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魔王家的骑士04

-合志《霓》黄叶那部分。

【全部目录】


前文:01 02 03


黄少天曾两次说过要保护小主人的话,一次只当小主人是个有光明系魔法师资质的小孩,另一次已经知道小主人其实是个居心叵测的魔族。一次说得漫不经心,却确实想要保他的命的,另一次不再轻慢,却是一句谎言,甚至在那之前还动过杀心。

然而黄少天最终没有付诸行动,对于失去亲人与家园的普通人类而言,魔族都该死,可对于有实力影响三界走向的顶尖强者,事情就没有那么简单,不是一棒子打死所有魔族就是最佳解决方案,况且也根本打不完。

魔族强盛,大陆上但凡有点实力或者眼界的都预料到封印打开已势不可挡。千年为期,封印到现在还基本维持着完整的形态,不曾破败,不曾修补,黄少天起先还挺佩服当初设下封印之人,直至他发现教会在暗自抓捕具有光明系体质的人,以他们的生命作为“养料”以供封印的正常运行。

千年前,共六名光明系法神十四名光明系大魔导师的献祭使魔族流放绝地,如果这样的行为可称之是英雄甚至是救世主之举,那么教会的所作所为该如何评价?牺牲少数人拯救大部分人?若是有一天光明系法师都死绝了呢?人们就干等着魔族的入侵?

对此,黄少天只能想到“饮鸩止渴”,也不用等到光明教会作死尝到恶果,魔族自个就会打破封印将他们撕成碎片。

“小主人”是在调查途中救下的,尽管现在想来那些把“小主人”绑架走的说不定是黑暗势力之人,惹得他最后“救”来一个深不可测的魔族。

只是教会的目光固然短浅,可无人愿意看到魔族封印打开的情景,便能拖得一时是一时,到底也维持了人族千年的平静安宁。

 

&&&

 

时间已进入深秋。

枯黄的落叶如蜻蜓点水飘落在坎贝尔湖的湖面上,幽深的湖水折射出深蓝如海的色泽。一座狭长的拱桥自湖畔延伸至湖心岛,岛上被常青的树木掩映,岛的深处有三座壮观的建筑,由巨石砌基,行走其间人被衬托得异常渺小。最巍峨的是中间那座建筑物,四周则有两座小些的长方形建筑,外形粗犷开阔,沿袭了爱尔兰卡大陆上绝大多数的建筑风格,然而柱梁回廊上的浮雕却极为精致生动,栩栩如生。

此刻,内殿一座地理位置与风景俱佳的寝殿之中,在柔软宽大的床榻上沉睡了两日光景的小王子,终于在落日时分睁开了眼。

他坐起身,环顾四周陌生的陈列摆设,眼中闪过些许疑惑与茫然。

撩开床幕,对面古朴的窗扉外绿意葱葱,归林的倦鸟啾啾鸣叫着,不远处是碧波荡漾的湖泊,辉映着在秋日里显得格外温暖的橘色阳光。

叶修:“……”

这哪儿?

叶修低头望着手腕,脸色有些难看,两只手腕上分别铐着封灵的枷锁,锁链与床柱相接,床榻之下刻画着一个新鲜出炉的魔法阵。

很好,他现在使不出任何魔法,连恢复魔族身份都做不到,形同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

显而易见,他被囚禁了。

而罪魁祸首……叶修只能想到流木。到底还是大意了,自来到爱尔兰卡后一切都发展得太过顺利,由于流木的身份毫无破绽,为了尽快打破亚撒之塔下面的结印点,叶修只防备了他破坏自己的行动,结果,根本没有预想中的阻碍,他成功打破了结印点,恢复了三成实力。按照计划,有魔域之森作为屏障,他完全有能力守住这处让人族没有时间去修补封印。

可然后呢?!他为何失去意识了?!流木怎么做到的?!或者说他想做什么?他发现自己真实的身份了吗?想以此胁迫自己?

皱眉思虑间,有人推开门走了进来,叶修抬眼望去,下意识地做出了茫然失措的惶恐表情。

熟悉的人影映入眼帘,小王子显然有点吃惊:“……流木?”

青年脚步一顿,随即再次迈出行至床边:“殿下醒了?”

“你……怎么回事?这是哪?为什么要锁着我?”小王子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这里很安全,殿下不要担心,也不要害怕。”流木按住少年圆润的肩膀,“我说过我会保护殿下的。”

“……那你为什么要把我锁起来?还有这究竟是哪?我要回众神之光!”

“殿下回不去了,我也不会放您回去。”流木嘴角带着笑,眼神却是冷的,“殿下知不知道,众神之光方圆百里以及魔域之森已被魔族占领了。”

“啊……?”

“殿下太不乖了。”流木叹了口气,手下使了力压下少年的挣扎,“我一直在等着殿下对我坦白。魔族的封印松动了……亚撒之塔是殿下破坏的吧?众神之光的护城魔法会驱逐所有未经允许入内的黑暗种族,只有自己人能够进入学院乃至亚撒之塔,现在教会与神殿正四处搜捕人族的叛徒。”

“……”小王子瞪圆了眼,微微张着嘴,一脸懵逼。

“我是殿下的守护骑士,所以我不会让您受到任何伤害。”流木的手滑向小王子的后颈,如摸猫儿脖子般摩挲着,“只是殿下现在要乖乖呆在这里,不能离开,以防那些魔族再来蛊惑您。”

“……”蛊惑个鬼啊!

叶修简直要被他仿佛无懈可击的逻辑给洗脑说服了!

“我,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小王子吓得脸色发白,“你的意思是我毁了封印?这怎么可能?!”

流木又叹了口气,弯下腰与其对视:“看来殿下一直都没有记住我的话……”

“……什么?”

“真的忘了?”

小王子的脸色一变再变,而流木像是已失去了耐心:“不乖,是要……”他低声喃道,就要往前凑近——

“……靠!”对方的气息喷洒在脸上,眼见流木又要亲上来,叶修像是终于忍无可忍,低咒了声,抬脚踹了过去。

流木一把抓住他的脚踝,笑了笑,视线一路向上极其露骨地溜过他的小腿、膝盖、大腿……

叶修:“……”除了一件黑色的袍子,他里面什么都没穿!

心念一动,下一刻叶修一巴掌甩了上去。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声。

妈的,爽。

“……”

小王子挣脱流木的手,指着他的鼻子怒斥:“不要以为你救过我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我忍你很久了!你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你既然知道自己是我的守护骑士,那也应该清楚我随时都可以杀了你,让你受尽折磨!你若识相就马上放了我!”

流木因那一巴掌偏过了脑袋,许久不动,像是被小王子突如其来的行为震到,此刻亦看不清神色。听罢小王子的指控,他忽然低低笑了起来,笑得小王子神态渐僵,毛骨悚然。

流木转过头,恍然不觉泛着红印的左颊,表情堪称温柔地望着他。

“你……你干嘛?”小王子逞强完又故态复萌,三秒露了原形,怂了起来。

流木起身,语气平和地说道:“殿下该休息了,我还有些事要去处理,我们之后再来……”他露齿一笑,“清算清算。”说完就半点不客气地击在了小王子的后颈。

…………

这一次叶修整整睡了一个星期。

再次睁眼时,外面的世界已风云变幻。

他能感到封印再次松动了,始终压迫在身上的无形枷锁又轻了。

是找到了法塔斯雷德皇帝的陵墓还是攻陷了光明教会的圣地?

不论哪一种,距离打破第三处结印点的时间必然不远,那么就只剩下最后的“钥匙”了。结印点可以修补,所以唯有毁掉“钥匙”,魔族才能彻底摆脱再次被封印的隐患。

至于“钥匙”在哪,千年前有资格保管“钥匙”的仅有天族和龙族。天族又被称为神族,数量比精灵族还少,每个天族都是光明系体质,和精灵族一样自诞生起便拥有传承,实力强悍,光明教会的前身其实就是天族为了吸引收取追随者创立的组织。

封魔大战后,魔族被流放,封入永无天日的绝地,天族却几乎灭绝,居住的天界亦被一把大火烧了个干净,到如今爱尔兰卡上已寻不到一个天族,多数人类甚至不知道曾有天族这个种族,只留下了光明神的传说。而龙族实力同样大损,早就封闭了龙岛,世代隐居,与世隔绝,不包含那些亚龙,纯种血脉数量最为稀少的他们已拒绝参与发生在爱尔兰卡大陆上的任何纷争。

叶修无法准确推测“钥匙”的去向,但只要它敢现身,他就能找到抢来或者毁掉。

尽管仍然无法使用能力,但他理应恢复了六成实力,况且目的已经基本达成,没有必要再伪装下去了。

叶修阖上眼,细细感受着身体的变化,他察觉到有人走了进来,却没有理会。

锁链轻动,发出金属碰撞的鸣脆声,叶修复又睁眼,黑眸似渊,深不见底,透着刺骨的寒凉与冷漠,他向前望去,面前站了一个样貌陌生的青年,有着碎金色的头发与湛蓝色的眼眸,气质磊落又洒脱。他的五官与流木仅有三分相像,给予人的感觉却更为高洁澄澈,夺人眼球,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起春夏之交的和煦的暖风,抑或沾染了阳光的流云。

“……黄少天?”叶修眯起眼,默默在心里咀嚼了下,念出这个名字。

青年低头仔细端详着叶修,闻言粲然一笑,声音清冽温暖:“嗯,真聪明,我是黄少天。你叫什么名字?”

果然么……荣耀神殿骑士团的骑士长,亦是爱尔兰卡大陆上唯一的十三阶魔武双修光明系剑斗士。

“这里是荣耀神殿?”叶修又问。

“是的,这里景色不错吧?殿下喜欢这里吗?”

“殿下?”

“你不告诉我名字,我便只能称呼你为殿下。”黄少天屈膝跪坐在床上,双手按在叶修肩上,骤然使力,将皱起眉的魔王推倒在床榻上,“我还曾担心过万一你变了个模样我不习惯怎么办,原来你本来就长这样,长大后更是个美人了。”其实叶修的相貌在魔族里不算顶级,更别提和专业出美人的精灵族比,虽然他身体上每一个部位都近乎完美,五官组合起来却反而变得普通,但这是恰到好处的普通,不惊艳,不侵略,然而一旦沾染上就再难逃脱。尽管他本人并没有这个自觉。

这家伙果然早就知道自己不是依诺了,不过……

“……你做什么?”叶修扣住黄少天正在抽自己腰带的手。

“殿下怎么又问?”黄少天也不勉强,他转而覆到叶修身上,笑着说,“我们不是说好了要清算的么?”

那也不是这种清算法!而且他之前继续演戏是为计划的顺利进行拖延时间,现在两人都扒马了他还装模作样干什么?难道不是应该有事说事大家拿出砝码来谈判吗!

显然黄少天根本不按常理出牌,他一言不合地就吻了上去。

…………



TBC

评论(5)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