误会,帅气得如同皎月下点缀着霜衣的小白杨,安然静默地矗立着,却漂亮眩目得让人移不开眼。

“叶修?”见叶修盯着自己迟迟不说话,周泽楷歪了歪头,安静地吐出两个字。

“……”叶修垂在身侧的手指再次一颤,然后像是才回神一般,在刹那间收敛了所有不受控的外放情绪。他挑起唇角试图如往常一般游刃有余地呵笑一声,然而已然笑弯了的眉眼却暴露了他无法掩饰的好心情:“没礼貌,叫哥。”

周泽楷没有叫,默默注视了他一会,接着便抿嘴露出了一个看起来有些腼腆的笑容,低声缓缓说道:“果然是你。”

“……”叶修费了老大力气才忍住伸手捂脸的冲动。要命啊,万万没想到自己这熟知各种套路的老油条居然也有被一个小年轻区区一个笑容就弄得心跳加速差点丢盔弃甲的时候!你说长那么帅做什么?这特么不是作弊么!

纵然内心活动丰富到几欲刷爆大脑CPU,叶修面上依然堪堪维持着镇定的假象,他瞟了眼站在不远处的几个男生:“你们这是要去吃饭吧,正好我也没,咱们也好久没见了,哥请你吃大餐去。”

问的是“你们”,请的却是“你”,周泽楷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

“怎么?不肯赏脸啊?”叶修戏谑地说,却是完全不给他退路,“哥请客可是很难得啊,还不抓紧机会?”

周泽楷还未说话,江波涛已及时地善解人意道:“我们先走了,小周你好好叙旧啊。”

周泽楷再次看向叶修时,后者已向前迈了一步,朝他挑了挑眉:“走吧。”

周泽楷不知为何就想到了狐狸,他微微垂眼,应了声“好”便抬腿跟了上去。

 

天空已变成了一片深蓝,星光若隐若现,桂花香气隐隐萦绕,两人默默走了一会,即使勉强称得上是“青梅竹马”,但毕竟十多年未见,气氛难免有些微妙的尴尬。

叶修开口打破了沉默,依旧是带着些许调侃的语气:“怎么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不爱说话啊。”叶修怀疑他要是不讲话对方能一路沉默到底。

周泽楷想了想:“说什么?”

叶修:“……”

小时候奶声奶气地一个字两个字最多三个字地往外蹦,是萌是可爱,长大之后还是继续念着“三字经”的话就未免太沉默寡言了。想起话唠到有时候恨不能缝住他嘴巴的黄少天,叶修不得不感慨了把人与人之间的天差地别,至少和黄少天的话他完全不用思考话题,对方一个人就能不带喘地侃一路。

不过既然对方把皮球抛了回来,叶修也就毫不客气地接下了。

“想吃什么?”

“都行。”

意料之中的答案,叶修便自个决定带他去学校外面一家消费略高的餐馆。他偏过头看向身侧的周泽楷,青年的睫毛长而直,并不女气,眼窝比常人深一些,又不似西方人那般鲜明,恰到好处地衬托出了双眼的深邃,轮廓优美的侧颜在暮色里像是发着光。

被人如此明目张胆地注视,周泽楷当然有所察觉,他等了一会却发现对方并没有收敛,忍不住转过眼:“怎么了?”

“发现你居然长得比我还高了。”叶修长叹了口气。

周泽楷没有说话。

“小周看到我好像并不是很高兴啊?”这时候跟过去一样喊“周周”有点不合时宜,叶修用了较为亲切的“小周”。

周泽楷沉默一瞬,回答:“没有。”

“那为什么冷淡得一句话都不说啊,明明小时候那么黏我,”叶修依旧用着无伤大雅的玩笑语气一本正经道,“就没想过哥吗?”

周泽楷瞥他一眼,叶修似笑非笑的眼底倒映着路边的灯光,如同承载着头顶的一片熠熠星海。

“没有高兴。”他收回视线,淡淡的话语中听不出任何情绪。

叶修愣住,像是一时间不能理解他什么意思。

“去哪?”周泽楷问,两人已走到学校外面的十字路口。

“……这边。”叶修带着他向左拐,走了百来米,他突然问,“你刚刚什么意思?”

周泽楷不说话。

“喂小周你……”

“没什么。”周泽楷打断他。

“……”

没什么?没什么会说见到他不高兴吗?叶修这下是反应过来了,回味了会周泽楷之前那冷不丁冒出的四字言论,内心破天荒地感到吃惊,无往不利的自己居然碰了壁?还如此直白?可是为什么啊?明明刚开始还笑来着!难道这短短一路周泽楷忽然发现自己年幼时候被打扮成女孩子还跟个女孩子似的黏人是个无法对人提及的黑历史了?虽然自己是“叶修哥哥”可到底是见证他所有黑历史的存在啊,好歹现在已经是个高高帅帅的大小伙子了,要是被人知道以前的事肯定会觉得丢脸……叶修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找到了真相,要不然怎么解释他对自己的态度?

“你是在生我气?”叶修试探地问。

“还吃吗?”周泽楷反问,这是打定主意不想谈这事了。

哟呵,还威胁起来了,叶修啼笑皆非,他要是继续问下去就是“不吃”了么?果然还是小年轻啊,如此情绪化。

“吃啊,就快到了。”

 

一顿饭在叶修的维持下吃得还算尽兴,叶修不谈两人共有的过去,只谈近况,周泽楷倒是有问有答,不过叶修发现他并没有主动问过自己的情况,这令他不免在心底叹息了声。

饭后,叶修顺利地同周泽楷交换了联系方式,之后两人便在学校里的岔道口分道扬镳,周泽楷走得很利索,半点不回头,让叶修一时找不出送周泽楷回寝室的理由。

……算了,来日方长。

这般想着,叶修回到属于研究生的双人寝室就立马瘫倒在床上了。

魏琛正穿着大裤衩盘着腿抠着脚坐在电脑前玩网游,杀得起劲,脚边还堆着吃剩下的外卖。

十分钟后,魏琛骂骂咧咧地摘了耳机站起来,看样子是要上厕所,一转身就看到如同咸鱼的叶修:“哟,回来了啊。”

“怎么,boss又被抢了?”叶修斜眼嘲笑他,“行不行啊你。”

“滚滚滚,你还有脸说,有一个月没上了吧你,我看你还行不行,少天刚还念叨你,当心别被他虐菜。”

“被虐的是你吧?”叶修不以为然地道出事实。

“去去去,老夫是被喻文州阴了,那小子真是越来越脏了。”魏琛摇头叹着去了洗手间,出来后发现叶修居然还瘫在床上,“你干嘛啊?”原本这时候早开电脑了。

“你竟然在用手机?!”他震惊地看着叶修在屏幕上飞快地按着什么。要知道这家伙出了名的不爱用手机,这一部还是半年前苏沐橙强迫他配备的,即使如此,要想联系上他除了当面堵人外也只有打电话,短信他是从来不回的,电话接不接则看心情。

“怎么?”叶修漫不经心的。

魏琛猥琐地凑过去想看他在干嘛,叶修却把屏幕翻了过来不让他看。

“嘶──”魏琛细细吸了口气,作为叶修的室友兼死党,那必然有着看穿其本质的有色双眼,魏琛能肯定这家伙有点不对劲,他想起近一个小时前打过的电话,若无其事地问,“你先前好像说你已经在吃饭了?”

“是啊。”

“和谁啊?”

“和……关你什么事?”

“啧啧啧,”魏琛的语气一下子猥琐起来,意味深长,“嘿嘿看不出来啊老叶,我很好奇是哪位眼瘸的妹子让你动了凡心,以至于想把老司机的理论化为实践?”

叶修觑了他一眼,起身盘腿坐好,摩挲了把下巴:“确实眼瘸啊……居然没看上哥。”

魏琛再次被叶修震惊了,不是为他的不要脸,而是叶修竟然承认了!

“卧槽,铁树开花啊!你看上谁了?”魏琛兴奋起来。

“铁你妹。”

“以前的撩拨不动你,莫非是新来的学妹?可以啊你!老牛吃嫩草!”

“……你这狗嘴里能不能吐出点像样的东西啊?”叶修黑线,什么形容,“哥玉树临风的,很好好吗?”

“别屁话!谁啊,有照片不,快给老夫瞻仰瞻仰。”

“没拍,自己上论坛找去,叫周泽楷。”

魏琛:“……”

托自个徒弟黄少天的福,魏琛这个宅叔还是知道这个被黄少天骂作男性公敌的小鲜肉的。

“……不是吧老叶,你居、居然是个基佬?!”魏琛抱着胸后退了一步,面露难色。

叶修朝他不怀好意地冷笑:“是啊,怕了没?”

魏琛却没继续装下去,放下手皱了皱眉:“你认真的?”

叶修却是翻了个白眼,又倒了下去,翻了个身,把脸埋在枕头里,不一会又拿起手机看了眼,上面有一条短讯:

【周周:到了。】

叶修丢开手机,再次埋进枕头,耳根微红。

一见钟情了怎么破?!

 

此刻的B楼427寝室。

吕泊远和吴启戴着耳机各自在玩电脑,江波涛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片刻后拿着吹风机又进了浴室,等他再次出来后,他忽然感觉有哪里不对。

“小周?”

没有回应。

“小周?”江波涛走到周泽楷身边,晃了晃手,“发什么呆啊?”

呆坐在椅子上老半天了吧?

周泽楷骤然回神:“没什么。”

江波涛想了想:“今天那个是谁?远房亲戚?”

周泽楷轻轻摇摇头,没有回答。

江波涛耸耸肩,不再过多询问,正想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时,却听周泽楷有些迟疑地开口:“是不是……”

“什么?”

“太容易得到的,就不会珍惜?”

“哈?”江波涛深感莫名。

周泽楷却仅仅看着他不再解释,基于长久以来的默契,江波涛虽然不知道周泽楷此刻在想些什么,但他不会无的放矢,思索了会答道:“一般来说是这样,人都有这种劣根性嘛。”

刚说完,江波涛就见周泽楷慢慢地笑开了,不知道为何,明明是赏心悦目的,他却有点背脊发凉。

“你笑什么?”

“第一次,有点庆幸。”他说。

“啥?”江波涛觉得自己今天完全没法连接上周泽楷的脑电波。

 

庆幸自己,有这样一张足够引诱人的脸。


END


本子里还有一点在一起后的论坛体,这里就先放这些了。故事其实才刚刚开头,不过字数限定先这样吧,有机会写后续。

评论(8)
热度(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