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叶/黄叶】忒修斯之船02

-大纲文,瞎写。

-突破天际的ooc
【全部目录】
————


前文:01

穿越这么些年,叶修总算知道了这个世界的概况。

他所在的地方是西洲,妖修大多盘踞在这,另外南洲也是妖族的地盘,而人族修士的主要活动范围是中洲和东洲。

相比西洲的荒凉,中洲就不得了了,不光地域辽阔——差不多是西洲的五倍,它还有五条大灵脉,又称龙脉,也就是五处灵气极其富足充裕的地方。

这龙脉,东洲有一条。

南洲也有一条。

而西洲……一条都没有。

叶修心里有点复杂。

出生地居然是又穷又破的山旮旯,说出去多没面子。

虽然他心底里认为地球比这里好一万倍,但这不是没人知道么,拿不出证据的话,牛逼也不能瞎吹啊。

由于龙脉都是宝贝疙瘩,自然是有人守着。占了中洲龙脉的就是五大宗门,那五条龙脉两主三次,那五个宗门也是如此,其中两个宗门就是中洲特别厉害特别吊的庞然大物。

所以说,穿都穿了,他就不能穿个正常点的身份么?就算是毫无背景的小弟子,拜个师门都要与人挤破脑袋,那也比被埋在土里上百年来得好啊!

至少不会被那些城里人当成什么稀罕物围观啊。

为什么会被围观?

事出有因。

叶修做千机伞的时候正好在黑土地外边儿,那六十四道雷劫明晃晃地一打,全世界是个人物都知道了。

咦?有人渡劫?不对,这尼玛是仙器出世啊!

而且新的仙器!

虽然比不上最高级的八十一道天雷,但也足以使人仙之下的修士眼红疯狂了。

方向是西洲?西洲有啥?就妖族两个大圣,没听说他们哪个有本事能做出仙器来啊?

不管,先派人去看看!

就算是妖圣,咱也不缺正面刚的底气!那可是仙器啊!往日可是仙人秘境里才会极小概率地出现!即使是玉虚阁,也只有阁主会做,且迄今为止做出的仙器最高也不过就是六十四道雷劫。可以说,千机伞一出,全天下都震动了。

于是乡下人叶修刚跑出山旮旯还没来得及浪,就被人堵了。

最先赶到的是五大宗门的玄灵教,这个宗门的老祖尤其擅长算卦,因而底下的弟子对这方面也有所偏向,首先找到了叶修。

到底自诩名门正派,即使眼红,也不能明抢,师出得有名,况且此人说不定就是造出那柄仙器的大佬,先把人拐到门里才是正理。

然而,拐人也是门技术活。如果只是初出茅庐的菜鸟,那直接抢走当弟子就好了,可对方看着分明已是合体期的实力,放在五大宗门也是一峰之主的大能,为何从没听说过?

是散修吗?是的话还好,有背景就麻烦了。

叶修倒没有被怀疑是妖修,因为妖修要化成人形得是妖圣,也就是人族修士说法里的渡劫期。没办法,妖族的寿命虽然比人族要长上无数倍,但与此相对的就是修炼艰难,因此很多人族修士面对妖修时总有种不自觉的优越感,挺看不上他们。

玄灵教的带队长老性子比较温吞,想了半天,刚要和叶修打招呼,距离西洲最近的玉虚阁就急吼吼地赶到了,人阁主居然亲自来了,上来就姿态极为亲切和蔼地邀请他过去做客,玄灵教当然不干,说我们先来的,先来后到,玉虚阁主说你不够格和我说话,换玄灵老祖来。

在玄灵教长老又纠结起要不要喊老祖时,紫霄宗、三十三天宫以及蓝雨阁的人也先后到了。

中洲五大宗门到齐,东洲蓬莱山没人来,其他二三流派就不再赘述,反正也没他们插手的份。

按理说,叶修不去紫霄宗和三十三天宫这两个最顶级宗门,也该考虑玉虚阁,毕竟人家诚意摆得最足又专业对口,他却问起了近些年逐渐没落排于末位、差不多快挤出一流门派的蓝雨阁。

他问的是:“你们那边有没有叫喻文州或者黄少天的?”

蓝雨阁长老一脸懵逼。

“没有?那魏琛呢?”

蓝雨阁长老不懵逼了,反应比玄灵教的长老快多了,说宗门里弟子数量众多,叶修想要找人的话,不如先去我们那慢慢找。

叶修正犹豫呢,突然就有人向他发起攻击了,准确说是妖族,这妖族似乎是来自南洲的,因为西洲的妖族都没主动找过他茬,原因不明。

五大宗门的人都没动,他们也想看看叶修手里的仙器是个啥样,顺便探探他的底。

叶修祭出千机伞,打了没几回合就清楚那妖修的目的了,敢情是来抢这把盗版伞的,而一看抢不到,好像还打不过,那跟豹子长得很像的妖修立马就收手,撒腿遁了,敏捷的身手不比跳出来偷袭时弱。

每一个有所成就的妖修都是逃跑专家,打不过就逃是妖修必须学会的一项技能,没学会的都挂了。反正妖修只要活得久,就能成圣。

五大宗门的人一饱眼福,这仙器看着似乎是攻防一体的,至少能轻松挡下合体期实力修士的一击,近战兵器,但也能远攻。具体情况就不是短短时间能看出来的了。

玉虚阁主问他是不是自己做的。

叶修说当然。

玉虚阁主又问他师承何处。

叶修说无门无派。

这话当然没人相信,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重点是这是个炼器大宗师啊!能做仙器的那种!如果说之前只是眼红叶修的仙器,现在人们看他的眼神几乎能把他吃了。

看得叶修十分手痒。

幸亏他还记得蓝雨阁的事,尽管不抱希望,但他还是决定去试试,这决定让其他人很失望,但也不愿得罪一个炼器宗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叶修跟着蓝雨阁的人走了,唯玉虚阁主还算满意,因为叶修答应了他要是之后没事就去玉虚阁坐坐。

**

虽说不抱希望,但叶修内心还是有着侥幸,可是当这侥幸破碎时,叶修也不知道是个心情了。

没有魏琛,没有喻文州,也没有黄少天。

如果这个世上有话唠,那他就算在自己耳边刷一整年文字泡,他……也会选择原谅他。

可惜没有。

叶修失望极了,为什么这宗门要叫蓝雨阁呢,如果不给他希望,他也就不会再一次地失望了,连浪的心情都没有了。

只感到孤独。

孤独死了啊!

连垃圾话都没处吐啊!自己跟自己吐会憋出病来的!他都吐了一百多年了!

叶修半秒钟都不想待在蓝雨阁了,不顾蓝雨阁的挽留,闷闷不乐地离开了,无处可去的他突然想起了玉虚阁主的邀请,于是跑去找他,上了门后却一句话都不讲,雀占鸠巢地在人家的地盘发呆望天。

玉虚阁主对小朋友很友好,拿出自己的珍藏给他泡了灵茶,问他在想什么。

叶修拿过来,牛嚼牡丹般地一口闷了,说:“我在思考,我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上?”

玉虚阁主:“……”

没等玉虚阁主说话,叶修又说:“你想啊,我年纪轻轻,一百多岁就已是合体期了,又会炼器,又会炼丹炼药,还会符阵,遇到我这种,其他的天才是不是都得羞愧而死?”

玉虚阁主心想,一百多岁,果然是小朋友,会有这种烦恼,是升级升得太快都有心魔了吧。

不过这到底哪里来的小怪物?

“你还会炼丹炼妖?符阵也会?和你炼器的水平一样吗?”他问。

“这是重点吗?”叶修拍桌子。

“一个建议,劝你别轻易透露,会炼器就足够了。”玉虚阁主好心说道。

为什么好心呢?

堂堂玉虚阁主还需要理由吗?看顺眼就行了,反正与这个小怪物交好没坏处。

“喝茶不过瘾,你这里有酒吗?”叶修说。

“有。”还是玄灵老祖的珍藏。

叶修喝了个彻底,一醉方休,睡了整整十天,醒来后灵气大涨,已是合体期后期,接近大圆满。

他接受了玉虚阁主的建议,只展现出炼器的天赋,叶修没有加入任何宗门,只给几个大宗们做了几个订单,算是打了个交道,只不过都是灵器,仙器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做出来的,玉虚阁主迄今为止也只做了五把。

他还参加了五十年一次地宗门大比,炼了个丹隐藏修为与身份,以散修的身份参加,在赛台上打了个爽,谁叫其他大能轻易不肯跟他动手呢,即使是赤血府或焚香谷这类传统意义上较为邪门的门派,也不愿得罪炼器师,尤其叶修是个散修,又和玉虚阁主交好,而且他们也在私底下过单子!

这一打就打成了第一,他用的是枪,也没人认出来,导致又成了大佬争夺的对象,这次是收徒。

叶修没卖关子,直接亮了身份,称自己只是无聊,不过就算压制修为,也是欺负人了,所以他的名次取消好了,奖励也不要,说完就拍拍手跑了。

跑到了玉虚阁那边,弄得玉虚阁的人都战战兢兢。

因为这家伙真是任性得可以。只能用随心所欲来形容,因为身份特殊,又有大佬相护,也没闹出什么大事来,有点脾气很正常啊,所以上头的人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苦了底下的人,每次上门找地炼器时,都能闹得鸡飞狗跳。

这次也是,叶修其实是把所有人都耍了,仔细想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所以结果到最后也是不了了之。

除了俘获的一些芳心,其中以紫霄宗的掌门女儿凌月仙子身份最牛逼。

凌月仙子刚结元婴,按实力讲,她其实是配不上身为炼器宗师修为又是合体期的叶修的,但人家是仙二代啊!比起没背景的叶修,要是娶了凌月仙子,将来掌管紫霄宗这个中洲的庞然大物也是很有可能的。

这可比单单做个散修牛叉多了,简直一步登天,同样的事放在三十三天宫就不可能,因为人都是佛修,不是光头和尚,但也极少娶亲,何况也没有女儿让叶修娶,所以机会难得!非常难得!是个人都不会拒绝。

叶修不是人。

他十动然拒。

可二代到哪里都很嚣张啊,仙子追着叶修不放啊,叶修没办法,又不能揍女孩子,只能躲。

这一躲就躲到了一个山沟沟里,当然不是西洲那种毛都没有的山沟沟,这里的风景还是很好的,山清水秀,还有一些凡人的村庄。

叶修来的时候没有遮掩,所以村人们很快就知道他们这来了个人仙人,并且就居住在后山上。

村民民风淳朴,想要拜拜仙人,又怕冒犯仙人,就拖老黄家的儿子带点贡品去拜访一下。老黄家的小儿子前阵子去镇上参加仙人门派的弟子选拔了,听说是选上了,这次回来跟家人道个别,以后就是仙凡殊途了。

老黄家的小儿子没有拒绝,拎着新鲜的鸡鸭蔬果馒头上山,打定主意在门口说几句话放下东西就走,想必上仙也不会为难他。

于是他对着叶修竹屋紧闭的门说:“上仙万安,小子是山下村庄的黄少天,受乡人所托,特来此拜见上仙。这是乡人的一点微薄心意,望上仙……”

“你说什么?”

叶修忽然出现在他面前,黄少天吓了一大跳:“啊?我、我说这是乡人的一点……”

叶修打断他:“你叫黄少天?”

“啊对,我叫黄少天,上仙有什么吩咐吗?”

“黄叶的黄,少爷的少,天上的天?”

“对……但我不是少爷啊!”

“我是叶修。”

“呃……叶修上仙?”

“荣耀?”

“啊?”

“夜雨声烦?”

“……”啥玩意?

看着一脸茫然、内心的吐槽都快喷涌而出的少年,叶修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那么问题来了。

试问,这个应该和黄少天年少时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年,却一点都不记得他的黄少天,还是不是他所认识的黄少天?


TBC
这还是大纲吗………

评论(10)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