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国庆叶家做客记46(《国庆,约吗?》后续)

【全部目录】

天雷加狗血啊~


与人亲吻是个什么感觉,叶修这两天被强吻三次还亲了弟弟一次,却依然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或许是因为没有一次是按正常步骤来的。

可叶修发现,被黎昕强吻和被其他人强吻,这两者之间还是有些区别的。好比一方是登徒子,一方是兄弟,后者震惊,前者惊怒。

然而登徒子不愧为登徒子,黎昕的经验显然要比前面几人丰富得多,同样是舌吻,韩文清的动作稍显粗鲁,他的吻就极富挑逗意味,激情又不失技巧,诱人坠入其中,叶修的节奏完全被带跑,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所幸在他想起挣扎之前,旁的人还是十分清醒的。


&&&


“我不管你想做什么,滚远点,别靠近他。”叶秋说这句话的时候,寒冷如霜的眼中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厌恶。

黎昕看着,稍微有些意外。

昨天还好的呢,怎的这会好感值就负数了?

“如果我拒绝呢?”黎昕试探道。

“你可以试试。”叶秋面容冰冷,嘴角紧绷。

“……”

“呵。”黎昕沉默一瞬,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嗤笑,仿佛被逗乐似的,“你也阻止不了不是么?”

“我再说一遍,别将你的那些手段用到他身上。”并没有说后果,可叶秋的表情已说明了一切。

黎昕一时没有说话。老实说叶秋的警告在他的预料之中,可心里却奇异地浮现出难以名状的不耐。

类似的神色他曾在他名义上的老子爹的眼里看到过。如同看待地上的狗屎,白纸上的污点。

他想,他还没做什么呢,就急着给他定罪,只顿饭而已,真要做什么他会允许有那些无关之人存在?

然而如此假惺惺的借口叶秋若听来只会嗤之以鼻,猎人在诱捕猎物时会好心告诉猎物自己要吃了它?等他做出什么事叶秋就真的后悔莫及了。叶修虽少年离家,尝过人世百态,但他所处的世界到底还是“单纯”与“纯粹”的,即使有黑暗,也多是属于老百姓的蝇营狗苟,他与他的那些朋友们和黎昕这样的人是不一样的。

他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伪装得再好也无法去除从骨子里渗透出的阴暗。若井水不犯河水,叶秋自可无视,然而一旦触及逆鳞,无怪他卸掉虚伪的面具,作出狠戾的警告。显然这一次黎昕的举措已踩中了底线。这次只是吃顿饭,下次会是什么?

叶秋本不愿撕破脸皮,他们这个圈子即使暗地里再使绊子,表面上也会维持友好的假象,让人找不出差错。可黎昕太危险了,就是危险,即使意外发现唐雨泽的隐秘心思时,叶秋无言之余也只不过是感叹了一番,因为唐雨泽是个极其克己的人,身为独子,就算为了家里,他也不会做出惊世骇俗的事。

而黎昕,叶秋从未对其产生好感,最初是因为他的为人行事与乌糟的家庭,后来是他针对叶修的一系列起哄事件,直至叶秋察觉他眼中不自知的渴望,少年的他才矜傲地恶心坏了,彼时因哥哥被不断骚扰而导致的糟糕心情,叶秋甚至因此满怀恶意地想,就凭你这样的烂人也配接近我哥,想得美。

黎昕当然没有机会接近叶修,多年过去,叶秋也渐渐忘却这个人,即使他回国,叶秋也只是零星听说他的一些事,都是不可避免的风言风语,譬如黎家父子糟糕的关系,好好的原配长子比不上同父异母弟弟的地位等等……这些都与他无关,但他千不该万不该又一次盯上哥哥,这次及时找到了哥哥,下次呢?黎昕的手段防不胜防,加上一副让人痴狂的好皮囊,如果放任的话,哥哥会不会被迷惑?叶秋不希望叶修走上歧路,他不敢赌那万分之一的可能。

“你知道么,叶二,”没有将被破坏的心情表现出来,黎昕带着那股子被逗乐的笑,口中混不正经地说,“你这话不像是一个小舅子说的,那么大了还如此恋兄可不好。”

还不到一小时就急匆匆地找了过来,虽然黎昕一早知道叶秋是个兄控,但他还是隐隐觉得有些不正常,是直觉也是叶秋的态度透露给他的信息,倒像是……嗯?像是什么呢?

叶秋没有回应他那句的混话,只是神色愈发冷了,仿佛根本不屑搭理他,冷笑一声转身即走。

只有他自己知道,黎昕看似无意的话在他心里掀起了如何可怕的海啸,几欲将他淹没,以至于连句该有的训斥都来不及呵出就惶惶离开,未免让人看出破绽来。

对自己的亲生哥哥有了非分之想,如此荒谬,他不可能也不能有这种心思。

……


叶秋原以为警告过后黎昕会有所收敛,可事实证明,他就是个杀千刀的渣滓。

畜生!

眼睁睁地看着叶修被他扣进怀里,叶秋瞬间红了眼,反应过来时,他已动了手。

被连揍了三拳,黎昕才出手架住叶秋毫不留情的攻势。

“嘶……下死手啊。”黎昕居然还笑得出来,看起来甚至很兴奋。

叶秋真是弄死他的心都有了,然而最终阻止他结束这场闹剧的却是叶修本人。

自叶秋把他扯了出来,叶修就被喻文州带到了一边,事态发展得太快,他一瞬间不知作何反应,直到喻文州不知从哪掏出一张纸巾来擦拭他的嘴,力道不轻,甚至重重刮擦过他的牙齿,叶修才满心我操地回过神。

“行了。”叶修被磨得有点疼,他用力扳下喻文州的手臂,看着大打出手的叶秋,只觉一股无名火在脑门上燃烧,深深皱起眉,声音也失去了以往的平和,有些阴沉,“给我回来叶秋!像什么样子!”

几人闹得动静有些大,一些包厢的门打开了,里头的人偷偷看起好戏,黎昕是会所的常客,许多人不认识叶秋等人也大多认识他。服务生远远观望着,不敢上前,有人已去叫了主管过来。

叶秋本想不管不顾,可印象里他好像是第一次看到叶修发火,不由得停了下来。叶秋收手,黎昕自然也不会主动招惹,事实上他方才一直是防御为主。

“哥他……!”叶秋想要斥责,这种人不教训不行!

“那也用不着你来替我动手。”叶修打断他。

“……”叶秋一下子就噎住了,面色又青又白,叶修发现叶秋眼里一闪而逝受伤的神色,就知道他误会了,不过来不及解释,叶秋低低咒了声“操”,毫无风度地踹翻了装饰走廊的花瓶,随即大步离开。

叶修没有急着追上去,车子就一辆,以他对叶秋的了解,估计就在外面生闷气。

弟弟气跑了,该回过头来找罪魁祸首算帐才是,叶修转向黎昕,后者懒懒散散地站在原地,仿佛叶秋走了他那股子兴奋也沉寂下去了。

“你该庆幸刚才没有回手。”叶修说着叶秋的事,却对黎昕对他的冒犯不置一词。

黎昕没有说话,有点儿面无表情。

“揍你一次,服气吧。”叶修又问。

黎昕看着叶修。

“服气的话,就不要出现在我们面前了。”说完这句冷酷无情的话,叶修就不再理会黎昕,拍拍喻文州一直横在腰间的手,回首低声道,“回去吧。”

“好。”喻文州缓缓松开,反手抓住叶修的手腕,临走前,他瞥了眼身后的黎昕,突然笑了笑,黑得渗人的眼中说不出的轻蔑与怜悯。

比愤怒与厌恶更伤人的是什么?是完全不放在眼里的无视啊。

叶修是个有多高傲的人,喻文州早就知道了,他傲气到目空一切,自信到目中无人,所以他才有足够的资本去豁达,去宽容,乃至温柔以待世界。世间有人谤他、欺他、辱他、笑他、轻他、贱他、骗他,如何处置?答:忍他、让他、避他、由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过几年且看他。说的就是叶修。

能真正走进他心里的人太少了,恰巧他的弟弟就是一个。

那么他呢?他们呢?

喻文州的手悄悄下滑,握紧叶修的,叶修没有反抗,只是看起来像是在神游天外。

但不管如何,他牵住他了。

……

“有意思吗?”直到叶修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留下来的唐雨泽才抱着胸问道。

黎昕扯扯嘴角似乎想笑,只是之前还没感觉的嘴角突然刺痛起来,他抬手抹掉血渍,“怎么没有意思?”他从胸腔发出一阵闷笑,笑得肋骨生生发疼,“三个拳换一个吻,赚死了。”

“是吗。”唐雨泽留下来,原本也想送他一拳,只是………

算了。

“走了。”他打了声招呼,淡漠地离开了。

……


黎昕许久没有动作,会所人员没有靠近,也没有离开,以防他有所吩咐,并向被打搅的客人道歉,走廊里又恢复了静谧。

“诶诶诶走走走,傻站着干什么。”邵非走上前,把人拉扯走了。

“您老到底做了什么啊,惹得叶秋对你深仇大恨的。”邵非只看到他和叶秋打了起来。

见黎昕不答,邵非又嘀咕道:“我说你招惹谁不好,偏偏挑战地狱难度的,终日打雁终被雁啄了吧……”

“你这是在教训我?”

“哪能啊,我这不是替你打抱不平么!”邵非哪敢教训这魔神,“我们黎少如此风流倜傥,叶大少没看上是他没眼光……”

“你还是闭嘴吧。”

“行行行,哥们陪你喝酒去!”

“……不,去医院。”黎昕是个学医的,虽然有卸力,可叶秋最后那拳的力道足以打断普通人两根肋骨了。

其实他并不想做什么,或者说,并不打算使用叶秋以为的那些手段,他清楚地知道叶修是不同的,和其他人不同,对自己更不同。年少时在心底留下的最美一道风景,长大后揭去蒙尘,景色终不负期望,这一份独一无二的与众不同让他为之惊艳,欣喜,继而念念不忘,变得执拗,想要看到他,见到他,同处一个空间。只是自己来得太晚,早已有人发现了这道藏于尘世的风景。

都道一见杨过误终身,碰上叶修,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了。

……终究还是失了常态冲动了。






TBC

评论(39)
热度(656)