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叶/黄叶】忒修斯之船03

-大纲文,瞎写。

-突破天际的ooc
【全部目录】
————


前文:01 02


无论是不是,既然见到了,叶修就不可能不管。

 

用半秒钟下了决定,叶修抬眼,对黄少天露出了一个不可捉摸的笑:“少年,我观你骨骼精奇,器宇非凡,只需有高人稍加指点,将来必成大器,位列仙班亦可待。”

 

黄少天:“…………”

 

他沉默片刻:“……您说的高人是?”

 

“当然是我。”叶修半点不谦虚地说。

 

“呃……虽然不知您看上我哪了,但实不相瞒,前些日子我已拜入一仙门门下。”黄少天诚恳道。

 

骨骼精奇?器宇非凡?骗鬼啊,黄少天才不上当,话说这人真的是高人?长得人模狗样的,怎么那么奇怪?不会是骗子?比如说是妖怪要把他骗去吃掉什么的吧?这档事黄少天虽没亲眼见过,但没少听。

 

“哪个仙门?”叶修假装没看到黄少天游移的视线,这是在戒备自己呢,不过还太嫩了。

 

“蓝雨阁,听说是顶顶厉害的仙门,您知道吗?”

 

以这里凡人的眼界,随便一个三流的门派对他们而言都是遥不可及的地方,更别提五大宗门了,所以黄少天对蓝雨阁的了解也仅仅是云里雾里不明觉厉的“顶顶厉害”。

 

叶修原以为收黄少天的是一个他没听过的小门派,却不想是蓝雨阁,这熟悉的名字与既视感让叶修一时不知该不该感叹命运的巧合了。

 

要知道人养地,地也养人,这地方没什么灵气,有资质的弟子自然也少,大宗门都不会来这种地方挑人,鲜有的凤毛麟角也都给那些小门派了,毕竟自己吃肉,也得留人喝汤不是?

 

可黄少天却被蓝雨阁收走了,不知哪个家伙无聊跑这里来看中了他,叶修也没兴趣知道,既然这家伙自己撞了上来,他怎么可能放过?

 

“蓝雨阁啊,我当然知道。”

 

“哦,真的吗?那是什么样的门派啊?厉害吗?有很多剑修吗?我特别特别喜欢剑修……”黄少天一边拖延时间地说话,一边偷偷撕碎了口袋里的传音符。

 

叶修没听他的废话,打断他:“你拜师没有?”

 

“……不曾。”都还没去拜哪门子师啊!他倒是想说谎,但是他连个名号都报不出来。

 

不错,叶修满意地颔首,省去很多麻烦。

 

“以后我就是你的师父了。”他说,一锤定音。

 

“欸?”

 

黄少天来不及惊讶,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识。叶修将他揽住,随手丢出他口袋里的传音符,掳了人即走。

 

**

 

蓝雨阁的人在半月之后才找到叶修,这还是玉虚阁主用的特殊渠道联系上的叶修,因为蓝雨阁的阁主竟然亲自找到他这里来了。

 

蓝雨阁主已经很久没出现了,据说一直在闭关,而这次现身,竟然是为了一个什么修为都没有的新人小辈?

 

这究竟是何等可怕的资质啊?玉虚阁主也好奇了,于是一起跟着来了。不过他终究要失望,因为叶修根本没把人放出来给他看。

 

对着跟个冰山似的蓝雨阁主,叶修也丝毫不怯场,只说那小家伙已经拜我为师,不可能再转拜他人。

 

简而言之,要人没有,要命有本事就来拿吧。

 

口气很牛逼,但要不是玉虚阁主也在场,估计也不会那么嚣张。

 

有底气,也会看碟下菜。

 

那蓝雨阁主也是奇怪,见到叶修,观察半晌,反而不张口要人了,只道那小辈是天生的剑修胚子,我不忍见其走上歧路,但他既已拜师,那我也不勉强夺人所好,我这里有一本心法与剑谱,你若真心为他着想就交给他吧,这是最适合他的东西。

 

叶修没理他的激将,奇怪他竟拿出宗门的功法给一个外人?

 

蓝雨阁主冷漠说给不给是我的事,用不用是你的事,功法没问题,而我只是需要一个传人。

 

叶修看玉虚阁主,后者说这人脾气就这样。

 

叶修斟酌了会,没拒绝收下了。

 

蓝雨阁主不发一言,转身就离开了。

 

玉虚阁主说:“不让我看看你的徒弟?”

 

叶修摇头:“下次吧,关着呢。”

 

玉虚阁主:“……”

 

小朋友真能惹事,撩了紫霄宗大小姐的芳心不算,这厢又强抢蓝雨阁的首席弟子了。

 

另一边,蓝雨阁主刚回去,玄灵老祖就发来了贺电……啊不,是传音。

 

一只附有玄灵老祖一缕神念的纸人开口道:“送出去了?”

 

“嗯。”蓝雨阁主一顿,“此法真的可行?”

 

“你不放心?”

 

“我大限将至。”

 

“……不放心也没有办法,你没有时间去找第二个太上无极渡厄剑的传人了。”

 

“那人的来历你还没算出来?”

 

“卦象不明即是变数,既是变数便凶吉难测。”

 

“不猜。”

 

“啧,意思就是我不知道,但那个人横空出世,和那件事必有关联。”

 

“就这样?”

 

“嗯……”纸人摸了摸下巴,“是福是祸就看天意了,但我们自己还是要准备万全。”

 

“废话连篇。”

 

“……惜字如金你很棒棒哦。”

 

**

 

黄少天快郁闷死了。

 

其实拜叶修为师也没什么。

 

如果不是他已经答应蓝雨阁的上仙,又比较中意那个门派。

 

如果他不反感叶修。

 

黄少天很不喜欢叶修强买强卖的行径,莫名其妙地要收他为徒,莫名其妙地打晕了他,又有莫名其妙地把他关了起来,原因只是他不肯拜师。

 

……况且他也没态度坚定地说不拜啊,至少得了解这是个什么样的师父和门派吧?万一是个坏人呢?他黄少天将来可是要御剑飞行斩妖除魔的!

 

那个人就这么把他关在了一个院子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什么都不说,就问他拜不拜师。

 

黄少天的倔脾气也上来了,也不怕得罪人了,反正看样子对方也不会拿他怎么样,就天天站在院子里对着叶修叫嚷。

 

“你到底什么时候放我出去?”

 

叶修半躺在一根枝桠上,手里一卷书,看得目不斜视,“你什么时候叫我师父?”

 

“我有师门了!”

 

“哦,哪里?”

 

“你……!”黄少天在树下跳脚,类似的对话已经重复了无数遍,他只觉得给他点根炮仗他就能飞上天了,气的,“你是不是有病啊!!”

 

终于,骂了出来。

 

叶修一顿,低头看他,“从来没人说过我有病。”

 

黄少天才不怕他,豁出去了,“现在有了!有病赶紧治啊!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吗!既然说要收我为徒,怎么一点表示都没有?自己看书看得起劲,就让我在这里荒废人生吗?好歹也给我本书看看啊!”

 

“所以你终于答应成为我的徒弟了?”

 

“才没有!而且这是重点吗!”

 

“重点是,因为我喜欢听你讲话啊。”

 

“…………”

 

……这人一定有病,从来就没人说过喜欢听他讲话的。

 

“很无聊?”叶修又问。

 

“对!”

 

“你这心态不行啊,不是要成为剑修吗?还得好好磨磨性子。”

 

那也不是这种磨法!黄少天刚想张嘴反驳,眼前就出现一把剑。

 

“什么时候把这棵树砍断了,什么时候我就放你出去。”叶修拍拍身下的树说。

 

黄少天捡起来,不可置信:“可这是把木剑啊?!”

 

“放心,砍断了我这还有很多。”叶修懒懒道。

 

黄少天:“……”

 

虽无语,黄少天还是听话地对着树干劈砍起来,他不傻,这对他有利无害。

 

“哎,你光砍不觉得闷吗?”砍了一会,叶修冷不丁说。

 

“怎么?你想干嘛!”

 

“比如说说话啊?你不喊几声'看剑'我有点不习惯。”

 

“…………喊个鬼啊!你当我傻缺啊对着树喊!”

 

“哈哈哈哈哈哈!”不知戳中了哪,叶修突然笑了出来,乐不可支。

 

“你笑什么?!”

 

“没什么,说了你也不懂……哈哈,你继续……”

 

神经!有病!脑子磕坏了!莫名其妙!不说就不说!切!砍死你!砍死!砍死!砍死!

 

黄少天一边内心叫骂一边砍树。

 

日复一日,春去秋来,黄少天就这样砍了五年的树,也亏他耐得下性子天天砍,换常人早不耐烦了。

 

叶修说是收徒,却从来不曾亲自教过他什么,也不知是不是黄少天也始终不叫他师父的缘故。

 

终于有一天,在黄少天砍完这一天的树后,叶修扔给他两枚玉符。

 

“明天开始不用砍树了。”

 

“为什么?我还没砍断。”

 

“你还真想砍断了被压啊。”

 

“啊?”

 

“回去之后自己看,自己理解,自己琢磨,若实在有不懂之处……自己去蓝雨阁找他们阁主问。”叶修说。

 

黄少天:“…………”

 

眼看叶修吩咐完就要走,黄少天赶紧拦住他,“等等!你什么意思啊!”

 

“听不懂?”

 

“不是,这是心法吗?我为什么要去蓝雨阁问?哎不对,我能出去了?!”

 

“哟,抓到重点了啊,开心吧。”

 

“去去去!别转移话题!为什么我要去蓝雨阁问?”黄少天又问了遍,“我不能问你吗?你不是我师父吗?”

 

叶修有点惊讶:“你居然承认了啊,乖徒儿,叫一声师父来听听。”

 

“叫什么叫啊!你有点像师父的样子吗!你这是让我自学吗?你在逗我吗?到底几个意思啊!能不能说明白点!不要偷懒啊!”黄少天抓狂。

 

五年相处下来,没感情也处出感情来了,嘴上不承认,但黄少天心里已经是认命了,而且尽管叶修从不特意在他面前展现自己的本事,但黄少天自己会观察,叶修一定不简单。

 

“好吧。”叶修耸肩,“这心法是蓝雨阁的阁主送给你的,我觉得不错,时候到了就交给你了。”

 

“……为什么他要送我心法?”

 

“谁知道呢。”叶修其实没有适合剑修的心法,所以就算蓝雨阁主不送,他也会想办法去找合适的给黄少天,“可能是看我太英俊?”

 

黄少天:“…………”要不要脸?

 

黄少天要被他气死了,难不成是蓝雨阁主看中他的天资哭着求着要送他门派心法吗!开什么玩笑!这五年黄少天也不光练剑,还知晓了这世上一般修士都知道的常识,当然也是叶修扔他一本卷轴了事,所以他很清楚蓝雨阁的地位,五大宗门!就这么!错过了啊!!!

 

“好了,快去做饭,我先进屋了。”叶修拍拍黄少天的肩,挥挥衣袖走了。

 

……没错,黄少天除了练剑学习外,还负责做饭洗衣甚至裁衣,可以说包办了叶修的一切起居生活,按叶修的话来说,就是徒弟首先要会的,就是侍奉师父。黄少天最初当然不肯,但叶修不给辟谷丹了怎么办?没衣服穿了怎么办?只能自己动手啊!

 

那些食材都不简单,处理起来更是麻烦,缝制的衣服也被要求缝入特殊的符阵,要是不过关就会直接被叶修撕碎。为此他不得不通宵达旦地学习卷轴上的符箓……尽管他明白叶修的用意,但就是不爽啊!!

 

黄少天深呼口气,将玉符收入怀中,自己练是吧,练就练,他早习惯了。

 

总有一天要干翻你!让你也来服侍服侍我!



TBC

树黄都知道吧嘿嘿

老王……大纲上是后半本才出来……嗯,前面应该是黄少专场?

居然日更

评论(9)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