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魔王家的骑士02

-合志《霓》黄叶那部分。

-假装自己日更了(x)

【全部目录】


前文:01


也是凑巧,距离今年众神之光的招生季结束只余下不到半旬,新生若错过开学报道时间就得等到明年,所以小王子只在宫中休养了几天便再次启程。当然若不凑巧,“小王子”会不会选择回来还是两说。

国王与王后挽留未果,念及小儿子的光明前程,极为不舍又万分欣慰地同意了。至于安全问题,有七阶的守护骑士在,比带上一列军队还使人安心。

因为众神之光只允许拥有单独宿舍的贵族学生至多携带一名仆人,在守护骑士的提议下,小王子连个多余的仆人都未带,就这样两人一同上路了。

 

从梅普尔王国至众神之光需穿越大半个西大陆,即使使用国内十分奢侈的四阶魔兽温德兽来赶车也要七八天的光景。

前几日相安无事,流木在外面赶车,依诺则躲在车里不出来,对于小王子来说,他甩不掉流木,但是能与他少打交道自然求之不得,所幸对方除了喊他吃饭或者到了一个城镇叫他下车外,居然不曾招惹欺负过他,由于国王给了足够的钱,连住的旅馆都是当地最好的,这让依诺大大松了口气,也放松了原有的警惕。

这天,两人露宿。

流木叫依诺待在原地,自己则去溪边取水。

也不知是不是签了契约的缘故,这些天流木安分至极,一直履行着甚至超过守护骑士职责范围的事项,可谓居家旅行之必备,至少叶修被伺候得挺舒服的。

他慢吞吞地跳下车。天色渐暗,周围除了他自己就只有一头缩着身子极力降低存在感的温德兽。若不然,流木也不会放心离开。

叶修伸了个懒腰,行至魔兽边上,拍了拍它的脑袋:“抖什么抖,不准抖。”他威胁似的说。

魔兽虽能被人类所驯服,然而真正能统领它们的只有魔族,即使眼下叶修没有一丝魔族气息,但刻在血脉里的本能也让它在见到叶修的第一眼就激动地跪下以示臣服,不过这头温德兽本来就是小王子的,因此尽管有点奇怪,但也没人发觉不对劲。

温德兽立刻就不抖了,顿了会,它偷偷瞅了眼叶修,趁其不注意,迅速伸出舌头舔了下叶修的手。

叶修:“……”

手心突如其来的濡湿感令叶修下意识地缩回手,他扫向再次怂回鸵鸟状的温德兽,知晓这头魔兽根本不是畏惧他才发抖,而是……

“装什么装!”叶修在衣袍上蹭了蹭手,没好气地踹它。

“呜嘤~”

“……”这羞涩无比的一声嘤咛使叶修虎躯一震,想起了某些蛋疼的回忆。

……在魔界,除却那些衬托他霸气侧漏的名称外,叶修还流有一个不同于历届魔王的称号——最美味的魔王。这画风崩坏的称号始于那些会说话的高阶魔兽,据它们说,新魔王看起来很美味,如果能让我舔上一舔就此生无憾啦!

绝大多数魔族表示……赞同,确实美味啊,嘲讽的时候美味,虐菜的时候更美味,美味到好想把他吃掉啊……可惜魔王毕竟是魔王,他们也只敢在心里品咂品咂。

叶修自是听说过这称号,往常没有哪只魔兽敢付诸于行动——有胆的都被虐菜了,不想来到爱尔兰卡却被只低阶魔兽得了逞,他倒不至于为此气恼,只是这会想起那倍感无语的“外号”的同时,还有种竟会看走眼的啼笑皆非感,毕竟这家伙装怂装得还真像啊,把他都骗过去了。

叶修又踹了它一脚,属于小王子的力度不痛不痒,却惹得皮糙肉厚的温德兽又嘤咛了声。

叶修:“……”得,放置play才是正确的。

 

不多时,流木便回来了,只是身后还跟着四个人,三男一女,都是年轻人,身上有些狼狈,其中一人明显受了伤,被另外两个男生搀着。

“他们是……?”小王子瞄着流木问。

“殿下若好奇便自己问吧。”流木拎着水走到依诺身边,以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准备起今晚的食物。

“……”难道不是你带来的人吗?

小王子腹诽归腹诽,却不敢表现出不满,尽管不再像之前那样一路吃苦果,可流木明明是仆人却时不时摆出比主人还嚣张的姿态让小王子的气焰一下子就弱了。小王子骄纵归骄纵,但是一向欺软怕硬,很会看人下菜碟,知道谁是不好惹的谁又是能抱大腿的。

于是他便自己问道:“你们是谁?”

那几人默默打量了番依诺与流木,暗自猜测两人的身份与关系,见流木并没有理会他们,便将伤者扶着在一边坐下,而那女生答道:“我们是众神之光的学生,”察觉那少年眼睛一亮,声音不自觉地带了丝矜骄,“趁还未开学便来这魔域之森历练,只是不小心迷了路,被一只魔兽追赶,同伴又受了伤……”她说着瞅了眼流木,“走投无路之际,我们遇到了这位……先生,蒙阁下相救,我们才得以脱险。”

说到最后一句,已是在对流木说了,然而后者恍若未闻,径自把食材丢进煮开的锅中搅拌。

原来是英雄救美啊……小王子古怪地想到,不过他更觉得流木是认为那魔兽碍到他了才宰掉……他们这一路也不是没碰到过不识相的魔兽。话说回来,这女的说辞漏洞也太多了,不小心迷路的?真的吗?同伴又怎么受伤的?而且都要开学了还来历练?但其实这些都与他无关,小王子才懒得追究他们隐瞒了什么,他只听自己想听的。

“你们也是众神之光的?我也是!不过我是新生。”

“咦?原来是小学弟!你是魔法师吧?是什么系的?”女生热情了许多。

“我是光明系的。”小王子用比女生还矜骄的语气道。

“什么?真的吗?”

“光明系?!那你会治愈术吗?初级便好!”

“我们的同伴受到了魔气感染,需要光明系的治愈术或者含光草才能祛除。”

没有听到恭维之声的小王子被这一连串的变故弄得有些懵:“魔气感染?治愈术,我……”

“殿下还不会。”替他回答的是流木,“我们也没有含光草,魔气感染暂时死不了,顶多痛苦一晚上,明天就能到众神之光了,等不及的话你们可以选择现在就离开。”

……他们当然选择留下。

“明天?”小王子问,“明天就能到了?”不是要七八天吗?这才走了三天啊。

“我走了近路,殿下。”流木瞥他一眼。

“……哦。”

如果直穿魔域之森也算走近路的话……几个年轻人听着,心中五味杂陈。

“请吃吧,殿下。”流木递给他食物。

小王子接过木碗。凭良心讲,流木的手艺很不错,就地取材的话总能做出一道道佳肴,不过他只做了两人份,所以小王子完全没考虑要把食物分给对面那几个眼巴巴啃着干粮的未来校友。

 

夜渐渐深了,雾气弥漫了整座森林,将从天空落下的月辉尽数吞噬,火堆中烧枯的柴木发出“噼啪”声。

黑色的影子从车厢缝隙处流淌而出,无声地掠过草丛,眨眼间就钻入了黑暗深处,它徜徉在高大的树木之间,最后停滞在十数里之外,凝聚成一道颀长的身影。

“……出来。”冷漠却富有磁性的男性声音道。

只一会,就从灌木丛中窸窸窣窣地钻出一只红眼白毛的长耳兔子状魔兽。

一“人”一“兔”无声地对视着。

突然,黑影的肩膀不可抑制地抖动起来。

“操!笑屁笑啊!!”“兔子”破口大骂,气得一蹦三尺高。

“哈哈,哈哈哈哈……”尽管捂着嘴,细碎的笑声还是从指缝里漏了出来,一边笑,黑影还一边准确抓住了蹬过来的一条“兔腿”,倒拎着抖了抖,“原来你原形长这样啊,挺不错啊……哈哈哈我总算知道你为什么不肯说了。”

“靠靠靠!!你再笑!再笑我就不给你了!!而且我原形比这大多了!”“兔子”在半空中使劲扑腾。

“我觉得这样小只的比较可爱?”

“叶修!!!”

见再逗下去方锐就真恼怒了,叶修见好就收,松了手:“好了,我这分身维持的时间不多,你快给我吧。”

由于流木一直在他身边,方锐找不着机会接近他,若不是这次方锐在那受伤的学生身上留下信号,他又借助魔域之森弄了个影子分身出来,等到明天去了众神之光他就只能干瞪眼了。

方锐没说话,直接掏出一个物什丢过去。

“这怎么用?”叶修打量手里的这串链子。

“戴脚上啊。”

“又戴脚上?”

“怎么?”方锐瞥他,“不是你说脚链比较安全吗?”

……如果不是已经有人抓着他的脚问过的话,他当然觉得脚链比什么手链项链耳钉戒指安全……

“原理你试过一次就知道了,只此一个,小心别弄坏了啊,这鬼玩意王杰希和肖时钦折腾半天才折腾出来,而且光明法师不好抓啊,还得防着不被那些人族发现。”

叶修应了声,没问那不知名光明法师的下场。

“查出那流木的身份了吗?”

“查出来了,但是……”

“但是太完美找不出破绽?”叶修问。

“对,”方锐点点“兔”头,“就是个普通的流浪剑客,而且踪迹都有迹可循。”

“越是完美就越可能造假,先不管他,既然千方百计想借着依诺守护骑士的身份之便进入众神之光,那总有一天会暴露他的目的,正好我也能借助他免去一些麻烦。”

“嗯,等你进入那学校我就没法帮你了,你自己小心……若有万一,宁可放弃,我们再另外想办法,千万别暴露了身份。”

“我晓得的。”叶修笑了笑。

“……你快回去吧。”方锐撇过脑袋,像是不愿看他的笑容。

叶修转身,身形离散之际,他轻声道:“我们会成功的。”

“……嗯,我一直都相信你的,陛下……”方锐对着空无一人的黑暗喃喃道。

 

魔族被封印至今,从未放弃回到爱尔兰卡的希望,他们不愿在那阳光照射不到、食物匮乏、灵气枯竭的荒芜之地饱含着怨恨与绝望,一天天虚弱下去,直至灭亡。每一任魔王都被魔族子民给予厚望,叶修是自封印后的第三任魔王,也是威望最重的一位。

由于封印裂隙的存在,魔族虽然能将自己的士兵送到爱尔兰卡,可也因此受到限制。越高级的魔族在爱尔兰卡受到的限制越大,有些甚至还不如普通的低阶魔族。

历经两任魔王,叶修发现只凭封印的裂隙大量传送兽人、半魔族以及魔族士兵的方法根本不管用,即使将懂战术的高阶魔族送过去,只要神殿骑士团出战,擒贼擒王将实力被封印的高级魔族杀掉也能轻而易举地消灭入侵的魔族。

直至机缘巧合地认识了遗留在爱尔兰卡的暗夜种族之一的暗夜精灵,对方的王向叶修展示了一种名为“原石”的、能彻底抹去魔族气息的特殊晶体后,叶修就知道机会来了,只有破坏封印,哪怕就破坏一处结印点,使封印松动,魔族才真正能有回到阳光下的可能。

而据他所知,众神之光便是其中一处结印点。



TBC

手里一把混更文真开心呀()

评论(5)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