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叶生贺】我所欲也(上)

-Happy birthday!
-永远爱你。
【全部目录】

—————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来到杭州市,我们的飞机现已降落于杭州萧山机场,现在室外温度为28摄氏度。由于飞机滑行至停机坪仍需一定距离,为了保证您的飞行安全……”
背着西行的太阳,乳白的巨大铁鸟自空中稳稳降落,滑行在石灰色的跑道上,机械的轰鸣声渐弱,乘务员温柔可亲的声音在广播里响起,然而机舱里却鲜有人耐心听完,安全带解锁的清脆声响不绝于耳。
叶秋也不例外,他一边扭开安全扣,一边迫不及待地掏出手机,按下开机键。十几秒的等待令他不禁在心里批了句差评,等到系统终于切入了主界面之后,他迅速点开了QQ。
对话还停留在三个小时之前——
【飞机延误了,你先别出门。】
【人呢?】
【[您戳了一下对方]】
【出门了?】
【……】
【飞机刚起飞,应该四点半左右到。】
【看到回复我。】
[一叶之秋]没有任何回复。
叶秋:“……”
两个小时的挂念,如今得了结果,叶秋居然也不感到意外,他叹了口气,按灭手机屏,安静地靠回椅背,心想,这可不怪我,谁叫你不用手机呢?

叶秋没有带任何行李,全身上下除了手机就只有口袋里的钱夹,一身轻地随着人流往外走,刚出舱门,他就脚下踏风般地超过了一个又一个人,像是赴一场即将迟到的约会。
叶修没有回复他,或许是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但更可能的是,他还等在外面。
接机口照例站满了人,叶秋眼睛迅速扫了一圈,还未等他捕捉到熟悉的人,就有人高声叫出了他的名字。
“叶秋!”叶修在人群之后朝他挥手。
叶秋应了声,也不管他能不能听到,点头致意后,心底也松了口气。他朝一边的流通通道走去,叶修也在外面沿着栏杆走,不多时兄弟就两在尽头汇了合。
“飞机晚点了,我在QQ上跟你说,你没看到吧。”叶秋开口说。
“没看到!到了这边问了人才知道,我等了一个多小时。”叶修抱怨,“真烦,无聊死我,你怎么不做高铁过来啊。”
“价格差不多,还多花几小时,我当然坐飞机了。谁叫你不用手机的。”
“这晚点晚得也差不多了。”叶修撇嘴,瞅了眼叶秋,又道,“你东西呢?”
“没带,用你的。”
叶修耸耸肩,不置可否。
兄弟两往外走。
叶秋抬头看了下指示牌:“我们去做机场大巴吗?”
“废话,花两百块打车你是零花钱多的没处花吗?被老头子知道非得揍你一顿。”
叶秋无语地瞥他一眼,他说什么了吗?
不过话说回来,原来这时候的叶修还是会主动提及父亲的啊。
“用不着两百,这里离市区三十多公里,打车最多六七十,不超过一百。”叶秋纠正他,末了又道,“但你说大巴就大巴吧,三十分钟一趟,也还方便。”
叶修差点没翻白眼给他:“还打听得听清楚的啊,叶秋少爷。”
叶秋没在意他的奚落,笑了笑没说话。
反倒叶修有些稀奇地觑了他一眼,居然没反嘴,几年不见还是有点变化的嘛。
“对了,你怎么突然说要过来啊。”叶修这时问起来,实在很纳闷。叶秋今早忽然说要来杭州找他,毫无预兆,着实吓了他一跳。
兄弟两这些年只在网上有交流,叶修不曾告诉弟弟自己的所在地,主要是担心这家伙找过来后导致家里人也知道了他在哪,虽然过不了多久他就会明白这根本就是瞎操心,家里人就算知道了他在哪在干什么也不会管,准确而言,是放任自流了。
“过来看看你不行?还是你不想看到我?”叶秋反问。
“没啊,怎么会,我就奇怪你怎么知道我在哪?”
“你把'叶秋'的名字弄得人尽皆知,我同学都知道了,还问我玩不玩荣耀,你的QQ名又是一叶之秋……”叶秋看着叶修的眼睛道,“你说我知不知道你在哪?”
“呵呵,也是。”叶修调开视线,心里有一点点心虚。这个逻辑推理没问题,他没有再问下去。
叶修不再问,叶秋却知道事实并不尽然。他的确在这个时间段知道了叶修的一些情况,却并没有在这个时候、这一天特地过来杭州看叶修。
原因也很简单,那时候的他不能理解叶修,或者说他能理解叶修想要逃离那个严苛家庭的心情,年少时的叛逆期谁都有,否则叶修也不会拿着他准备的行李离家出走,可他不能接受的是,叶修就真的一去不复返,留他一个人面对一切,仅仅是因为他想要玩游戏。
他是有怨气的。
可是当他再一次地见到这个时候的叶修时,那一点怨气早就消失殆尽,变成了他自己也无法形容的心情,怀念、紧张、兴奋、喜悦还有点说不清道不清的怅惘。
他想,时间真是奇妙,能带他来到这里,也能润物细无声地悄悄雕琢出一个人从少年青年到成熟男人的截然不同的风貌。
这一年是荣耀职业联盟成立的第二年,今天是五月二十八日,他们生日的前一天。而他,不知何由,一觉醒来,睁开眼就看到了大学宿舍的床铺,年龄也缩减了足足十载。
震惊过后,叶秋想到的第一件事不是任何说不定足以改变世界的来自未来的消息,仅仅是他的孪生哥哥,于是马不停蹄地就订了机票,什么都来不及顾及。为了第一时间看到他,还非得让他来接自己,叶修嘴上嫌弃,终究还是颠颠跑来接自个弟弟了。从这一点来看,兄弟俩在“口是心非”上还是有共同语言的。
眼下终于见着了,叶秋莫名就有种诡异的满足感,仿佛弥补了某种难以出口的遗憾。
二十岁的叶修没有十年后他印象里的那般内敛圆滑,更没有他很看不惯的过于不修边幅的颓态,这个年纪或许还在发育,身体过于抽条生长,简简单单的白T恤牛仔裤就展现出独有的青涩美感,纵使微微驼背也是赏心悦目的。独特的经历使他比同龄人要沉稳成熟得多,却还有着属于少年人的风发意气与朝气蓬勃。
真年轻。也真骄傲。
叶秋心底默默感慨着,等到修炼得愈发深厚后,光从外表就很难琢磨他这个人了。
“你老盯着我干嘛?”被目不转睛地看了那么久,叶修当然早就发现了,之前没在意,想看就看呗,毕竟很久没见了,弟弟嘴上总是不愿承认想自己,但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嘛,但是就这么盯一路也未免太夸张了。
浑然不知自己的行为有点痴汉的叶秋说道:“看看你有没有变化,我发现你这时候长得还是可以的,很精神。”
“什么叫这时候,哥一直很帅好吧……哎不对,你这是变相夸你自己吧,”叶修跟发现真相似的,“咱哥两不是长一样吗?”
“一样是一样,但十岁起就很少有人把我们弄混了。”小时候两人站一起几乎分不清谁是哥哥谁是弟弟,越长大区别就越明显,只能说气质决定一切。
“因为我比你更帅嘛。”
也不知是不是这份理所当然的自吹自擂,叶秋很快就无语地把视线给转了回去,算是达到了叶修的目的。
说起来,叶秋从小就觉得叶修不一般,不光是因为他是自己的哥哥,准确而言,是与众不同,他不清楚那些成大事的牛人是否都与世人有点格格不入,反正他们的爹总想把叶修身上那股子反骨似的气焰给打压下去,希望打造出一个理想的世家子弟和继承人,对待他也比自己要严格得多,然而到底是没有成功,还尚且稚嫩的幼崽提前从老虎爪子下跑路了。
就是这股子发自内心的自信与坚韧,即使他过去认为沉迷游戏是错误的,叶秋也从不觉得叶修有哪里不如别人家的哥哥。
尽管他表现出的自信有时候着实欠扁了些。


大巴车平稳地驶进市区,兄弟俩又转了一次公交车才抵达了目的地。
“你真的要去?”走在路上,叶修再次问了遍。
“嗯。”叶秋也再次向他确认。
“你可真麻烦,我们一般都不让亲属来住的。”叶修虽叨着麻烦,看起来却一点都不像不高兴的样子。
“你不是队长吗?应该有特权吧。”叶秋随口道,观察着周边,“你确定是这个方向吗?”他去过兴欣,就在嘉世的对面,可看着不像是往那边走啊?还是说过了十年变化太大,他记忆出了差错?
“我不确定还你确定啊?”叶修没好气道。
过了五分钟,转过一个弯后,叶修停住脚步,说:“到了。”
叶秋抬头,看着那挂着“嘉世网络会所”的三层建筑陷入了沉默。
记忆中的嘉世已是一个豪门俱乐部,叶秋甚至不知道原来嘉世也和兴欣一样是网吧起家的。这个年代的电子竞技,除非是有成绩的战队,他们会有赞助商提供资金,很多年轻的战队都是从网吧发展起来的,那里一般都汇聚着志同道合的年轻人。
“干嘛?你那什么表情?不想住的话就去酒店。”叶修说。
“没。”叶秋回神,顿了顿忍不住问,“你们没赞助商吗?不是已经得了一个冠军了吗?”
“有啊,老陶说新地方已经在建了,最快下半年就能搬过去了吧。”叶修说着,口气仿佛并不在意这些事情。
“哦。”原来如此,叶秋道,“不进去?”
叶修又望了眼叶秋,推开门率先走了进去。

网吧里的客座率挺高,充斥着键盘鼠标音,以及嗡嗡嗡的交流声,叶秋鲜少踏足这些场合,可以说几乎没有,去兴欣那会时因为是过年也暂时休了业,不禁好奇地张望。
叶修和前台打了声招呼,也不管吃惊到擦眼睛的前台小妹,领着叶秋往楼上走。
“别看现在这样,以前人还不到一半呢,空调现在换了新的,之前老的都打不起来,热得要死,二楼干脆就没空调,三楼以前也没租下来。二楼是训练室,三楼现在是宿舍。”叶修跟叶秋说明情况。
“那你们以前住宿训练都在二楼?”
“看情况吧,赛程紧的时候就搭铺睡了,夏天自然是都回去了,没空调谁受得了。”
“你呢?”
“我?我自然也回去啊。”虽然回去也没空调,但夏天也不长,几个月忍忍就过去了。不过自从拿了奖金后,他第一件事就是给沐橙的房间安装了空调。
叶秋没来得及问他回哪,两人就到了二楼。
快六点,已是吃晚饭的时间,队员们都已停下了训练,应该是前台的小妹通知了他们,这会听到脚步声都探头张望,有些干脆起身凑了上来。
“哪呢哪呢?淼淼说她看到了两个小队长?什么意思??”


TBC
今天可能来不及写下了!放个上先。

评论(5)
热度(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